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之光》交響夜



放大海報
差利卓別靈《城市之光》交響夜

日期:2010年7月22日 (星期四)
時間:8pm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Full-length Screening of the 1931 Silent Classic
Live orchestral Accompaniment by Hong Kong Metropolitan Symphony Orchestra

指揮:高德儀(Synthia Ko)

為慈善機構 Watoto Hong Kong Limited 籌募經費

主辦機構:樂苗基金

支持團體: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門票由6月22日起於城市電腦售票網公開發售
$1000 (貴賓票 VIP Tickets), $380, $280, $180
全日制學生/長者/殘疾人士/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八折優惠(貴賓票除外)

每次購買20張或以上正價門票:九折優惠(貴賓票除外)

查詢及留座:2734 9009
信用卡電話購票:2111 5999
網上訂票:www.urbtix.hk
節目查詢:2521 7673
www.pmf.org.hk / www.watoto-hk.org

 


《城市之光》── 默片年代的最後經典
作者:陳志華

差利卓別靈自編自導自演的《城市之光》,表面上是喜劇:流浪漢的經典造型固然滑稽,他不但被盲女誤認作樂善好施的名流紳士,又盲打誤撞救了富翁一命,更被這名醉醺醺的富翁視為患難知己。而它實際上也是悲劇:流浪漢居無定所,身無分文,沒有朋友,沒有人瞧得起他,只有失明的賣花女和醉酒富翁善待他,不過富翁酒醒過後還是認錢不認人。差利演活了最卑下也最善良的小人物。一開場他在象徵國泰民安的雕像膝上熟睡,對比眼前偽善的群眾,他卻彷如純真嬰孩。到最後他手執鮮花,咬著手指,既欣喜又羞慚,那靦腆如小孩的笑容,已勝過千言萬語。

《城市之光》可說是美國默片年代的最後經典,差利拍攝這電影時,有聲電影潮流已開始席捲荷里活,但他仍選擇拍成默片,並親自撰寫音樂。美國著名影評人Roger Ebert曾說過,如果只能選擇一部差利電影來保存,《城市之光》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它看來像愛情故事,是窮小子對心儀少女由憐生愛,千方百計要讓她治好眼疾的浪漫故事。實則也反映並批判社會現實,跟後來充滿諷刺味道的《摩登時代》同出一轍,都在控訴現代社會的冷酷無情。儘管是黑白默片,現在看來仍歷久常新,尤其在今日一切以經濟為先,人命卻如草芥,貧富差距日趨嚴重的年代,《城市之光》一點沒有過時,教人莞爾之餘,還是切膚之痛。片名本身亦可理解為反諷,因為冷漠城市根本暗淡無光,但流浪漢最終讓盲女得見光明,原來只要敢於付出,每個人就是一點光了。

 


城市之光
作者:家明

卓別靈的《城市之光》絕對劃時代。幾乎是八十年前的電影了,今日仍甚有可觀性。幾年前香港公映過修復版本,有小學老師帶學生進場,據說反應奇佳,全院哄堂大笑。我在中學講解電影欣賞時,也常給同學放映《城》的一些片段。每次我看到課堂上學生那聚精會神地看的表情,都會驚歎卓別靈何等厲害。

《城市之光》還證明了兩點:一是默片可以很好看。拍《城》時已有聲片技術,但卓別靈仍堅持拍默片,不依賴對白;有趣的是,《城》片聲音的應用倒具創意(如開首雕像揭幕禮的致詞及高奏美國國歌)。第二,電影不論彩色或黑白都可打動人。有人對黑白片存偏見,覺得過時老套,《城》卻說明了黑白片一方面可以很滑稽、有娛樂性,同時也可以很感人。《城》片中流浪漢幫助賣花女的故事可歌可泣,他們歷經波折,過程笑中有淚。

要特別留意《城》的最後幾個鏡頭,是男女角的特寫,情感點到即止,餘音裊裊,堪稱最美麗的結局。

附加檔案大小
pmf_citylights_poster.jpg822.9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