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HKinema》第三十八號 new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HKinema》第三十八號出版

專題:電影與音樂(專題編輯:劉偉霖)
高世章、波多野裕介專訪

下載電子版
(PDF 格式)

 

 

 

 

 

 

 

 

 



影評人之選 2017:天涯歌女 new

藝人天涯流浪追尋藝道的故事,溝口健二、成瀨巳喜男、新藤兼人等導演都拍過,但若要論戲中人對藝術追求的極致和執着,幾位巨匠的作品還是及不上林權澤的《天涯歌女》。在這電影之中,追求藝術要付出的,是身體的殘缺、還要背負着「恨」,然後又要超越「恨」,實在不是溝口電影中的「藝二代」花花公子可以承受。而在男權社會之中,把藝術傳承的重任( 還有所有苦難)放在女主角身上也是罕見,但到底這是歌頌還是剝削女性?就見仁見智了。

《天涯歌女》的韓文原名叫《西便制》,來自片中「盤索里」說唱的流派稱號。「盤索里」是一種起源於十七世紀的表演藝術,如今已是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其主要劇目《春香傳》,則由默片時代開始,直至廿一世紀,在殖民地和南北分裂的朝鮮半島被不斷搬上銀幕。《天涯歌女》的編劇兼男主角金明坤本身是「盤索里」的表演者,片中用了不少篇幅去呈現這種表演藝術的細節,和其背後的理念(唱得好要有所謂的「恨」)等等。

其實觀眾對「盤索里」一無所知也沒有問題,林權澤沒有矯飾的鏡頭,會把人緊緊拉入戲中的世界,用一種近乎原始、殘酷的執著打動你,讓你為松華這天涯歌女身上的藝道和苦難同聲一哭,或低迴不已。

鄭傳鍏

5/8/2017(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1/8/2017(五)7: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鄭傳鍏,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麥欣恩(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助理教授),粵語主講



影評人之選 2017:落英繽紛未聞時 new

很多年前我在香港演藝學院的圖書館看到 The Living Theatre 的 Paradise Now 的16米厘演出錄影帶,三十幾人裸體演出,粗微粒影像很震撼。The Living Theatre 成為我嚮往的名字,代表無政府、前衛、反制,並留意到莎莉卡拉克(Shirley Clarke)《落英繽紛未聞時》(The Connection)這部電影。錄影帶聲畫俱差,我自然不可能連線,只是音樂上與 Freddie Redd 和 Jackie McLean 接上,他們成為我寥寥幾個會去追聽的爵士樂手。

未連線的人,就像片中主導要拍這部片的占頓(Jim Dunn),他可能是未來的彭尼貝克(D.A. Pennebaker),在直接電影(Direct Cinema)裡闖出名堂,他向欠紀律的道友解釋:「當一隻手被拍攝,它不再只是一隻手,是電影的採摘」(When a hand is filmed, it's no longer a hand but the extraction in a film),卻換來:「你叫我們自然表演,但我們甚至不能擁有自己的手」(You told us to perform naturally but now we don't even own our hands)。他有大志要拍到「在後面的那個人」(The man behind the man),被無聊等上電的一族潑冷水,根本沒有這個人,「你就是你的結盟」(you are your own connection),大概是做自己與表現真我的古典爭拗,其實對於當中四個樂手,背後的人不時走出來──是他們的音樂。

影片被時代待薄,終於修復版本於千禧出現。輪到我正式連線了,我發覺莎莉卡拉克不但愛原劇、懂舞蹈,也知音樂,Freddie Redd 的音符有情緒,Jackie McLean 的色士風有態度,當其他人在輪流「騷勞」時,他們隨意襯底 Jam 過去,配合蒙太奇,暗中結盟,很有意思,很有 Hard Jazz 精神。

《落英繽紛未聞時》的堂堂正正大命運就是接通、觸電、聯繫、連線、起動、結盟,就像片中場景的吊燈插頭,帶唱機的男人隨時過來通電試碟。

張偉雄

23/7/2017(日)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30/7/2017(日)7: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張偉雄,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林澤龍(爵士樂手),粵語主講



《那一年,我17》的澳門、青春與世紀末 new

《那一年,我17》的導演陳雅莉,對香港觀眾來說,應該很陌生,但有留意澳門影視作品的觀眾,或許已經聽過她的名字,甚至看過她的作品。雖然現在在這部影片中,我們看到的演員大多是香港演員,但這確是一部名副其實的澳門電影。


《那一年,我17》



《一週的朋友》:記憶的探索 new

每週重置(reset)你對朋友的記憶,生活會有甚麼困難呢?漫畫《一週的朋友》以這個有趣的切入點開始故事。男主角長谷祐樹和他的幾位朋友,以友誼幫助女主角藤宮香織尋找致令她每週重置記憶的原因,而他們身邊全是好人,故事基調積極。若你只是讀者,該會覺得每週重置對朋友的記憶這種戲劇設定很吸引,但若真的發生在你身上,這可能是個悲劇。電影版的《一週的朋友》少了一份高中生的青澀,更貼近現實不完美的世界,在影片中香織一直瀰漫淡淡哀愁,創作者重新設計的場面和對原著的改動合情合理,亦見心思,讓觀眾對影片有更深的記憶,也讓這次探索記憶的過程變得意義不同。




《馬勒狂想曲》:馬勒的另一半 new

《馬勒狂想曲》(1974)當然是以馬勒做主角,算得上是女主角的就是和他一起坐這程火車的馬勒夫人艾瑪(Alma)。他們先是在頭等包廂中貌合神離,然後就是爭吵。他們和很多怨侶一樣,最初都是熱情如火。

馬勒是在一次聚會認識比她年輕十九歲的艾瑪,她的父親是畫家,母親做過歌手,社交圈子都是文藝界人士。艾瑪遺傳了母親的美貌及魅力,少女時便有大量狂蜂浪蝶,維也納分離派的領袖克林姆(Gustav Klimt)應該是她的性啟蒙老師。




《去吧!啦啦兵團》の鬪魂 new

典型的奮鬥故事方程式:知遇,開始,失敗,跌倒,站起來,努力練習,尋到真諦,圓夢。同樣的故事,如何發揮成為關鍵。真人真事改編的《去吧!啦啦兵團》沿用奮鬥故事方程式,優勝之處是人物互動和日本式的團隊精神。



談《蕩寇風雲》之一:腐敗體制下的英雄 new

《蕩寇風雲》講的是明朝名將戚繼光抗擊倭寇的故事。還記得當年讀戚繼光著的《紀效新書》時的震撼。《孫子兵法》當然極之高明,但你不會相信自己讀了《孫子兵法》後就可上陣打仗,因為你連甚麼兵器適合上戰場都不知道,更遑論一個小隊應有多少人,怎樣運用令旗來指揮軍隊等實際上戰場的問題。《紀效新書》卻把行軍打仗、指揮軍隊的每一個關鍵步驟都說得一清二楚,而且不斷解釋書中的做法為甚麼比以往的做法合適。讀完書,你真的會相信或許可以帶兵上古代的戰場打仗。用今天的說法,這是一部《實用抗倭戰鬥手冊》,或者是《給呆瓜讀的抗倭指南》。一切都講究實效,所以才叫《紀「效」新書》。書中談的古代戰爭以至武藝,對於因長期看武俠片功夫片而蒙混了的觀眾,更有廓清何為真武藝之功。正因如此,看著過去以禦倭為題材的華語片莫不「武俠化」,總感到味道不對,因為在誇張甚至神化的個人武藝對戰中,反而失去了戚家軍在戰場上優越的真味。




康城賽果二三事 new

經過去年荒腔走板的賽果後,今年康城的得獎名單總算恢復正常。當然以近年愈來愈明星掛帥的評審團來說,「正常」的意思也代表太偏鋒/艱澀/深刻的佳作定與大獎無緣。像導演功力最深、作品也最圓渾的俄羅斯片《沒有愛》(Loveless),能捧回一個評審團獎已算幸運。三年前《冬日甦醒》(Winter Sleep)贏取金棕櫚獎的歷史,短期內都很難重演了。

今年的金棕櫚獎得主是瑞典片《方格》(The Square)。導演魯賓奧士倫(Ruben Östlund)在其前作《愛情中的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中,對中產家庭危機及男性自欺的諷刺一針見血,一舉成名後這回野心更大,通過主角藝術博物館總監的身份,對藝術與社會的關係、社交媒體宣傳可去到幾盡、政治正確與言論自由的衝突、階級分歧引起猜疑與恐懼等一一觸及。問題是結構比較鬆散,個別場面精彩可觀,但也有拖沓和冷場,整體未夠渾成。全片長142分鐘,佳句不少卻未成佳章。無論如何,此片勝在以幽默喜劇形式處理當代嚴肅的課題,先天上惹人好感,勝出自有它的道理。

The Square
《方格》(The Square)



女星講堂第三節:明星製造場──來自電視的女星 new

「百花深處──當代香港電影女星講堂」備課記
第三節:明星製造場──來自電視的女星

鄭裕玲、劉嘉玲、吳君如、關之琳、吳家麗、毛舜筠、蔡少芬、朱茵,無數大小女星,都是先經過演出電視,才到電影發展。電視台先訓練出已受歡迎的明星,再由電影圈採納,更上層樓,在今天,好像是正途。但是回看八十年代中期之前,電視紅星想在電影圈紅,是非常艱難的。還記得周潤發《英雄本色》之前,被稱為票房毒藥的那段不短的日子嗎?

七十年代,已有電視紅星闖電影的成功例子,最有名的是許冠文。但是電視藝員闖影圈,也有不順境的。劉天賜曾指出,無線當年有三大阿姐,三小阿姐。三大阿姐汪明荃、李司棋和黃淑儀在電視成名後,沒怎樣在電影圈發展,但三小阿姐卻都一度闖過影圈,可惜都未能在電影中闖出名堂。至於三小阿姐是誰,每人闖影圈的故事都不一樣,頗值得一談。其中一位更曾在台灣演過部頗有份量的戲,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找那部片看看,還挺有些有趣話題可以跟來聽「女星講堂」的朋友分享。

八十年代中開始,才真是電視紅星闖影圈的黃金時期。鄭裕玲可能是其中的表表者,而她在電影的演出,又可以在她電視時期尋到蹤跡,看她在無線最早期的演出,實在一大樂事,因為看著這麼年輕便演這麼感情複雜的戲,演得那麼好,不紅才怪。

除了藝員,電視為電影圈養才的另一來源是選美。不少紅女星,都是選美出身。由選美晉身電影圈,在五十年代已有例子,知道李蘭的人不少,因為她有份演第一集關德興黃飛鴻。但是還有幾個女星,都是選美出身。其實回顧早期港姐,長期投身娛樂圈的不多,有成就的也不是普遍。起初選美就是選美,不像現在,真的成了藝員面試了。當中的變化,和港姐女星的歷史,說起來也頗複雜,不能一概而論。鍾楚紅、張曼玉、袁詠儀,甚至林良蕙(還記得這個得獎反應最大的港姐冠軍嗎?)、鄭文雅、楊雪儀、徐子珊,成就不一,星途各異,大概只能抓到重點來講了。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