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間道III終極無間》中尋找出口



放大

劉健明、陳永仁、楊錦榮,三個香港仔。《無間道》裡,80、90年代港產片式臥底(雙重效忠者)陳永仁以死成全了00年代新派臥底(反轉來臥)的劉健明,讓他有自由選擇的機會,可惜劉健明到《無間道III終極無》時,仍是無法過根本不須當臥底的楊錦榮那一關,始終尋找不到出路,被困在醫院外的草地。

其實劉健明有出路嗎?有,有兩個可能性。

第一個是由《無間道III》中陳永仁的平衡敘事所提供的。

放大

《無間道III》的首、尾場都是從陳永仁的觀點去敘事,確立了陳的敘事線乃獨立存在的,並非由劉健明的觀點衍生出來。將劉與陳的敘事線平衡放置在一起,就可以得出一個由《無間道》到《無間道III》再返回《無間道》的循環結構。

陳在《無間道》的終點是浩園草地。他無法將敘事延續下去,但劉可以。在劉的帶動下,陳的敘事可以在《無間道III》中回捲一年再來一次(《無間道》浩園戲為陳死後六個月,《無間道III》頭場為陳死前六個月,合計剛好一年)。來到《無間道III》的尾聲,劉的終點是醫院的草地(劉、陳的終點皆是一遍草地,天堂與地獄,只有三枝旗的「光榮」和兩個女人的「噩夢」之分)。雖然劉再無路可行,但陳的敘事還未完。敘事跟隨陳上 Hi-Fi 舖,陳又可帶劉重回《無間道》的敘事了。這一次,是劉回捲兩年再來一次。

如是者,劉、陳的平衡敘事,可以永恆地 I→III→I→III的循環下去,永無出口。但若果你相信《偷天情緣》(Groundhog Day,1993)的主題,出口卻總會有一天出現,因為在同一個敘事重複又重複的過程中,總會有一些細節起了些微的變化,直至磨出一個缺口出來。只要有重複的機會,就有希望。

第二個出口的可能性,直接很多,就是寄望下一代。八大影帝的角色,六個死了,一個被困,剩下一個「影子」,三個妻子,一個情人,兩個女兒,和一個BB。倪永孝的女兒與倪家一同去世了。嫁了人的阿 May 帶著不會姓陳更不會姓倪的女兒,黃太帶著姓黃的女兒,再加 Mary 和李心兒──「影子」之下,就是一個女兒國。若要重新建立男兒系統,一切希望都在Mary那個性別被隱藏的BB身上(「乜都可以分,BB唔分得」、「BB識得叫爸爸喇」)。

沒有明確表明BB的性別,正道出這個可以是出口亦可以不是。若果BB是女兒,女兒國就沒有出口了。若果BB是兒子,那麼他就可以重新為劉健明再活一次,再選擇一次。希望是存在的,但不是絕對的。再者,Mary 是單親媽媽還是改嫁了也是未知之數。BB即使是兒子也未必姓劉。男兒系統的重建所象徵的自我肯定和身份確立,就繫於這薄弱的一絲希望上。

一個《偷天情緣》的寄望,一個BB的性別與姓氏,為被困醫院草地的劉健明提供了可能性。無論劉健明跨不過楊錦榮而自製困局是代表著香港人已知的03年歷史,還是香港電影業未知的未來,《無間道III》在赤裸裸地道出一切皆幻象,"we ain't out of it yet" 之餘,仍是相信香港人/電影人有出路的。即使出口並非今天看到的那一個,我們永遠可以再來一次。又或者,能夠承上的下一代,始終會出現。

其實劉的名字,由《無間道》的劉「健」明(片中工作證、片尾字幕及所有官方宣傳發佈),變為《無間道II》、《無間道III》的劉「建」明(片尾字幕及所有官方宣傳發佈),也反映了創作人在《無間道》與《無間道II》、《無間道III》之間的心態轉變,由對未來充滿信心(健康光明╱明天),變為對未來存在寄望(建造光明/明天)。《無間道》的明天是健康的,只要你行前去拿就可以了。《無間道II》、《無間道III》的明天卻需要你自己親手去建造出來,才可以享有。既然為了要「孝」的年齡比「仁」大,而安排倪家兄弟排名次序為義、孝、忠、仁都可以(倪坤幫每個兒子改名時可算沒有甚麼長遠計劃),而陳永仁更加可以有三個出生日期(電腦螢幕、墓碑及官方發佈)和兩個墓碑(《無間道III》採用了《無間道II》的墓碑設計,為陳永仁重新做了一個有徽章並換上紫荊版的墓碑,不過黃志誠仍是用《無I》那個舊的),劉健明暗中改一改名又算甚麼呢。

兼談小說版的改編

《無間道III》的小說改編版雖然為下一代的疑問提供了很明確的答案,但那始終不屬於電影的文本,不能混為一談。再者,讓女兒國中的女人帶著她們的劉磊落(生於《雷洛傳》年代的警察劉德華,做人的確暢快很多)、陳詠茵(與父親一樣叫 Chan Wing Yan)和黃深秋(生於五月的女兒,是預知父親會死於深秋,還是借了演員名字一用?)跑來跑去,又安排劉健明在醫院的唯一願望是得到妻子 Mary 的原諒,更向《天才與白痴》致敬,將摩斯密碼從男人溝通工具變為夫妻溝通和女人溝通的工具,實經已偏離《無間道》的純雄性系統。依據電影版的傾向,雄性系統中的結,始終要在雄性系統中解(劉偉強在電台節目中曾被取笑他重看《教父》時,每當戴安姬頓出場就借機去廁所)。

不少人相信正因為《無間道》是男人戲,所以才會吸引女觀眾。我贊同這看法,甚至相信《無間道》重新喚醒了女觀眾看「欲望對象電影」的傳統,逆轉了之前追求鄭秀文式「代入電影」的口味。女觀眾看《無間道》,未必需要尋找代入位。劉嘉玲與陳慧琳,是男觀眾的欲望對象多一點。我不知道兩本小說改編如此放大女角,是否能夠取悅男讀者,又或者女性當讀者時是否比當觀眾時更需要有代入位,我只知道韓琛、黃志誠、Mary 的青梅竹馬三人行,和 Mary 一句「我原諒你」劉健明就可以安詳地斷氣,對整個《無間道》的雄性系統所造成的破壞。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附加檔案大小
ia3table.jpg111.84 KB
ia3graph2.jpg161.9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