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喬望尼》:2065個算多嗎?new



在列波萊羅(Leporello)整理的「獵艷目錄」,他的主人唐喬望尼(Don Giovanni)在五個國家曾睡過2065個女子。到底要幾多時間才能有這「偉績」?假如一星期一個,要用四十年,一星期兩個,要二十年。

換算成密度,2065個又不是那麼天方夜譚。假如從唐喬望尼所唱的「香檳詠嘆調」中,「明早你可以幫我加十人在名單」,以及「目錄詠嘆調」所說,喬望尼求量不求質,要在盛年未過便睡二千個女人,確實「不是夢」。劇作家(即是作詞人)達龐迪(Lorenzo da Ponte)的神來之筆,莫過於為唐喬望尼的「戰績」加上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數字,尤其是西班牙的1003人。


不過唐喬望尼這人物,甚至歌劇中許多情節(包括「獵艷目錄」)都不是達龐迪的原創。「喬望尼」Giovanni 即是意大利文的「約翰」,達龐迪把故事放在西班牙西維爾,「約翰」的西班牙文就是 Juan,「唐喬望尼」即是情聖「唐璜」,「唐」是用來尊稱貴族男士,不是個名字。

一如浮士德是來自德國傳說,並非由歌德所原創,唐璜也是從民間傳說溜進了戲劇及文學。達龐迪以前最有名的《唐璜》作品,乃是法國莫里哀的1665年戲劇,許多在歌劇有的元素,例如唐璜及隨從、艾維拉(Elvira)、石像從地獄回來報仇,都見於莫里哀的戲劇。《一僕二主》的劇作家果多里(Carlo Goldoni)於1736年寫過一個版本,英國詩人拜倫也寫過一套《唐璜》史詩,但在他1824年死時仍未完成。

唐喬望尼寫自傳?

莫扎特與達龐迪的《唐喬望尼》於1787年在布拉格首演,但在同一年的年頭,卻有另一齣《唐喬望尼》歌劇於威尼斯首演,它的作曲家是 Giuseppe Gazzaniga,劇作家是 Giovanni Bertati。沒聽過他們的名字?絕對正常。因為他們在音樂史上的意義就只是「另一齣《唐喬望尼》的創作者」。

威尼斯不單是約瑟盧西(Joseph Losey)這個電影版本取景地之一,亦正是達龐迪的家鄉。達龐迪是猶太人,做過天主教士,不過他實為「酒肉和尚」。去到1779年,他三十歲,被控納妾及拐帶婦女,罪成而被逐出威尼斯十五年。學者比較 Bertati 及達龐迪的版本,相信達龐迪確實有借用 Bertati 的版本。不過達龐迪青出於藍,例如「獵艷目錄」中,Bertati 只是很籠統地說這裡一百個、那裡一百個而已。

達龐迪風流到可以被人逐出家鄉,由他來寫唐璜/唐喬望尼當然夠說服力。不過他的風流逸事,相比起一個比他年長二十四年的好友,只是小巫見大巫。這人就是「情聖」卡撒洛華(Giacomo Casanova)。戲迷可能會記起費里尼1976年的一部大製作,就是拍這情聖的傳奇一生。

卡撒洛華的自傳分成十二冊出版,排版密一點都有四千頁。卡撒洛華沒有講明他一生睡了多少個女人,但從全套自傳的內容去數的話,大約有一百三十人,遠遠不及唐喬望尼。不過唐喬望尼說:「女人對我來說比麵包及空氣更重要」這一句,卡撒洛華就跟達龐迪說過類似的話。


更有趣的是,莫扎特和達龐迪寫《唐喬望尼》時,卡撒洛華就住在布拉格,莫扎特和達龐迪於年頭去過布拉格,六十二歲的卡撒洛華有和達龐迪聚舊。達龐迪和莫扎特在維也納完成劇本,莫扎特於十月先到布拉格準備當月的首演,他除了在布拉格趕起音樂(序曲在首演當天才寫好),也對劇本作了些微改動。

達龐迪於十月只在布拉格數天,沒有留到首演,所以有人懷疑卡撒洛華曾經協助莫扎特改寫「自己」的歌劇。即使有一份卡撒洛華的親筆手稿,是第二幕其中一場的另一版本,但沒有證據證明這是他的原作(可能只是抄寫達龐迪的草稿),或者完稿中有卡撒洛華的改寫。不過,卡撒洛華是首演的座上客,是無可置疑。

賤男何其多

莫扎特及達龐迪筆下的唐喬望尼我行我素、不怕鬼神的個性,令不少大文豪刮目相看。歌德憑此齣歌劇,認定只有莫扎特才適合把《浮士德》寫成歌劇。擅寫神怪故事、《胡桃夾子》故事原作者荷夫曼曾以筆名撰寫短篇小說《唐喬望尼》,故事中的敍述者看過此劇後,憑音樂堅信開場時唐喬望尼確實姦污了安娜,而安娜去到歌劇結尾仍對他念念不忘。

丹麥哲學家齊克果的鉅著《非此即彼》中,有一篇數十頁的論文《情色的即時階段或音樂情色》,將《唐喬望尼》捧成最偉大的音樂作品。齊克果借此歌劇闡釋他的藝術觀,和認為唐喬望尼的濫交是對理想的追求,重複和女人睡第二次就會令歡樂減退,所以要不斷找新對象。十九世紀的作家或思想家,總是那麼轉彎抹角,不去直說羨慕情聖的艷遇。

現代人傾向會用性開放、一夜情,甚至SP(男女之間純肉體交往)的角度去理解唐喬望尼的濫交。不過劇中我們看到他如何哄騙瑟蓮娜,艾維拉亦敍述了被欺騙的經過,唐喬望尼都是以結婚作承諾,女方其實不是一夜情或SP那種只求一晚或幾晚的肉體歡悅,而是以為可以嫁個有錢人才奉上肉體。


那麼,唐喬望尼是否和我們離開很遠?正好相反。不少香港人都會覺得情場賤男,就是一腳踏兩船、婚後出軌之類,但其實有不少男人正是做着和唐喬望尼大同小異的獵食行為。不需要做富二代,只要有稍為吸引的工作(例如甚麼師、公務員之類),開車接送,再加上自置物業(仍未供斷亦可),甚至是自己租屋住,都足夠令不少香港女性上當,因為相信對方有能力結婚。

過了一晚,賤男便逃之夭夭,再找新獵物。傻女「被一夜情」,又很少會像艾維拉般大肆張揚。這種只求在最短時間有男女關係,然後離開的男人俗稱「搵食男」,更俗的潮語就是「呃蝦條」,取代了昔日的「趙完鬆」。有潮語,可見現象並非罕見。

現在有交友app,一晚要識幾個異性不成問題,去一次極速約會,「筍盤」要拿十個女人的電話號碼不難。還記得剛才2065人的數字要多久達成?一星期兩個的話只用二十年。對「食家」來說,唐喬望尼的戰績不算遙不可及。

附加檔案大小
DonGiovanni_2.jpg332.42 KB
DonGiovanni_3.jpg217.7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