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影評人之選 2017──神秘學與電影 new

 






主辦: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統籌: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女巫》(1922)展現一個認識女巫的過程,電影責無旁貸去見證,《萬世魔星》(1979)大膽寫自己根據的新約聖經現場,《靈光》(1987)大膽寫不死神話豈能安在歷史順時裡,《X 聖治》(1997)與《活死人之旅》(1991)一東一西,進出意識失落無人境地,真的沒有人在那裡?《2001太空漫遊》(1968)更七星連珠,誤(或悟)乘上無人駕駛的宇宙永生號。

對於一些保守的影迷,「神秘學與電影」是偏頗和匪夷所思的,他們迅速以「過度閱讀」、「故弄玄虛」、「太陰謀論」做擋箭牌,繼續沿用既定、安穩的人文電影思路;心中沒有神秘學,如何去形容《聖山》(1973)的指涉精彩,也盡是對牛彈琴。這個節目並不是逼人去用神秘學看電影,而是影評人自知好奇心重,緊守崗位,願意在人文科學、美學及社會學的視角上,發掘電影的鍊金術師如泰利基咸、史丹利寇比力克、黑澤清、大衛哥連堡等(名單不斷,還有大衛連治、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積葵利維特……)的神秘國度。

在西方繪畫藝術找到那麼多神秘意象,難道你覺得一百二十年歷史的電影會免疫嗎?電影的誕生的其中一個任務,就是承繼這個神秘學的身世,不相信是你的事。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影評人之選 2017:萬世魔星 new

英國喜劇組合踎低噴飯的作品不時拿希臘羅馬到中世紀的宗教、哲學與傳說來做文章,把古代世界變化成源源不斷的笑料來源。這些作品之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無疑是1979年的《萬世魔星》。所謂的「魔星」,指的是「拿撒勒的拜恩」這位與耶穌基督同時代的小人物。拜恩與耶穌同年同月同日同地,在相鄰的馬槽出生,引來東方三博士的誤會,差點拜錯救主。成長後的拜恩是熱血猶太青年,當耶穌四處講道傳福音救世時,他就想著打倒羅馬帝國主義,為巴勒斯坦的自由出生入死,但誤打誤撞之下他被世人誤認作彌賽亞,有一大群趕也趕不走的信眾。

電影以聖經以及各種真假先知來做文章,固然可以提供某種神秘學的解釋線索,另一邊廂,地下組織「猶太人民陣線」與各種不同的「陣線」、「組織」間的明爭暗鬥則一如政治陰謀論者眼中的今日世界(其實早已是光天化日下的平常事,說不上陰謀),還有橫空出世的天外來客,《萬世魔星》把神秘學的幾大範疇都拉扯成瘋狂的笑料。觀眾信不信這些神秘的說辭其實並不重要,電影擺出來的姿態也是戲謔到底,就算看不懂戲中各種微言大義也可以笑餐飽(這電影正是在嘲笑尋找「微言大義」這回事);即使被釘上十字架,也要永遠望著人生的光明面啊。

鄭傳鍏

9/12/2017(六)7:0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16/12/2017(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鄭傳鍏,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顏志良(宣教師)、鄭傳鍏,粵語主講



記憶與反抗:《銀翼殺手2049》 new

烈尼史葛(Ridley Scott)的《2020》(Blade Runner)在1982年面世時,票房成績普通,更有評論指電影節奏慢,結果,三十多年來,關於《2020》的研探文章,數量車載斗量,專書也有多種,2004年《衛報》(The Guardian)主持的科學家票選最佳科幻電影,《2020》名列第一。

《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是多年後的續篇,由炙手可熱的魁北克導演丹尼斯維爾諾夫(Denis Villeneuve)執導,電影保持了《2020》的新黑色(Neo-Noir)和 Cyberpunk 路線,呈現出人際關係疏離、身份角色混亂、生存價值失落的硬漢 Blade Runner,如何在大企業全權控制的敵托邦(Dystopia)世界中掙扎反抗。




戀戀光塵──我和電影的二三事2 new

編號 / ISBN:978-962-8271-71-9
書名:戀戀光塵──我和電影的二三事2
主編:張偉雄
出版社: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出版日期:2017年9月
定價:HK$ 98

簡介:相隔十三年,作為「第二本」《我和電影的二三事》,本書收錄了這一代影迷的心路歷程,而作者們的心跡,隨著光影踟躕前行,記錄著我們的時代……



《2020》:永續的夢境,人造的記憶 new

磅礡的影像、幻變的光線、迷離的聲效、醉人的配樂、閃爍的眼神、彌漫的煙霧、灰暗的雨天、詩意的台詞,2020年的都會風景在廣闊銀幕下成為了永恆。《2020》(Blade Runner)被譽為劃時代的科幻經典,如同其再造人突破自身生命局限的故事背景,電影亦意圖以有限的光影與樂聲,追求達致無限的境界──無限,即永恆。

隨著現實時間逐漸步向這個年份,我們將意識到這個世界永遠不會成為真實,只是一個仿似曾經存在過的記憶,或夢境。人生、電影,原是一場夢。縱使生命結束,只要記憶延續,夢境繼續,《2020》就永不過時,並流傳後世,不息不滅。




《玩謝大作家》:作者大晒 new

看阿根廷電影《玩謝大作家》(The Distinguished Citizen)是一趟奇妙的觀影歷程。全片大部份時間都在說一個諾貝爾文學獎作家衣錦還鄉的故事,期間看盡鄉民及故人的人面,由尊敬至妒忌,本身已十分有趣和發人深省。殊不知到了最後五分鐘,卻將之前兩小時的情節幾乎通通推翻!為何如此?




影評人之選 2017:活死人之旅 new

看過英文原著《裸體午餐》的讀者,都知道這本「垮世代」文學先鋒作絕不可能改編拍成電影。但大衛哥連堡找到原作者威廉布洛斯的支援,照辦拍成一部同樣份量的尖峰實驗劇情片,將故事中的毒癮 世界作出可見可聞的赤裸呈現!

電影《活死人之旅》滿載神秘訊息,精心依據原著的瘋癲意圖,將原著的英文語境改為一個又一個敘事式鏡頭,然後將其徹底暴力肢解,更依原著書名的意圖,將殺人用的解剖刀作為食桌上的餐用刀,把影像切割,撕毀形象化的表皮,讓電影變回赤裸的單純肉粒!

本來連外文都難以翻譯的文學傑作,電影版更將其昇華化為視覺蝴蝶,文字不能盡錄的幻想賦予映像化,充滿四十年代末期的爵士樂式,也把故事內容涉及的歌聲及蟲鳴音效化,將當年的垮世代運動來一次跨媒體互聯!

電影版嘗試將文字宇宙作出破繭式蛻變,也依原著將故事作為餐單形式處理,在餵食過程中帶領大家發現知識原來就是毒品,文字發明無非是要令你吸食上癮!若果化妝成毒癮者依計而行,回到亞當與夏娃未吃禁果時的狀態,就可伺機逃亡!

選映《活死人之旅》是我們一次大膽去破碎虛空的冒險行動!嘗試在現時社會滿佈謊言、全城具備末日氛圍之際,將半世紀之前已經生起釋放文字枷鎖的革命行動來個招魂盛會,而且更希望……

儘快解鎖,……早走!……早著!

紀陶

11/11/2017(六)7:0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19/11/2017(日)7: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梁錦祥(資深傳媒人)、MC仁(音樂人)、紀陶,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梁錦祥(資深傳媒人)、紀陶,粵語主講
** MC仁因事未能出席11月19日之映後座談會,敬請留意



影評人之選 2017:2001 太空漫遊 new

要選史丹利寇比力克的傑作,於我必是《2001太空漫遊》。

編輯要求寫一點 personal 的,其實這戲一點都不 personal,寇比力克的處理,正是在明與暗之間,留著許多的白,差不多不讓你有「走私」的空間。

寇比力克希望它如油畫或雕塑一樣,激發到觀者最內在的一層,而這在觀影經驗而言,則是震撼,無論形式和內容,都同樣是破天荒的。

六十年代的 HAL,放在今時今日,會是什麼呢?電腦就在身邊,支配著生活,分不到前後左右,上了癮般的,甘願被支配的……原來寇比力克的寓言,仍在應驗中,科技與文明拍住上了百年,來到今時今日,真是敵我難分。

另一個震撼,自然是用盡了洪荒之力,創造了天地穹蒼,太空的意象,巨大太空船的旅程,在人類不過是登月成功的十年之內,變成銀幕上的影像,魄力就是驚人。

那圓型滾筒般的太空艙,過目不忘,模型特技加大型的佈景,偷天換日的無重之重,像白老鼠跑著跑不完的圈。

說到底,我覺得它是一場噩夢,一覺醒來,已是垂垂老矣,分不到前後左右,只見過去的跑在前頭,首與尾接上了,像圓圈,再跑不出來了,然後夢醒,冒著一身冷汗。

寇比力克抽走了所有能說得明白的,給予了我的一個無限大的想像空間,直至看到泰倫斯馬力的《生命樹》,才終於有相近例子,反省著文明的走向,無論是否相信冥冥中有主宰。

登徒

4/11/2017(六)2: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2/11/2017(日)7: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開幕座談會,講者:登徒、紀陶、鄭傳鍏、吳月華、劉嶔、張偉雄,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紀陶(影評人)、登徒,粵語主講



注意,失足男出沒──《美麗有毒》 new

【本文披露劇情】

我估計蘇菲亞哥普拉(Sofia Coppola)看得不爽的當代美國片單中,應該有《美麗新世界》(The New World,2005),她找這一齣戲的男主角哥連法路(Colin Farrell)來演《美麗有毒》(The Beguiled)的受傷北軍下士約翰,是有意圖的:他的角色同樣走進相對比自己落後、野蠻的敵區,遇上美麗女子,卻落得不同的下場。女性意識抬頭論說下,蘇菲亞眼中看見的是男性中心的「寶嘉康蒂」(Pocahontas)征服意識,泰倫斯馬力(Terrence Malick)以新好男人品質,自覺能修正保守派迪士尼,但對於蘇菲亞這是不能接受的「誘騙」個案。碰上 Thomas P. Cullinan 這部兩性驚魂小說(也曾改編成《獨行俠勇闖美人關》),橫豎哥連法路在《美麗新世界》表現了罪咎感,蘇菲亞就來給你一個成全。




站在美麗建築前,發現不到幸福──《心靈築動》的現代主意 new

對於喜歡建築的本地影迷,沒有忽略各大小電影節的話,近年準會有不錯的觀影收穫。來個簡單回顧罷,眾多科幻/魔幻的荷里活 Mega 片我不表了,你的雪亮眼睛會在那些 CG 合成畫面上找到尖銳設計概念,怕你滄海遺珠,提一下《魔天豪廷》(High Rise,2015),J. G. Ballard 上世紀對理想花園住宅生活的猜疑終於以電影感知影像實踐過來。《築起無限快樂》(The Infinite Happiness,2015)可作為紀錄片過案對照,哥本哈根的「8 House」在表現亦在表演,住客感受追問個飽。近年在大銀幕碰到的建築紀錄長片還有《建築世家傳奇》(Concrete Love: The Böhm Family,2014)、《我的建築師:尋父之旅》(My Architect: A Son's Journey,2003)、《建築大師蓋瑞速寫》(Sketches of Frank Gehry,2005)和《市街風景(建築篇)》(Dieste [Uruguay], 2017) 等,前者追訪建築師家族三代承傳,中間兩部是好建築師及其好作品的典型時代檔案,最後者實驗目光主客對話,呈現人在建築下的空間與維度的糅合語境。劇情片方面,尤金格連(Eugene Green)的《雕欄玉砌應猶在》(La Sapienza,2014)深得我心,現代建築師面臨創作危機,在困頓憂戚下,帶著新丁走訪 Francesco Borromini 的築跡,與古典前進精神相認。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