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魚》:愛心、童心、良心、初心



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導演:周星馳(《美人魚》)

周星馳近十年的合拍片作品,《長江7號》(2008)的喜劇色彩稍淡,香港文化特色也見收斂,《西遊‧降魔篇》(2013)沒有周星馳的演出,而影片也不過是西遊系列的引子,《美人魚》卻是港式喜劇的強勢回歸,影評人奇愛博士的〈我猜你們大多根本沒看懂《美人魚》﹕周星馳的香港意識〉和 Lo 的〈美人魚與盧亭的不同下場〉兩文,都突顯片中呈現出的香港文化身份。

顯而易見,《美人魚》的地下水世界和人魚族,都可視為香港的隱喻,一邊的暴發戶心態土豪和冷面女商人,以無情發展為綱領,以自我為中心,另一邊的人魚族以奇謀計策應付。土豪及人魚族的族群衝突,正好折射出中港之間的矛盾,以至價值觀的對立。

周星馳的風格痕跡,以至香港喜劇文化特色,滲潤《美人魚》的每一個段落。《美人魚》是一個土豪懺悔的故事,觸及當下中國十分嚴峻的環境保育問題,反思缺乏平衡心態下的全面發展,人心和環境的扭曲異化。而《美人魚》也是人魚的愛情故事,全片有童話式、卡通化、漫畫般的嬉鬧故事,展現出天真童心與自省意識,足見創作人毋忘初心。

《美人魚》展現了現代世界的進步觀念,凡事以錢為中心,卻落得內心空洞化,而人魚族的世界就以自然為中心,喜劇笑料層出不窮,脈脈溫情之中,也埋藏著抗爭意識,一招美人計,正好帶來兩種世界觀的正面碰撞。

《美人魚》的要旨是回到愛心、初心、童心與良心,美人魚珊珊是有道德和愛心的人魚,她身處不道德的社會,在關鍵一刻背叛族群,不殺土豪劉軒,電影突顯出個人的愛與族群的恨,同時又有內心的信念和愛心(「愛是包容與忍耐,永不休止」)。另一邊廂的劉軒卻因為紀錄片的殺戮影像,解除與女商人的欲望牽連和商業勾結,因為影像而撤回聲納計劃,在愛心與童心的力量之外,創作人也展現出影像的力量。《美人魚》也當然展現出喜劇的力量,扭曲變形再現的奇幻世界,折射出當下現實的眾生相,而人與魚的和解,是希望所在,但前提是自省和行動。

《美人魚》俯拾皆是的周星馳式無厘頭笑話,加上香港文化符碼(例如在遊樂場裡,美人魚與劉軒對唱《射鵰英雄傳之華山論劍》主題曲〈世間始終你好〉;人魚師太由鄭成功、鄭和竟然說到鄭少秋),在合拍片的格局下,周星馳展現出意料之外的喜劇能量,游刃有餘。《美人魚》甚至接駁到《少林足球》(2001)的絕處逢生,《功夫》(2004)的浴火重生、《長江7號》的童真目光、《西遊‧降魔篇》的捨身大愛等主題,《美人魚》將沉重的犧牲精神和輕鬆的喜劇胡鬧,都發揮到極致,無疑是周星馳近十年的代表作品,為港式喜劇文化再度吶喊助威。

【載於《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