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道龍虎榜》── 懷舊怪雞,怪得有理



導演:杜琪峯
編劇:游乃海、葉天成、區健兒
演員:古天樂、應采兒、郭富城、梁家輝、張兆輝、盧海鵬、蔡一智

 

杜琪峯又有新作,不出一個月,隨《大事件》之後,來了《柔道龍虎榜》。杜琪峯創作的巔峰期,持續經年,而當中每一部電影都言之有物,實在是一種難度,彷彿對三數年仍未有新作的明星導演當頭棒喝。


如杜琪峯在各大媒體的說法,《柔道龍虎榜》說一個有關「撻得低要起得番身」的故事,題材可取,很有勉勵香港社會的一番心意,箇中的人文關懷,甚具黑澤明俠仕世界的精神。當然,看畢全片,我得承認故事真的簡單,而且結構可謂單薄,但我對它的評價,絕不如石琪在《明報》(711)所言的「劇情停留於懷舊、諷刺與感觸……亦缺乏凌厲武打,看來過於散漫,成績不符理想」。石琪也許真的言重了!如此一篇「多懷舊怪雞,少緊湊劇力」的主題文章,便把杜琪峯的作品評得尷尷尬尬;對此,我有話說。


散漫是主角視點

 

《柔道龍虎榜》中的司徒寶(古天樂飾),因自知將會失明而走上頹廢嗜賭酗酒生活,故事由他的視點出發,遇到的人物有陽光燦爛的小夢(應采兒飾),亦有熱愛對打的Tony(郭富城飾);司徒的潦倒、小夢的蠻勁、Tony的跳脫,個性形成強烈對比,然而其中的共通點,是對目標堅持追求,只不過,司徒因將近失明而沉溺,要靠小夢與Tony導航,尋找方向。司徒寶的角色,會是《暗戰2》中林雪所飾的配角延伸,他在《暗戰2》裡也是欠債嗜賭,幸得魔術師鄭伊健的公字擲銀遊戲,回頭是岸;今趟小夢與Tony扮演魔術師,繼續遊戲。

 

司徒寶的視點,貫通全片,或明或暗的場景,或清晰或朦朧的對焦,是盲目,也是麻木;至於緩慢的劇情發展,拖拉的人物關係,也是因為司徒寶的迷糊。當然,電影後半段由司徒寶醒悟的一刻忽然變得輕快,主角面上有笑容,柔道場館有陽光,然後大小人物都總會在路上跑跑跳跳,長街轉角,更有「轉個彎便看到新景象」的風光。花點眼力,必定可看得出導演有心待司徒寶醒悟的一刻,才把他「轉過長街」的場景拍下來,前半段的搶錢還債,又或逃離賭檔,其他角色或有轉彎抹角,唯獨他背向鏡頭,似往前走,卻失去方向;下半段醒悟的一剎,他走在街上,鏡位略有調校,長街轉角清晰可見,重新上路。由此去想,本片的故事安排、場景配合與拍攝技巧,都看得出為著貫徹題材概念,下了工夫。如果只說電影散漫,而忽視了散漫也是因主角視點而來,讓觀眾「親歷其境」,分析便看似並不全面。

 

故事的其他人物,有張兆輝「飲茶」、「隻揪」,盧海鵬寧死比賽,梁家輝只出一招,都同樣表現熱愛柔道;蔡一智的智障角色,更是神來之筆,稍有風吹草動便會自動埋位,字正腔圓唱來《柔道龍虎榜》電視劇主題曲,還要做姿三四郎,興致勃勃。他們的存在與否,又或如何存在,對劇情不會有大影響,卻能鞏固對堅持理想的刻劃,有強化司徒寶決心的作用,突出他的視點。

 

懷舊是從來怪雞

 

杜琪峯勉勵年青導演,說要闖出新路,必要「回歸基本,再在基本中找出新東西」(見76《經濟日報》),我想這不單是對電影新人的勸告,更是對香港社會的感言。回歸基本,是杜琪峯對舊事舊物的嚮往──對現狀不滿,自然會回想過去,重尋理想,所以在他心目中,有黑澤明。香港人亦愛懷舊,因為香港社會的確不濟,所以電影的懷舊論述在過去十多年可以持久不衰。懷舊從來都是怪雞產品,問題是如何懷舊,方能貫徹今日需求,怪得有理。2004年頭的《鬼馬狂想曲》和《見習黑玫瑰》,在笑笑鬧鬧中是怪雞,滿足不同人的脾胃又是事實,但我不怕直言它們的懷舊有沙石,未必能道出今日的問題,情況如許冠傑的04繼續演唱會,教人聽到過去餘音,卻未敢為前路譜曲,只得勉力微笑。

 

《柔道龍虎榜》的相異之處,是它以懷舊承載理想,真的利用懷舊作為一種形式,道來今天的香港故事,講頹廢,談理想,也唱出堅持與再生。香港人如司徒寶,迷迷糊糊,所欠缺的,可能只是一刻的醒悟;比較無奈的是香港人迷糊的路途,特別漫長,難有「轉過長街」的一刻,然後再現色彩。香港人不怕像司徒寶一樣站在街角派傳單,反正怪雞工作能屈能伸,是香港人的能耐;問題是,單純地緬懷過去,未必可捉緊現在,卻變得盲目又麻木。杜琪峯應該捉到了,他的七十年代,是懷舊,卻不純然怪雞,而是形式與主題結合的創作。

分類:

回應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位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更多關於格式選項的資訊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