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得獎理由撮要



今年在戲院公映的港產片共55部,高呼「唔打就唔會輸,要打就一定要贏」的《打擂台》成功突圍,勇奪「最佳電影」。泰迪羅賓亦憑他在《打擂台》飾演太極羅新的生猛奪目演出,擊敗《人間喜劇》「藉著兩點說愛你」的杜汶澤及《綫人》裡深沉內斂的張家輝,穩奪影帝寶座。

台灣導演蘇照彬以他紮實的導演功力,憑《劍雨》力壓《綫人》,獲選為「最佳導演」。本屆「最佳編劇」競爭熱烈,決選過程中,《月滿軒尼詩》與《人間喜劇》一度同票,可謂勢均力敵,經過再三討論,終由岸西以愛情小品《月滿軒尼詩》勝出,繼《親密》後再奪「最佳編劇」殊榮。

「最佳女演員」最後五強裡,楊千嬅有兩部影片入圍,經過數輪投票後,她憑著《抱抱俏佳人》的「剩女」角色,擺脫從前的傻大姐形象,她對演出節奏的準確拿捏,得到評審認同,終於擊敗《月滿軒尼詩》的湯唯及《綫人》的桂綸鎂等,成為今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影后。

﹙排名不分先後﹚

 

最佳電影

最佳導演

最佳編劇

最佳女演員

最佳男演員

打擂台


志明與春嬌


月滿軒尼詩


人間喜劇


綫人

林超賢

《綫人》


陳慶嘉、
秦小珍

《人間喜劇》


郭子健、
鄭思傑

《打擂台》

 

蘇照彬

《劍雨》

 

岸西

《月滿軒尼詩》

岸西

《月滿軒尼詩》


彭浩翔、
麥曦茵

《志明與春嬌》

 

蘇照彬

《劍雨》


鄭思傑、
郭子健、
譚廣源

《打擂台》

 

陳慶嘉、
秦小珍、
何妙祺

《人間喜劇》

湯唯

《月滿軒尼詩》


苗可秀

《東風破》


楊千嬅
《抱抱俏佳人》


楊千嬅

《志明與春嬌》


桂綸鎂
《綫人》

泰迪羅賓
《打擂台》

 

張家輝
《綫人》

 

杜汶澤
《人間喜劇》

 

余文樂

《志明與春嬌》


任達華
《歲月神偷》


蘇照彬

《劍雨》


林超賢

《綫人》

岸西

《月滿軒尼詩》


陳慶嘉、
秦小珍、
何妙祺

《人間喜劇》

楊千嬅

《抱抱俏佳人》


湯唯

《月滿軒尼詩》

泰迪羅賓
《打擂台》

 

杜汶澤
《人間喜劇》

 

張家輝
《綫人》

打擂台

蘇照彬

《劍雨》

岸西

《月滿軒尼詩》

楊千嬅

《抱抱俏佳人》

泰迪羅賓
《打擂台》

以下為各獎項的得獎理由撮要:

最佳電影:《打擂台》

年青一代電影人毫無包袱地向港產動作片黃金期隔代致敬。茶樓武館看似卑微的存在,新舊兩面不討好,反倒左右逢源;影片收斂火氣卻提煉虛火,功夫拳打少壯而超越年歲,重複練習因而走前於記憶,近年港產片的懷舊影象從未如此深入浪漫主義的本意。


最佳導演:蘇照彬﹙《劍雨》﹚

在中性、陰冷、利字當頭的江湖世界中,蘇照彬自編自導,圓熟地營造了波詭雲譎的氣氛,吐露出來卻是溫暖的家庭觀念,以及秘而不宣的性焦慮和變臉比喻,拉開了廣闊的對比意義。整個乖僻的新江湖視野自成一閣,在靈動美妙的場面調度之下,玄機處處,別具當代意義。

最佳編劇:岸西﹙《月滿軒尼詩》﹚

岸西展現駕馭人物與結構的功力,下筆大膽,夢境和懸疑並駕齊驅。上承《男人四十》,再度以家庭關係和感情糾結貫通經脈,卻一反沉鬱調子,敞開心窗,從兩代人各自感情的去與來,細探生命意義的期盼和追尋,在被囚禁的心理空間破繭而出,如蝴蝶飛越靈魂的出口,深得自由真義。


最佳女演員:楊千嬅﹙《抱抱俏佳人》﹚

不再是「新紮師妹」的角色,但並不表示要抛棄自我的表演本色。千嬅演城市女郎孫洛昕,經由具節奏感、有時間掌握的演出,收放自如之餘,同時提高著個人演出風格意態上的深度。尋找愛情與自身的過程有細緻動人一面,令港產片困頓多年的港女氣質一下子成熟起來,走出陰霾。


最佳男演員:泰迪羅賓﹙《打擂台》﹚

主線縱然不是由泰迪羅賓的角色帶出,但後半段的故事卻因他甦醒而被帶到另一個層次。他喚醒徒弟的鬥志,壓場感籠罩全片,雖然外型不似一代宗師,卻透過奔放有勁的肢體語言和聲線運用,活脫脫就是一頭睡醒雄獅,一怒吼一動爪,亦溫亦火,恰如其份。



推薦電影

《劍雨》

「易容」指涉身份危機的母題,「尋根」帶來文化意義上的想象。人物過目不忘,細節奇詭有趣,與古典武俠小說的傳統一脈相承,營造出一個生活化、現代感的江湖,讓近年一眾有形無神的「古裝武打片」相形見絀。

《月滿軒尼詩》

非為灣仔專利,而是小城家庭與人事愛情的悲歡離合。男女主角的相識相爭以至相相情投,與上一輩的遲來春天,相映成趣,令灣仔儼然是香港眾生感情的集散地;軒尼詩道成了距離的意象,令離合愛情更顯動人。

《綫人》

同是有關罪疚的主題,導技比前作《証人》更圓熟,在後《無間道》年代再寫臥底故事,營造出悲情氛圍,煽情中見克制,並善用城市景觀,不論鬧市飛車還是寮屋拚殺,皆重現往日港產警匪電影的幹勁與力度。

《鳳冠情事》

少有的崑劇紀錄片,亦非通常的舞台演出紀錄。楊凡的鏡頭隨著演員的身段游動,把「百戲之母」精緻婉約之處呈現得更加動人。而國寶級演員張繼青的說戲,不比她舞台上的演出遜色,名角的平常生活亦是難得一見。

《人間喜劇》

戲謔殺手片類型,寫出電影人狂想、工業生態和微妙男女關係,北方來客既是煞星亦是救星,當中飲水思源,重溫英雄片的男性情誼,亦反覆印證小男人成長之道,神采飛揚尤勝《江湖告急》,情懷濃烈,處處流露對香港電影之深情。

《如夢》

片如其名,如詩似夢。美感充盈,幻化並沉澱了幾許細密的思考,當中不乏對人生、情愛、生死、創傷的深刻領會,東方人的精神反省及文藝感懷穿插其中,饒富哲理性、文學性與超現實的空間呈現,允為再世復生的現代《牡丹亭》。

《志明與春嬌》

聰明地將香港禁煙後的社會怪現狀,譜進變幻無常的城市戀曲。豐富的生活細節、精警對白、刻薄描寫,使大小角色皆活靈活現。結構貌似自由散漫,卻充滿伏筆、側筆,甚至神來之筆。男女主角自然合拍,細緻寫實之餘,在愛情喜劇中別開生面。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是首個由本地影評人成立的同類組織,每年均透過討論配合投票的形式,選出對上一年公映電影的各個獎項及推薦電影。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強調以專業角度評審,附以具透明度的理性討論,每年討論過程均會記錄在案,並於日後輯錄,刊登於每年出版的《香港電影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