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被歷史淹沒的名導──洪仲豪new



一般的觀眾可能對洪仲豪不太認識,他跟同父異母長兄洪深和胞弟洪叔雲同樣也是能編能導的電影名導。不太認識三位「洪門兄弟」也不出奇,但必定認識同樣是導演的洪仲豪長孫洪金寶。早於默片時代洪仲豪已經以原名洪濟在上海拍攝電影,首作為《實業大王》(1927)。與默片名武俠女星錢似鶯結婚後,便與妻子創辦金龍影業公司,後受邵氏兄弟的老三邵仁枚之邀,來港協助天一港廠拍攝電影的工作。洪仲豪來港後,天一港廠易名為南洋影片公司,洪亦開始其粵語片導演生涯。


《石鬼仔出世》(1949)

根據一則1938年的電影廣告,當時他已導演了七十餘部電影,還未計算他1939年拍攝的23齣導演作品。如廣告沒有誇大的話,洪仲豪戰前已導演超過一百齣電影,而1939年是戰前的香港電影出品的高峰期,年產量也只不過是127,可見洪仲豪拍片量應是冠絕華南。不只製作量驚人,據當年的報導他的影片也甚受普羅大眾的歡迎,十分賣座。雖然洪仲豪作品甚豐,但一直沒有人整理或研究過他的作品。其中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是他的港產作品只剩下香港電影資料館館藏的《李元霸》(1949),但該片因片質問題未曾公開放映過。直至2012年,資料館從美國尋回一批三、四十年代的電影,當中竟有兩齣洪仲豪導演的電影。近日資料館「尋存與啟迪3」節目選映了其中一齣洪仲豪的導演作品《石鬼仔出世》(1949)(另一齣未有選映的是《竹織鴨》[1939])和他作顧問的電影《歸來燕》(1948),是近年首次放映的洪仲豪作品,彌足珍貴。

洪仲豪對粵語片的貢獻不僅僅是產量,還有不少具開創性的製作特色,這方面不得不感謝他的妻子錢似鶯。錢似鶯自小熱愛功夫,因而被製片家邀請拍攝武俠片,成為默片時代最早的武俠片女星。洪仲豪替南洋拍攝電影期間,與從上海來港的邵醉翁不合,於是決定自立門戶。夫婦二人正躊躇該拍甚麼電影,納悶間二人不會粵語也往看粵劇,看的正好是新馬師曾演出的《鍾無艷》,劇中有不少打鬥的場面。新馬師曾身手不俗,且個子瘦小,引起熱愛功夫的錢似鶯的注意,於是向洪仲豪提議開拍方世玉影片,並親自往後台游說新馬師曾演出。因此新馬師曾主演的《方世玉打擂台》(1938)成為洪氏三興貿易公司的創業作,也是新馬師曾首度亮相銀幕的作品,又唱又做,影片十分賣座,新馬師曾也因而走紅。當時的影片廣告更稱影片特聘二百餘名武術專家作武術指導,實屬罕見。三興公司亦成為戰前粵語片的「武俠片大本營」。

雖則《石鬼仔出世》是戰後的作品,也能窺見洪氏作品的特色,改編自粵劇觀眾熟悉的「江湖十八本」劇目,影片集武俠、歌唱、奇觀式特技等多項娛樂元素,年僅十歲羽佳演出生動可人,更是影片的亮點,而敢於用新演員也是洪氏夫婦小本電影公司的經營策略之一。戰後,新馬師曾已大紅,洪氏夫婦的小公司請不起他,夫婦又到戲院看粵劇,這次發掘了石燕子,同樣演方世玉。後來市場被國語片佔去,他們又聘林蛟和于素秋準備開拍《荒江女俠(一集)》(1950)。由於當時沒人認識林蛟和于素秋,加上正值粵語片賣座不及國語文藝片理想之際,因此沒有戲院願意放映,最後他們以包底的方式讓電影上映,結果大賣,連拍三集,兩位主角也因此走紅,院商、演員、洪氏夫婦皆大歡喜。

除武俠片外,改編耳熟能詳的民間故事,又或改編受歡迎的舞台名劇、上海電影等也是洪仲豪的製作策略,這些改編作品優勝之處是經過市場考驗,也容易理解,再加上一些如飛天、女星出浴、打鬥等奇觀式的噱頭場面,對粤語片目標觀眾平民百姓具特別的吸引力。同時洪仲豪與幾位能編能導的導演洪叔雲、馮志剛、尹海靈、楊弘冠緊密合作,令他的年產量提升不少之餘,仍能保持質素,如他1939年的23作品中,14齣影片便是與他們合導的成果。

洪仲豪的製作效率高亦跟他的導演能力有一定關係。據說他導演不需要劇本,拿著一張最簡單的分場表便可以開廠,不只對白和鏡頭都可以臨時定,故事和劇情也可以即席想出來,可見即興的製作模式並不是始於戰後的香港電影業。筆者估計洪仲豪能即興製作,一方面因他的製作經驗豐富,對電影製作流程、分鏡等工作十分熟悉,另一方面因他的作品中不少為民間故事、歷史傳記或古典文學改編,具文學修養的他對人物角色性格和故事情節的細節早已背誦如流,非一般粗製濫造之徒能仿傚。洪仲豪的作品風格正好反映當時的文化和一般市民最喜愛的戲劇口味,非一般手執筆墨之輩動輒以國家民族、社稷大義作標準所能觸及。故此,他的生平和作品更值得再深入研究和細讀,別讓這位戰前電影業名導被淹沒在歷史洪流之中。

附加檔案大小
BirthOfKiddyStone1949.jpg233.3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