焦點文章



影評人之選 2017──神秘學與電影 new

 






主辦: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統籌: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女巫》(1922)展現一個認識女巫的過程,電影責無旁貸去見證,《萬世魔星》(1979)大膽寫自己根據的新約聖經現場,《靈光》(1987)大膽寫不死神話豈能安在歷史順時裡,《X 聖治》(1997)與《活死人之旅》(1991)一東一西,進出意識失落無人境地,真的沒有人在那裡?《2001太空漫遊》(1968)更七星連珠,誤(或悟)乘上無人駕駛的宇宙永生號。

對於一些保守的影迷,「神秘學與電影」是偏頗和匪夷所思的,他們迅速以「過度閱讀」、「故弄玄虛」、「太陰謀論」做擋箭牌,繼續沿用既定、安穩的人文電影思路;心中沒有神秘學,如何去形容《聖山》(1973)的指涉精彩,也盡是對牛彈琴。這個節目並不是逼人去用神秘學看電影,而是影評人自知好奇心重,緊守崗位,願意在人文科學、美學及社會學的視角上,發掘電影的鍊金術師如泰利基咸、史丹利寇比力克、黑澤清、大衛哥連堡等(名單不斷,還有大衛連治、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積葵利維特……)的神秘國度。

在西方繪畫藝術找到那麼多神秘意象,難道你覺得一百二十年歷史的電影會免疫嗎?電影的誕生的其中一個任務,就是承繼這個神秘學的身世,不相信是你的事。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活死人之旅》:文字套餐至本草綱目 new

一:布洛斯的時代及跨時代

小說《祼體午餐》(Naked Lunch)及其作者威廉布洛斯(William Burroughs)仍是西方文化的異類,他觸及的文學意境仍被視為一個大迷區,無忌諱的毒癮及性交描述幾乎仍屬文學禁忌。由於故事發展充滿學術性以及有跡可隨的系統化思維,對文字書寫及鍵盤書寫(打字機)的分別有獨到觀察,《祼體午餐》仍然是一本能導人入聖或入魔的奇書。




從天地初開到遙遠未來:《2001太空漫遊》的開創性 new

要選上世紀最偉大的科幻電影,《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1968)相信是毋庸置疑的經典,前無古人之作。也許,它亦是寇比力克一生中最成功的作品,他個人生涯的最高峰──無論是視野和技術。

影片靈感來自克拉克(Arthur C. Clarke)的短篇小說《前哨》(The Sentinel),卻同時是寇比力克和克拉克互相砥礪下的心血結晶,克拉克的太空探索,由寇比力克義無反顧地將限制推至極限,題旨和格局都大大提升,亦嘗試從天地初開說到人類的未來。




繁星閃爍依然──用神秘學眼光回望《2001太空漫遊》 new

據聞《2001太空漫遊》(1968)最初構思時,太空船是往土星三號衛星航行的。當時的說法是文字描述不難,但以當年的光學特技就很難拍出土星的光環影像,故此最終決定改往木星,但故事命題不變。若我們用神秘學的角度,再用觀星望遠鏡去看此經典電影,這電影至今仍是活生生的,仍有很多新穎的訊息被發現出來。



鈴木清順在香港 new

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的焦點導演是日本的鈴木清順(24.5.1923 - 13.2.2017),特別介紹他的八部電影,先在11月放映一場他的傑作《流浪者之歌》(1980),繼於12月重映該片兩場,另放映以下七部電影:《探偵事務所23》(1963)、《野獸之青春》(1963)、《肉體之門》(1964)、《東京流浪者》(1966)、《殺之烙印》(1967)、《陽炎座》(1981)和《夢二》(1991)。




影評人之選 2017:X 聖治 new

催眠一直是窺探人類內心禁地的一項特殊法門,讓被催眠者進入意識鬆懈的狀況,從而釋放無法管理的負面情緒,但同時亦代表將掌控自己行為的能力某程度交予催眠者,這成為不少創作人落墨之處。令黑澤清聞名於國際影壇的《X 聖治》也是一齣關於催眠殺人的故事,但沒有俗套地成為正邪催眠師鬥法的電影,而是藉催眠殺人的故事去探索都市人被社會規範帶來的傷痕。

幾位失陷者皆是都市內一些守規矩的典型「正常」人(教師、警察和醫生),生活平淡優遊,無殺人的動機。自稱失憶、看似精神有問題的青年間宮邦彥(萩原聖人飾)遇到他們時,間宮都會問對方「你是誰?」他們會以職業、姓名等不同方式回答。當間宮一而再地問對方「你是誰?」這些人便會由清楚肯定地回話,變成猶疑、恐懼的回覆,有時甚至憤怒地責罵間宮。大部份的都市人都將自己規範在某些特定的崗位,根據崗位的要求去調節自己,當中壓抑的行為和被壓抑的情緒不易被察覺。間宮一再追問「你是誰?」,讓我們開始反思我們真正的需要,我們如何在社會中迷失,「日常生活」又如何「催眠」都市人。

雖然影片的目的是關切城市不斷剝奪人類情感生活的問題,但影片沒有陣陣的暖意。黑澤清運用暗淡的調色、荒涼古舊的場景和空洞的聲音,將行兇、查案、犯案者與催眠者接觸幾類不同的場面處理得層次分明,以別具格調的方式,讓片中人一一失陷,他們在深淵中又彷彿得到救贖,讓觀眾迷惘地徘徊於人類清醒與被催眠之間的神秘胡同內。

吳月華

10/12/2017(日)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7/12/2017(日)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吳月華,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尹婉萍(註冊社工,精於催眠治療)、吳月華,粵語主講



影評人之選 2017:萬世魔星 new

英國喜劇組合踎低噴飯的作品不時拿希臘羅馬到中世紀的宗教、哲學與傳說來做文章,把古代世界變化成源源不斷的笑料來源。這些作品之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無疑是1979年的《萬世魔星》。所謂的「魔星」,指的是「拿撒勒的拜恩」這位與耶穌基督同時代的小人物。拜恩與耶穌同年同月同日同地,在相鄰的馬槽出生,引來東方三博士的誤會,差點拜錯救主。成長後的拜恩是熱血猶太青年,當耶穌四處講道傳福音救世時,他就想著打倒羅馬帝國主義,為巴勒斯坦的自由出生入死,但誤打誤撞之下他被世人誤認作彌賽亞,有一大群趕也趕不走的信眾。

電影以聖經以及各種真假先知來做文章,固然可以提供某種神秘學的解釋線索,另一邊廂,地下組織「猶太人民陣線」與各種不同的「陣線」、「組織」間的明爭暗鬥則一如政治陰謀論者眼中的今日世界(其實早已是光天化日下的平常事,說不上陰謀),還有橫空出世的天外來客,《萬世魔星》把神秘學的幾大範疇都拉扯成瘋狂的笑料。觀眾信不信這些神秘的說辭其實並不重要,電影擺出來的姿態也是戲謔到底,就算看不懂戲中各種微言大義也可以笑餐飽(這電影正是在嘲笑尋找「微言大義」這回事);即使被釘上十字架,也要永遠望著人生的光明面啊。

鄭傳鍏

9/12/2017(六)7:0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16/12/2017(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鄭傳鍏,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顏志良(宣教師)、鄭傳鍏,粵語主講



記憶與反抗:《銀翼殺手2049》 new

烈尼史葛(Ridley Scott)的《2020》(Blade Runner)在1982年面世時,票房成績普通,更有評論指電影節奏慢,結果,三十多年來,關於《2020》的研探文章,數量車載斗量,專書也有多種,2004年《衛報》(The Guardian)主持的科學家票選最佳科幻電影,《2020》名列第一。

《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是多年後的續篇,由炙手可熱的魁北克導演丹尼斯維爾諾夫(Denis Villeneuve)執導,電影保持了《2020》的新黑色(Neo-Noir)和 Cyberpunk 路線,呈現出人際關係疏離、身份角色混亂、生存價值失落的硬漢 Blade Runner,如何在大企業全權控制的敵托邦(Dystopia)世界中掙扎反抗。




戀戀光塵──我和電影的二三事2 new

編號 / ISBN:978-962-8271-71-9
書名:戀戀光塵──我和電影的二三事2
主編:張偉雄
出版社: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出版日期:2017年9月
定價:HK$ 98

簡介:相隔十三年,作為「第二本」《我和電影的二三事》,本書收錄了這一代影迷的心路歷程,而作者們的心跡,隨著光影踟躕前行,記錄著我們的時代……



《2020》:永續的夢境,人造的記憶 new

磅礡的影像、幻變的光線、迷離的聲效、醉人的配樂、閃爍的眼神、彌漫的煙霧、灰暗的雨天、詩意的台詞,2020年的都會風景在廣闊銀幕下成為了永恆。《2020》(Blade Runner)被譽為劃時代的科幻經典,如同其再造人突破自身生命局限的故事背景,電影亦意圖以有限的光影與樂聲,追求達致無限的境界──無限,即永恆。

隨著現實時間逐漸步向這個年份,我們將意識到這個世界永遠不會成為真實,只是一個仿似曾經存在過的記憶,或夢境。人生、電影,原是一場夢。縱使生命結束,只要記憶延續,夢境繼續,《2020》就永不過時,並流傳後世,不息不滅。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