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戰》討論會(一)



出席:張偉雄(雄)、登徒(登)、紀陶(紀)、陳志華(華)、林錦波(波)、喬奕思(思)、湯禎兆(湯)、安娜(安)、李卓倫(倫)、李焯桃(桃)

日期:30/4/2013
地點: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址
紀錄:朱小豐


面子裡子,制度問題

雄:去年有一個《寒戰》(2012)現象,從評論角度看,不從票房看,會看到它本身的問題。到了今年,由年頭出現《一代宗師》(2013)到《毒戰》(2013),甚至《葉問-終極一戰》(2013),是令人興奮的。而很多回應都從本土性去看,但今時今日的本土性或者香港性是非常複雜的。我們可以各自表述,從這幾部戲去看,接下來合拍片進入一個怎樣的新環境。


倫:包括《忠烈楊家將》(2013)嗎?跟《毒戰》一樣,角色差不多都死光的。

紀:《忠烈楊家將》是有點邪門的,最初不是打算在那個地方拍攝,拍完了才知道兩狼山那個場地真的死了人。最初想拍攝的地方拍不成,轉到另一個山頭,原來墓就真的是在那裡,我聽潘恆生說的。我問他那兩狼山是不是特技做出來,他說是真的山,但不叫兩狼山,有別的名稱,基本上都是一個荒蕪的山頭。這是題外話。整體上,大家都覺得現在幾部戲有種新現象出來了,可以從這裡開始說起。

華:剛才說角色死光,《血滴子》(2012)亦有類似設計。但態度上頗不同,《血滴子》仍要求皇宮那個答應做好皇帝。《忠烈楊家將》就回到家庭的描寫,重點不在君臣關係。而《毒戰》是個人面對整個大環境,怎樣掙扎,走出一條血路,最後能不能走出來也是一個問題。今年《一代宗師》和《毒戰》都在北上拍片的限制內,盡量發揮導演的本色,做出來的成績,跟之前合拍片委曲求全有分別。《一代宗師》是在合拍片現有的框架下,把最擅長的東西發揮出來。《毒戰》則嘗試挑戰那個遊戲規則,突破缺口。一個在規則裡去做,一個嘗試突破規則。王家衛說:「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錯的倒下,能站著的才是對的。」《毒戰》到最後是古天樂站著了,但腳踝是有個手鐐的。這是對比,或可看到兩個導演的創作態度,或者他們對前景的看法。杜琪峯似乎對這個處境看得遠一點,也悲觀一點……

雄:很多人都說,由《一代宗師》到《毒戰》,看到內地對制度的一點演變。《毒戰》的主要公司──海潤,用了一種新的合作態度。起碼杜琪峯可以在記者會對外界說,海潤替他處理了很多可能會碰得焦頭爛額的東西,給他留下很大的創作空間。現在成績來看,不會看到敘事不順,不會明顯看到角色發揮的局限。由《一代宗師》到《毒戰》,會不會是反過來看,不是香港電影人在選拍什麼電影,是內地在選人,選一些他們認為重要的香港導演,在他們身上實踐所謂灰色地帶的放寬?起碼以後大家碰到毒品題材,就知道有一部戲碰到了、通過了,就再去調控。

波: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過電影局審批的指引,送來的劇本,他們覺得有問題的,就會作出修正。修正完通過之後就可以開拍。拍完之後,又要過兩個審批,一個是內容的審批,那不單單是電影局的。如果關於民警、公安,就會給他們看。關於少數民族就會交給少數民族的部門去看。另一個審批叫做技術審批。他們可能會覺得這樣剪接不對,或者那個段落有問題,但這通常很少用到的,大部分電影都能通過,最重要還是內容審批。站在電影局的立場,《毒戰》是沒有問題的,因為是在 glorify 公安嘛,那是雷鋒來的。當然,它有灰色地帶,包括吸毒的場面、暴力血腥的場面,那的確去到一個邊界,內地的術語就是「擦邊球」。以前合拍片做不到,是因為大部分合拍片都是香港跟內地公司合作。香港公司投資這麼多錢去拍,如果電影通過不了審批,上映不了就很大件事,就血本無歸。《江湖》(2004)、《新宿事件》(2009)就是一個很好的先例,即使是成龍、曾志偉,也可以不給你通過,他們能顯示有這個權威。老闆就會害怕,因此很多時合拍片都會避重就輕,自己先審查,不敢碰一些擦邊球的題目。

銀河映像現在已經屬於內地公司,內地公司入股,杜琪峯佔少於10%的股份,製作公司本身已經是一間內地人擁有的香港公司。兩間製作公司華夏跟海潤都是內地投資,以影協標準,它已是內地片。所以它基本上不是一部合拍片,懂得玩這個遊戲的,我相信大部分是內地電影公司,都在玩擦邊球。《毒戰》是用內地片的方法處理,只不過請了一個叫杜琪峯的香港導演和部分 crew 進去,拍出了一部國產片,情況就像荷里活找了李安或者吳宇森。

當然整件事亦有香港成份,你見到裡頭所有賊都是香港人,這在審批上是沒有問題的。全部壞人都不是區內人士,是區外的,區內的全都是好人,即使區內的壞人都是被區外人操縱的。從這個橋段看,電影是可以通過的,它沒有任何犯規的地方。但杜琪峯聰明的地方,是用了其他方法去擦邊球。我相信海潤或者華夏替他擋了很多,內地電影公司每天都在擦邊球,華誼兄弟在擦邊球,于冬在擦邊球,就算是銀都機構都在擦邊球。他們習慣了那個遊戲,只是我們不習慣而已。

華:關於《毒戰》的擦邊球,杜琪峯在訪問中提到過海潤起了很大的作用,替他在內地跟電影局、公安部溝通。

雄:如果知道那個背景,我們別把它當作標準合拍片,它的出現其實相當於張藝謀的《代號美洲豹》(1988)。

波:應該是《滿城盡帶黃金甲》(2006)。《代號美洲豹》出現的時間很奇怪,當時張藝謀拍這部電影,是因為內地電影公司想看看內地導演能否做到示範,拍一部商業片。張藝謀就舉手,接下這工作,但某程度是失敗的。當時做這東西,是全開綠燈的,這跟《毒戰》的情況很不一樣。那是八十年代,政治環境不同。據我所知,今年內地的審查寬鬆了,因為它們放寬了WTO、外語電影的配額。去年百多億的電影票房,有超過一半的是來自荷里活大片,這是個很大的挑戰。所以電影局從經濟角度看,這塊餅不能被荷里活侵佔。他們希望內地電影公司可以壯大,累積一班看中國電影的觀眾,繼續發展中國電影,而不是只會看荷里活片。但按WTO的規定就一定要開放,開放了就沒辦法,荷里活太利害,搶走了很多觀眾。對很多內地導演來說,最大的關卡,馮小剛他們已經說了很多年,要分級制,這個訴求一直存在。但分級制在現階段的中國沒可能執行,因此電影局時緊時鬆的去做。今年面對經濟領域裡這麼嚴峻的考驗,它一定要放寬審查。

思:我翻查中國電影產業的規劃,內地電影產業的傾向是希望中國電影打開了本土市場之後,能打低荷里活電影,甚至向外輸出自己的意識型態。去年2012年的票房,有170億,當中90億是荷里活電影,國產片已經追回很多。今年國產片在題材上有一定突破。2012年的《神探亨特張》的啟動資金來自北京雙榆樹警區。在那個片區真的有個警察叫張慧領,受國家嘉獎,警局就拿筆錢出來去拍一部電影講他的事蹟。高群書接下來,拍成一部在普通人眼中反映真實北京、在政府眼中歌頌人民公僕的電影。《毒戰》也類似,用《一代宗師》的說法,可作「面子」和「裡子」的閱讀。你看到面子上是拍警察孫紅雷,用了很多工夫去刻劃他的角色,之後才慢慢發展古天樂背後的故事。所以孫紅雷是面子,古天樂是裡子。現在不少華語片態度模糊,令官方和民間都滿意。如果單純拍主旋律電影,普通觀眾不會喜歡;如果單純拍杜琪峯的黑社會,政府又不會給他拍。

波:我常常拿《集結號》(2008)做例子,它取代了八一電影製片廠。八一電影製片廠一直很想拍一部娛樂性豐富,又可以 glorify 解放軍的電影,但是做不到,而馮小剛做到了。只是他們退一步,容許一些對他們來說不是自己體制內的,馮小剛肯定不是八一的了,但用的編劇是八一的,就找來他們處理這件事,令《集結號》做到八一的理想。追溯到電影局政策,傳聞他們當年看到韓國電影的興盛和文化輸出,那大概是《英雄》(2002)前後的時間,於是電影局有個指令,要像韓國般變成文化輸出,這是一個意識型態的問題。


紀:若說今年這幾部電影好像有個小陽春,我看其實不然。尤其是用杜琪峯跟王家衛的兩部作品來說,我反而看到在CEPA下,他們想做林錦波所說的,但明知自己做不到,就採取了內銷不求外銷的方式。如果用這眼光去看,王家衛的戲算是犧牲了的。杜琪峯的電影為了打入內銷市場,就用他的首本戲搬上內地,公司替他解決問題。但這部戲外銷的時候,首先就會看到:它有大中華電影的風格,但沒了香港眼,香港的眼光被剝奪了。我形容為「白內障問題」,在王家衛的作品裡也出現這個問題,即使技藝成功,但沒了那種狂熱,沒了之前應該有的、放到外面世界時給人看到的那種作為香港華人代表的眼光。

大家可以想想現在CEPA在走的路,對香港片是好還是壞?我也做過幾部CEPA電影,經歷過那個制度,發現內地需要香港人對娛樂電影的處理方法,純粹要香港人的技藝,最好不要有意識型態,裡面的訊息全都是他們的。所以那個監管、推動,會看到他們不斷在調校,而那個調校最主要讓香港人舒服一點來拍所謂大中華電影。我常覺得所謂的大中華電影,等同大美國精神的電影,這些大中華電影出不了唐人街,因為那世界不 modern。看到現在交出來的功課,你會覺得成績很好,水準很高,但裡面沒有了香港眼,喪失了地域的特色,我反而覺得這是危機。

波:很現實地說,香港電影在海外市場,其實近十年都沒有怎麼增長,甚至在倒退。在面對困境,香港電影在本土已經不叫座,其他周邊國家也不行,去到歐洲、美國,亦賣得不好,唯一出路基本上是內地市場,這對很多導演和電影公司來說,是一個現實考慮。內地的電影公司不是不想出去,問題是他們當然要先照顧本土,如果連本土都照顧不了怎樣出去?美國片亦然,全世界都是這樣。《毒戰》票房過億,其實並不理想,對海潤來說,杜琪峯這個嘗試,以票房計並不成功。看同期的《北京遇上西雅圖》,票房是三億。

思:紀陶所謂的大中華電影其實是在說隨著中國崛起的一種政治宣傳,有種意識型態在裡面,強調的是一種封閉性。我看《毒戰》、《一代宗師》或者《北京遇上西雅圖》,常以一種內地的標準去看現在的香港,以前看香港電影沒有唯一的標準。


續:
《毒戰》討論會(二)
《毒戰》討論會(三)
《毒戰》討論會(四)

附加檔案大小
DrugWar_11.jpg87.8 KB
DrugWar_12.jpg82.1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