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港片現象初探(上)



日期:6/6/2015
地點: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址

出席:李卓倫(倫)、李焯桃(桃)、紀陶(紀)、朗天(朗)、陳竹蓁(蓁)、陳志華(華)、張偉雄(雄)、黃志輝(輝)、登徒(登)、鄭政恆(鄭)、蔡倩怡(蔡)、譚以諾(譚)

紀錄及攝影:朱小豐
整理:陳志華


華:上半年有不少香港電影都值得談談。《五個小孩的校長》在香港的票房比《激戰》(2013)還要高,算是「爆冷」,有人覺得電影真誠感人,也有人認為只是港台電視劇的水平。《全力扣殺》亦然,有人讚它「有火」,也有人認為是「歌頌失敗主義」,陳景輝就指出電影是「空洞的勵志」,「只剩下姿態,沒有靈魂」。我也聽過有人讚《赤道》,覺得它「準確地形容了香港的處境」,也有像皮亞的看法,指出它「打著香港旗號,捧打香港本土」。《智取威虎山》的評價更為兩極,有人讚它是港式顛覆,廖偉棠則認為「這是一個大師的委屈」,更疑問徐克會否成為另一個蘭妮萊芬斯坦(Leni Riefenstahl)。還有《天將雄師》,外界評價一般,但馮若芷和朗天都看出這是香港隱喻,待會可以請朗天多講一點。


面對舊業

紀:上半年的合拍片,除了跟內地合作、以內地為題材之餘,另一個最大的發展是要去南洋,跟南洋合作是會有出路的。今年有《四非》、《花街柳巷》,去年有《盂蘭神功》、《冥婚啟示》,接著有《殺破狼2》。

這好像之前彭氏兄弟、陳可辛引發的,將香港連結到「泛亞洲」,尤其是東南亞那邊,作為港片跟內地合作以外的另一個方向。而今年這些作品有個現象,投資方都是大陸的,銀都就投資了很多這類電影,然後加以推動,像《四非》都能在大陸上映。由此可見,香港片的發展不一定只跟內地合作,也有海外市場,亦可以有內地投資者的參與。香港的創作者會感覺公平一點,即使大陸未必能通過審查,也能夠因應題材計得到製作預算。不知道日後如何,但現在就有這樣的一個創作空間。

雄:《四非》跟《花街柳巷》發生在香港,手法皆是兩地駁景,例如《四非》拍垃圾場,香港並沒有這種垃圾場。《花街柳巷》開頭的街景是大角咀、深水埗,一進入大廈,內景就接到馬來西亞。可以看到那些結構、空間感全都不屬於香港。《麻雀王》是賀歲片,也是低成本賭片,發生在馬來西亞坊間。主題上,有一點跟香港賭片不同:輸就是贏。《麻雀王》是要跟自己的師弟鬥,杜汶澤贏了第一屆,之後多屆都是師弟贏。兩雄再對決時,杜汶澤抱著讓給師弟的心態,雖然在賭檯上輸了,但他重新贏得自己老婆、女兒、女婿,並顯示對方是資本主義的怪物,重新定義甚麼是人生的贏,怎樣才是真正的賭王。這在香港的賭片及價值觀中很難出現,講出來都不會有人相信。但在這個小鎮,一個沒那麼物質化的城市,講杜汶澤的千帆過盡,由他講出「輸就是贏」,我又覺得電影能做到,而不會太過虛假。回應紀陶,華語電影下一條出路,是用儒家面對主旋律的時候,以前香港是中原「禮失而求諸野」中的「野」,現在馬來西亞那邊導演的創作思維才是那個「野」。

紀:除了剛才說以東南亞作為合拍的支援,看上半年的電影,像《賭城風雲II》、《四非》、《衝鋒車》、《花街柳巷》、《全力扣殺》,都有一個頗突出的主題:我們有舊業(Karma)要去面對。不一定只說上一代的業,《12金鴨》就講自己之前的東西,要清掉自己的前事。今年兩部「鴨戲」,《鴨王》是新的鴨戲,《12金鴨》是關於業的戲。最特別是吳君如的角色不是女人,像任劍輝那樣演一個男角。所以《12金鴨》玩到很多跟之前《金雞》(2002)不同的東西。而《鴨王》就告訴你新世代有新角度,就算做鴨也不同了。而為甚麼叫《12金鴨》?其實是宋朝的「十二金牌」,故事最重要是吳君如作為一隻鴨的前事,裡面幾段戲都可以對號入座,如果當吳君如是男人,就會發覺裡面其實不是一個故事,而是自己對自己人生的看法。

《五個小孩的校長》也明顯,以楊千嬅和古天樂的角度,他們的事業來到這個時刻,要尋找另一樣東西,這都牽涉到對自己以往所作所為的反省,或者解決。把《掃毒》(2013)和《竊聽風雲3》(2014)一併來看,其實都是說那種Karma,由此可能找到一個脈絡:現在這個時代香港人和香港電影要去解決的問題。那個問題最主要就是要尋回自己的身份和價值是甚麼,之後要怎樣走?我甚至覺得《智取威虎山》也有這個意圖,我認為它基本上是《財叔之橫掃千軍》(1991)的重拍,明顯沿用那個結構。《財叔》故事架構就是來自《林海雪原》。電影不是真的為了大陸而拍,而是徐克一直想拍這個題材。九十年代他已經提及《林海雪原》,大陸找過他拍戲,他也說想拍《林海雪原》,不過沒有拍成。

這次《智取威虎山》合拍片,最後一場戲很關鍵,就是「打飛機」那場戲,一定要留下來。因為如果套用《財叔》的結構,那就是造火車的兵工廠。而梁家輝其實是轉了身的「財叔」石天,看他的演技,都在演石天,等同《狄仁傑之神都龍王》(2013)找陳坤演太醫,觀眾未必認得出,因為他不是演陳坤,而是演劇中人。這等同《阿凡達》(Avatar,2009),你在演的不是你,這是同一概念。套用《財叔》就能找到整個脈絡。楊子榮就是《財叔》裡的長江一號(袁潔瑩飾)。203就是當年朱江的角色,全都可以對應。為楊子榮辦事,疑幻疑真的那個就是大鼻林(元奎飾)和牛精洪(張學友飾)。小白鴿就是財叔的姪女,小栓子正正是財叔。《林海雪原》沒有的角色,全都來自《財叔》。題材上頗明顯是徐克知道可以過關,所以就用了這種方式,保留了自己的角度。上半年很多電影都有此現象,即使是合拍片,香港也要找一種方式講出自己的聲音。


登:我傾向不是這樣看。反而在轉型,或者現在這個形勢之下,去到盡處想回頭,找回一些香港的題材,再做一些自己有信心的事情其實不可行了。由今年賀歲片開始,《賭城風雲II》算是不反感的了,但整體上執行、演出都不行。《衝上雲霄》尤甚,駕著飛機都不知道到哪裡去。既不想去大陸那邊,但要創造一個怎樣的境地、樂園?這班香港電影人,暫時來說很模糊。還有完全迷失的《浮華宴》,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建立這個樂園,看到它有英國的元素,有曾志偉的元素,又有內地的元素,甚麼都有一點,卻非常不行。

比較像樣的,第一部是《智取威虎山》,是在延續一個暫時最容易橫越兩邊邊界的方式,當然在香港不賣座,可能是時機檔期問題。現在摸索到,暫時比較成形的策略性方法,就是杜琪峯、陳可辛、徐克這種方法:同一個故事,不經意地建立兩套系統。天時地利人和,香港人認同香港的系統,大陸人認同大陸的系統。《親愛的》(2014)是最清楚的,幾乎是甚麼人就看到甚麼戲。《智取威虎山》也是。當然也有徐克以往,人、妖、仙不同界別的cross-over,那種罪惡之城,他是樂在其中的。所以為甚麼要加回飛機那一段?因為它過癮,未必有很特別的意思,但比起那平板、主旋律式的終結,那場戲豐富得多。也看到他的想法,對動作、特技的處理,對情懷的處理,都精巧得多。座山雕的城堡裡面,每個人物都比紅軍那邊過癮得多,然後用最平板最穩陣的方式描寫紅軍,包括小白鴿。相對之下,徐克放在反派那邊的心機多很多。我不覺得他是為了些甚麼。他只是覺得在這個世界上,還可能將自己的智力發揮,也證明了的確好玩,而且用類型化的方式去政治化。

也談談兩部監獄戲:《壹獄壹世界:高登闊少踎監日記》和《殺破狼2》。它們是同一個訊息: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找回自己的身份;《殺破狼2》還有很多巧妙的地方,包括將泰國描寫成內地,販賣器官、絕症,全部共冶一爐。關注葉偉信的人應該會開心,因為這部電影明顯看到他的貢獻,如那條主線,用親情作救贖,每個人物都有一個有關親情的連繫。《壹獄壹世界》是講監獄本身,而《殺破狼2》的Tony Jaa即使在監獄外,也像置身一個大監獄,在張晉這個犯罪帝國之下,很難做一個獨善其身的人。反而本來有點期望的《衝鋒車》和《全力扣殺》,我就有點失望。《衝鋒車》有部份好,但問題很嚴重。《全力扣殺》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全力扣殺,永遠在找藉口為自己辯護,然後逃避了。我又不覺得它是失敗主義,但我想說,它其實不相信羽毛球。

雨傘之後

雄:你說到這個關鍵字,這堆電影真的都不相信自己。《殺破狼2》中間有一段動作戲,先用了清新的流行曲墊底,畫面卻是拳拳到肉的暴力鏡頭。去到結尾,它甚至用了聖樂,以小女孩的那一條線,對剪三個主角對打。我覺得視覺上是重複之前的平白,幾次對剪沒有演進,拍攝打鬥的時候都是這樣拍,拍小女孩的感性、煽情又是這樣拍,那是剪接出來的辯證。電影結局的打鬥有一個心思設計,就是吳京拉著張晉的腳旋轉,張晉在頭快要撞牆之前避開了。導演跟武術指導的判斷是隨意的,這個鏡頭正常應該給正派主角演,即吳京或Tony Jaa,現在的處理突然把那肉緊的感覺倒轉了,令觀眾情緒上模稜兩可。鄭保瑞拍過這些暴力戲,但這次蓄意要有溫情、小女孩、絕症、宿命,一個新的角度─這可能是葉偉信的,但他硬生生接受了,或是被葉偉信硬生生放進去。雨傘運動後這幾部戲,它們未必在運動發生時拍攝,受運動啟發,卻反映了那個懷疑心緒。

朗:我們在問這堆電影是否在雨傘後拍,才加入相關的訊息,其實不公道。翻查資料也知道沒有可能,而且現在一部電影的製作期,通常要一兩年。真的要看經歷雨傘後、有意無意將雨傘訊息放進去的作品,今年年底也未必見到。雨傘運動的爆發沒有人預計到,但其實是有個氛圍的,那氛圍早在兩三年前,談及佔中時已經存在。那時人們已有很多對佔領、佔中的想像,當時已經計劃清楚,一萬人佔領中環等等,那些意識已經存在。而且整個香港的抗爭氣氛、想法已經慢慢累積,本土派的本土意識也愈來愈高漲,雖然去到雨傘運動才大量出現,但之前在2011年已逐步形成。這個時候,看電影討論其本土意識、抗爭意識,不一定要拘泥是否雨傘運動之後拍。2011年之後的電影,如果引入了本土意識和抗爭意識,一點也不奇怪,毋須因為它被證實沒有在雨傘之後加入相關訊息,就否定它有本土意識和抗爭意識。因此不須扣緊雨傘運動的時間,不須問是不是九月之後才加進去,《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2014)已經有,最近的電影更加見到他們很用心的將本土元素放進去。


續:
2015港片現象初探(下)

附加檔案大小
TheTakingOfTigerMountain_1.jpg94.58 KB
TheTakingOfTigerMountain_2.jpg154.71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