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九龍城書節2017 new

第九屆九龍城書節將於12月16日(星期六)及17日(星期日)於香港兆基創意書院舉行,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在場內設攤位售賣本會叢書,另有香港國際電影節各特刊寄賣。歡迎到場選購!

時間:
12月16日(六)12:00-20:00
12月17日(日)11:30-19:30
地點: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九龍聯合道135號)

學會叢書七折至八折,電影節書籍特價發售


展館位置圖(按圖放大)

放大圖片

放大圖片



《HKinema》第四十號 new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HKinema》第四十號出版

專題:影迷心聲(專題編輯:張偉雄)
訪問何宇恆導演
訪問四位本地新一代電影工作者
紀陶論電影情報學
王勛談康城影展電影及串流媒體

下載電子版
(PDF 格式)

 

 

 

 

 

 

 

 

 



影評人之選 2017──神秘學與電影 new

 






主辦: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統籌: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女巫》(1922)展現一個認識女巫的過程,電影責無旁貸去見證,《萬世魔星》(1979)大膽寫自己根據的新約聖經現場,《靈光》(1987)大膽寫不死神話豈能安在歷史順時裡,《X 聖治》(1997)與《活死人之旅》(1991)一東一西,進出意識失落無人境地,真的沒有人在那裡?《2001太空漫遊》(1968)更七星連珠,誤(或悟)乘上無人駕駛的宇宙永生號。

對於一些保守的影迷,「神秘學與電影」是偏頗和匪夷所思的,他們迅速以「過度閱讀」、「故弄玄虛」、「太陰謀論」做擋箭牌,繼續沿用既定、安穩的人文電影思路;心中沒有神秘學,如何去形容《聖山》(1973)的指涉精彩,也盡是對牛彈琴。這個節目並不是逼人去用神秘學看電影,而是影評人自知好奇心重,緊守崗位,願意在人文科學、美學及社會學的視角上,發掘電影的鍊金術師如泰利基咸、史丹利寇比力克、黑澤清、大衛哥連堡等(名單不斷,還有大衛連治、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積葵利維特……)的神秘國度。

在西方繪畫藝術找到那麼多神秘意象,難道你覺得一百二十年歷史的電影會免疫嗎?電影的誕生的其中一個任務,就是承繼這個神秘學的身世,不相信是你的事。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X聖治》:不是在沉默中爆發,便是在寂靜中死去 new

平凡的幽暗

在寂寥的夜深,提著公事包的他在燈光閃動的隧道拆下一條水喉通。

在灰濛濛天色下的海灘,他獨個兒在海灘看文件。

在灰暗的傍晚,正在巡邏的他看到有人站在屋頂欲跳下。

在半明半暗的診症室,她根據程序冰冷地向病人問症和替病人檢查,沒有正視過病人。

城市看似井井有條,他們都是如此平凡,上班族、教師、警察和醫生,都是從事最講究自我規範的行業。在恆常的現實,我們無法發現城市原來是一個偌大的催眠場所,從小透過不同方式向我們植入規矩以限制我們的行為,人被城市各種制度馴化,這些規矩、制度不是催眠暗示嗎?《X聖治》不只以色調和古舊的場景顯示城市的壓迫和無望,又以不絕的海濤拍岸、洗衣機等空洞和重複的聲音,渲染過度壓抑的城市生活帶來的沉悶和孤寂,最後更以冷靜的方式宣洩常人已無法察覺的壓力。



《X聖治》:揭開「催眠」的神秘面紗 new

提及「催眠」二字,教人總是被誤導為邪門手法或邪教派別,就如電影《X聖治》中,鋪排一本有記載催眠的書《邪教》一樣,甚至令人自然聯想到緩慢搖擺的陀錶,治療師對人、事物及環境的操控。影片亦不時帶出各個角色無形地被催眠,並不斷以催眠與謀殺、內在情感壓迫作為主線,把催眠塑造成「魅惑」及教人害怕,像現實生活中,魔術師施以妙手,瞬間把人催眠於不知不覺,令人如靈魂出竅,任由擺佈。難怪「催眠」已被扭曲得體無完膚,與事實本身,大相逕庭。



《血觀音》對張愛玲的借用與另一種詮釋 new

導演楊雅喆在不同訪問中屢次提及張愛玲,演員也提及導演要她們讀《金鎖記》,事實上《血觀音》中的不少地方也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張愛玲,但整體不落窠臼,導演在相關情節中均賦予了既不同且精采的發揮和詮釋。



《萬世魔星》:拿撒勒拜恩真實又神秘的一生 new

耶穌基督和祂的時代一向是電影人喜歡的題材,由默片年代開始,祂和祂身邊的門徒已經不斷登上大銀幕,加上虛構的同時代人物(例如賓虛),「公元」頭幾十年的世界變成了史詩電影源源不絕的靈感泉源。在這些電影出場的人物之中,最具爭議性的可能還是英國喜劇組合踎低噴飯(Monty Python)作品《萬世魔星》(Life of Brian)的主人翁「拿撒勒的拜恩」。這部1979年的電影歷年招來的抗議和禁映不少,新舊教教士以至猶太拉比中都不乏這部電影的敵人指控其褻瀆。雖然,有些指控者其實遲了入場,連拜恩不是耶穌這點都沒有搞清楚……但說到底,這部喜劇和那些滿足千千萬萬基督徒想像的「聖經史詩片」有些什麼異同,搞到三十多年後還不時傳出禁映的消息?




華麗正確的失敗之作──《東方快車謀殺案》 new

當一部電影經過各種精密計算,要有的都有了,從票房角度來看必然是萬無一失的──從原著讀者所提供的廣大鐵粉,到龐大華麗的卡士確保不知劇情的觀眾亦會踴躍進場;從內容方面的懸疑、推理、動作、溫情各種元素匯聚,乃至大玩攝影技法、CGI 大場面、各大電影明星的演技大鬥法,可謂極盡視聽之娛──在簡尼夫班納(Kenneth Branagh)自導自演的《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 2017)中,從商業到政治的計算皆可算是貫徹始終且極度正確,但亦可謂機關算盡太聰明,若與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原著小說作一比較的話,電影可說是徒具其形的失敗之作。




《第三度殺人》:更深層次的探索 new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再有新作上映,這次撇開了一貫描寫家庭溫情的題材,以全新的懸疑推理手法探討人性及社會種種問題。外國影評一般對導演的新嘗試抱有開放態度,但還是比較愛好他的舊作風格。我反而沒有覺得導演一反常態,他的中心思想依舊有跡可尋,只是表達上用了一個不同的手法,對社會、人性有更深層次的探索。




影評人之選 2017:靈光 new

「參」……

「熱-形成火-通過光-兩個世界-存在」,《靈光》開宗明義以古老文字表達天地意象,很耳熟面熟吧,上古華夏文化也秉傳「無極生太極」,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你也可自由連繫到《創世紀》的「然後有了光」去。現在更要用量子的目光,是熵的道理罷。

《靈光》片頭片尾皆拍下太陽,是個提示,也是比喻。在太陽崇拜(有云上古的太陽崇拜其實是土星崇拜)下,人類在「參」,類比熱、火、光的三個狀態,要參拜、參加和參透。Soma 的法力肯定來自太陽,然而蘇里曼薛斯更要表達的,是通過 Nianankoro 內在推敲,發見宇宙殊聖之光;他沒有遺忘月光的力量,在火、土之外,還有水和風陰性元素在襁褓。

通俗一點罷,視《靈光》在演繹遲了出手的伊底帕斯王之父,視 Nianankoro 是摩西、耶穌。《靈光》既具「正統性」,又有「寰宇性」,獨一無二發生在西非土地的班巴拉傳說,是當下的視覺,也泛展未來。當光有翼時,三次元常規打破,時間回到它的首尾呼應,以及無始無終去。

張偉雄

20/1/2018(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21/1/2018(日)2:30pm
*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陸叔遠(資深電影美術指導)、張偉雄,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張偉雄,粵語主講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