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啦啦兵團》の鬪魂



典型的奮鬥故事方程式:知遇,開始,失敗,跌倒,站起來,努力練習,尋到真諦,圓夢。同樣的故事,如何發揮成為關鍵。真人真事改編的《去吧!啦啦兵團》沿用奮鬥故事方程式,優勝之處是人物互動和日本式的團隊精神。

一收一放的尋夢故事架構

不少奮鬥故事以圍繞主角如何突破提昇其技藝為故事框架。參與者只有技術,不足以成為王者,還要有將技術提昇到「道」的層次才能大放異彩,而這類奮鬥故事的架構大多不離主角修煉成道的「收」和「放」故事。浪蕩的天才,或受到打擊的前王者,多是收的套路,將放逸蕪雜的習慣或生活,透過艱苦的訓練變成精準的技巧和道,不少動漫如《男兒當入樽》的櫻木花道,便是關於他們收的修煉故事。放的故事,主角則通常是非常努力的習藝者,他們要突破的不是技術,而是釋放情感,將之融入技巧,提昇成藝,《黑天鵝》(Black Swan, 2010)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去吧!啦啦兵團》沒有將收與放的故事落在單一成員身上,而是分散到不同團員的小故事內。

每位成員都有優點,也有缺點。主角阿光(廣瀨鈴飾)有自然的笑容和鼓舞隊員的能力,但舞姿生硬,欠缺爭勝向上的鬥志,在影片中她收起事事無所謂的心,終能抓住要登峰的鬪魂。隊長彩乃(中條彩未飾)舞技卓越,並具認真努力的堅忍精神,責任感很強,赴美一役,她領悟到成就大業,有時需要放手,輕鬆面對。阿唯(山崎絃菜飾)是個「獨家村」,不愛說話兼笑容欠奉,但卻是隊中 Hip Hop 舞技最好的隊員。富田望生飾演的「重量級」成員是名欠缺勇氣和自信的舞者,但卻是個扛起家計的好姐姐。兩人在舞蹈的訓練中也找到自己的位置,並藉此重尋勇氣,改變原本孤獨無助的困境。然而眾人的改變不能單靠個人的力量,日本文化特別重視的團隊精神起了關鍵的作用。

團隊精神在於心

Team building 不是花幾千塊,上一兩個課程便能掌握技巧,更重要的是團隊一眾成員的心是否能聯繫起來,這全在於核心人物有沒有一顆真誠的心作為凝聚的點。導演固然將一群少女跳啦啦隊舞的比賽表演拍攝得懾人心弦,觀眾看後也想隨之起舞,但整齣戲最憾動筆者的場面卻是舞台下以跳舞作為橋樑,彼此交心的一幕。首場比賽演出一團糟,成員羞愧離散,仍熱愛啦啦隊舞蹈的主角阿光與彩乃為了召回成員,逐一尋訪她們,二人第一個找的是阿唯。

阿唯在入團前常獨個兒在街頭跳 Hip Hop,入團後,阿光是唯一會主動與她溝通和伸出援手的人。阿唯失落於比賽後,這夜又獨個兒在街頭跳舞,阿光尋至,明知阿唯不善言辭,故不以言相邀,只無聲地融入阿唯的舞步中,然後彩乃見到阿光的行動,明白其動機亦隨即加入。三人很有默契地共舞,舞姿妙曼,阿唯感到以舞蹈作交流的愉悅,會心微笑。筆者不懂舞,但覺得這場舞比起比賽華麗炫目的場面更精彩,因為舞步輕柔,感情濃且深,能體現女性的柔美和女性之間交心的情誼,比任何勵志電影的對白更富打破人與人之間隔膜的力量。平輩的相互支持是影片的支點,激發團員的鬪魂則是她們的「魔鬼教師」之責。


登峰の鬪魂

雖然影片以「魔鬼教師」來宣傳天海祐希飾演的早乙女老師,但她在影片的前半部只是一個袖手旁觀者,一點魔鬼感覺也沒有,只空談她那「遠大的目標」,欠缺立體的描寫,是影片較失色的角色。在阿光訓練受傷後,她的角色才開始有戲,成為肩負操控局面的領導者,在關鍵時刻,不讓阿光參加全國賽,又在美國錦標賽決賽棄用彩乃,大膽起用阿光做中心表演者,以激起阿光的鬪魂,以及由她所帶起整個團隊的凝聚力,讓團員們明白誰能最後站在台的中央位置沒有人知道,只有所有團員都以跳中央位置的心盡力演出,並與所有團員配合,才有達成夢想的可能。早乙女老師的苦心一直不被理解,只有團隊登峰看到那「風景」後,她們才能真正明白老師所做的一切。這種對老師的信任和團隊之間的互信,或許正是日本人拍這類充滿正能量電影特別令人信服的「魂」。

附加檔案大小
LetsGoJets_1.jpg275.25 KB
LetsGoJets_2.jpg265.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