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與現實──《潛行凶間》



《潛行凶間》(Inception)的故事來龍去脈複雜糾結,令人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但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畢竟是敘事的高手,故事設計總算清楚而且條理分明,他用高深的概念讓觀眾迷失一會,又在適當時候較淺白地闡釋分解,令人不住地在疑惑與理解、問題與答案之間上上下下,加上扣人心弦的配樂、一眾明星的投入與演技、精心的場景設置,是的,《潛行凶間》是刺激緊張的視覺旅程。


《潛行凶間》的參照作品太多了,從 Francis Bacon 到 M.C. Escher 的畫,由《大國民》(Citizen Kane,1941)到《不赦島》(Shutter Island,2010)難以盡錄多部聚焦心理和意識的電影,兼且打通盜賊電影(Heist Movie)與科幻動作片(Sci-fi action)兩種不同類型,路蘭更在訪問中坦言受阿根廷作家波赫士(又譯博爾赫斯,Jorge Luis Borges)的影響,夢中有夢、夢中塑造出現實的想法大概來自波赫士的短篇小說《環形廢墟》(原載於《小徑分岔的花園》,後收於《虛構集》)。然而電影有充份新意,就是倚靠一個獨特的新奇想法──專家能夠潛入他人的夢中偷取秘密資料或植入意念。路蘭不單想得出,而且拍得到。

電影中的專家 Dom Cobb(Leonardo DiCaprio 飾)本來要竊取富商齋藤(渡邊謙飾)的機密資料,但計劃失敗,齋藤知道 Cobb 身有罪名但很想回美國一家團圓,齋藤就以此作報酬,吩咐 Cobb 將解散企業集團的想法,植入商界對手 Robert Fischer 的腦中。Cobb 和他的助手Arthur(Joseph Gordon-Levitt 飾)邀請了夢境構想者 Ariadne(Ellen Page 飾)、偽冒者、藥劑師,加上齋藤,組成六人植入意念的小組,在飛機上施藥,將 Robert Fischer 帶到他們共享、由 Ariadne 一手設計的三層夢境中(包括城市、酒店、雪野),同時令 Robert Fischer 一步一步認定父親對自己感到失望,進而認為父親不要他承繼產業,要他自己打拼。整個過程非常概念化,但電影是具體影像化的,路蘭總算成功地讓概念實現為視覺空間,打開了人類尚待開發的潛意識的無限想像,意念與影像徹底結合,蔚為奇觀。但這樣就足夠嗎?


電影中另一主線是 Cobb 和他死去的妻子 Mal(Marion Cotillard 飾),他們曾同在夢境的深層,但後來 Mal 模糊了夢與現實,終於自殺身亡,這一事件令 Cobb 留下了深刻的心理創傷,形成了罪咎感。Cobb 相信偽冒者能完成植入意念任務,他進入第四層夢境(Cobb 的家園),面對夢中的亡妻,拒絕了她,更進入第五層夢境(齋藤的城堡),拯救沉溺在痛苦悔咎的衰老的齋藤(他在植入意念的行動中面對 Robert Fischer 的心理防衛反擊,變得虛弱)。面對罪咎和無法回轉的悔恨,Cobb 堅定認為人不應沉溺,應該回到現實、直面生活,以至於重返家庭,肯定倫理的責任。

《潛行凶間》以夢為核心,但終於也倒過來肯定現實,矛盾就在於電影建構出細緻的夢境、五層夢境的故事,但路蘭的最終見解卻是回到現實去吧,停留在虛幻夢中是危險的(片中的矛盾結構具體呈現為無出路的楷梯)。從外在景觀回溯入內在深層,電影一下子變得稍為貧弱了,沒有甚麼超越的力量,也沒有道德的黑白交戰,現實成為唯一出路。電影的拍攝技術和心理意義描寫都很高明,但人物和情感描寫、存在反思相對上處於弱勢,我認為《潛行凶間》沒有超越《蝙蝠俠──黑夜之神》(The Dark Knight,2008)驚為天人的水平,電影是佳作,但絕不是經典。

片中那圓形的陀螺是分辨現實和夢境的工具,在夢中可以不停地轉,在現實中必然會停止,陀螺代表著判斷的依據,而我更願意將陀螺設想為生命、時間和世界的象徵,運轉前行的力量令它在一瞬之間體現出永恆的姿態,永無止息地循環往復,但能量耗盡以後,就會停下來,而這也算是現實的一面。

附加檔案大小
Inception_1.jpg40.55 KB
Inception_2.jpg119.05 KB
分類:

回應

"真實中有夢, 夢是真實的"...

"真實中有夢, 夢是真實的"... 所以就算是"現實"與"夢境"都沒有分別, 唯一的分別在於個人的想法, 只要你接受了, 什麼都會變成真實, 相反, 你不接受的都是夢境... 所以結局其實在"現實"和"夢境"都是個人的思想, 只要你喜歡!!!

我看你已經分不清夢境與現實了

我看你已經分不清夢境與現實了, 你這個見解有點危險, 就像戲裡主角的妻子, 認為世界只有自己, 沉溺當中, 只要自己喜歡就不想回到現實。生活在自己的記憶當中。

就是分不清

Christopher Nolan 高手之處就是要令觀眾分不清夢境與現實的界線,最後似真如虛,似是如非,令不同的人做出不同的解讀,喜歡有結局的人相信有結局,喜歡繼續潛行的繼續潛行,這也是導演帶給觀眾的樂趣。

Inception: 有一件事總算真相大白

雖然現在可能已沒有那麼多人談Inception, 但還是想說。因dvd已出了,現在很清楚看到一件是: Cobb的兒女的服飾是前後不一樣的。回憶中的女兒是穿全紅套裙,但而結尾中女兒的套裙是白袖的。而兒子雖然仍是格子衫,但回憶中的兒子正中間的間條是較闊的,而結尾中格子間闊則較平均。
當然認清小孩服飾亦不能就此証明Cobb是回到現實(雖然我比較傾向)。只是在之前這點亦為討論的論據,現總算弄明白。

有沒有留意桌上的陀螺, 兩個問題

但係你有沒有留意桌上的陀螺, 是一直沒有停止?
之前他的陀螺只轉了兩三秒便停止或東倒西歪, 但他由開始到望女兒, 到他已忘記陀螺, 再步出房門, 何只三秒? 到黑幕, 陀螺是一直沒有停止, 所以導演的伏筆, 反而提出了兩個問題, 1:他可能仍在夢中?
2: 拯救衰老的齋藤前, 他是否已落入了自己希望回家的混沌空間?
而齋藤一直沒有給拯救....

我同意你的講法.相信佢已落入了自己希望回家的混沌空間, 但

我同意你的講法.相信佢已落入了自己希望回家的混沌空間,
但問題係佢最後唔走,留低.但唔到佢唔醒,因為棟大廈會塌陷,
佢亦會醒來.有無人可解答到?

現實與夢...

現實世界以鎮靜劑入夢很合理, 每次以不同人帶領其他人進入另一層亦免強成立, 因為我認為人由現實進入夢境後, 雖然可能自身會出現夢中有夢, 即電影所說多層夢境, 但現實進入夢境只有一次, 之後只會出現夢境進入夢境, 再夢境進入夢境... 一夥人一齊由現實進入夢境時, 鎮靜劑是從現實世界真正注入人體影響大腦, 這是第一次及唯一一次真正鎮靜劑注射, 因為入夢後, 夢中任何藥物鎮靜劑只是虛疑幻想, 幻想的又何來能當成實質注射, 沒有實質或額外藥力, 又如果能由一人以幻想藥力於同時間去控制和蒙蔽他人超脫一層夢境再進入另一層夢境呢 ! , 假設第二次注射是較準時間從現實世界同時加強藥物劑量, 但時間/身體對藥物反應/不同人體質出現的不同抗藥性或過敏性/過度注射死亡...等等, 在客觀技術上都是不可能的, 甚至會影響第一層夢境, 那麼我相信戲中只是單純的在夢境中幻想注射, 就算免強作出茅盾性的假設, 假設入夢後潛行者可控制他人意識, 抑制他人大腦活動及清醒度, 甚至乎更加高超地控制大夥人意識的同時, 又能單對單向特定人物作直接干擾, eg. 戲裡第一層夢境大夥置身於一部幻想中的搖擺不定的汽車, 會同時令大夥於第二層夢境中搖擺不定, 之後第二及第三層夢境都出現類似情況, 所以不論是意識清醒或進入昏睡狀態; 於每層夢境中於指定時間都有一人替某人送上音樂以作為向大夥作提醒, 在現實進入夢境的狀態下介入這情況可以成立, 但於夢境中向某人幻想一首音樂而又於下一層可以令大夥同時聽到, 理念就是向一人發出訊息, 但要全體同時接受到這幻想曲的音節/段落/與及始末時間一至, 太不可行 ! 幻想空間及潛意識雖無限, 但只限於個人領域, 若多人同時幻想及進入潛意識, 便不可能任意發揮至 " 想點就點 " 並且過度加入幻想至別人夢境中時, 有機會被目標人的意識發現或排斥, 這亦是戲中的理念, 亦是為何多人同時入夢需以超強力鎮靜劑協助, 但這些都與之前所舉例的背道而馳...更何來夢中夢中夢可令大腦意考時間倍增, 形成十年夢境呢 ! 不明白 !

回應現實與夢...

一開始時,己經說明薬物是用於進入三層的夢,因而我認為虛疑的注射只是令到大腦[以為有注射],令到到夢中的虛疑大腦有反應,可能我logic上有問題,但我覺得薬物不是重點,我認為重點是你意會到你有注射所以你有注射.假設如果現實是夢,那麽,那個夢即使[現實]有無注射,根本不關係,客觀技術上都是不可能的,這是因為夢裏,根本無客觀,技術都是被做出來的,而且我認為不是多人同時幻想及進入潛意識,而是一層夢只有一個舞台设计师,一層層是有規律的把劇情推下去而第三層的舞台设计师就是費雪自己,第一,二層只是引導費雪自己想出第三層的舞台而且.那一台機器是用作把其他人清識的帶入自己夢中所以理念不是向一人發出,而是全部人.由wiki見[夢中的時間是否會變慢][主觀上來說是會的,因為夢境是跳躍的]我自己見解為,在一個夢中,都是幻想出來的東西,主觀不就是所謂客觀?

全是夢

不要被甚麼圖騰,多小層夢所迷惑,
如果全是夢,大家也不用去解釋當中的不合理情節,
簡單一些,
只是主角搭飛機回美國時,
在飛機上發了一個夢,
這個夢就是他日常工作,家庭,心結等等
一切的反影!
全片只有落機,那一刻才是現實世界!!
夢醒,到站,回家!

嘗試從另一角度看<<Inception>>

在我看來, 這電影所論及的, 除了夢與現實及穿插於其中的原理外, 電影著墨最多的是主角Cobb 和 少女Ariadne就造夢的規則和禁忌所作的討論; 而當中的主線更是Cobb 的親身經歷和因此而帶來的傷痛。過去、傷痛、時間的速度、混淆、還有因為懼怕對未來的希冀是否會落空而去花心機創造一個用以擺放寶貴回憶的夢空間, 這些都是Cobb這角色在電影中立體的呈現。陀螺自是一圖騰, 但重點不是圖騰的顯示, 而是主角有否在意圖騰的顯示。電影中Cobb有兩次不在意: 一是放陀螺入夾萬, 二是觀眾爭論最多的片末。前者, Cobb肯定自己身處夢空間, 亦因而肯定圖騰的顯示; 後者, 他看到兒女的笑臉, 沒等圖騰的顯示便趨之若鶩, 這是否意味著Cobb終於釋懷, 一切事情告一段落?
我認為, 假若一齣電影是一個世界, 而這世界有一造物主, 那麼我們便不能只用常理去觀賞這世界, 亦不可能在其中發現該造物主沒有創造的事物來。

Kick的作用 及其他

Q1) 根據第1個cobb與saito的夢中夢
cobb在第2層夢(collapsing dream)沒醒的時候
同伴是在"第1層夢中"(浴室)推他下水
形成kick作用...使他醒來

即是...要使人在1層夢來 需要有人在前1層夢喚醒=kick他們
這個理論在後來的第1層夢(車衝下橋),第2層夢(電梯)也很合理
但在第4層夢中..aridadne跟fischer掉了下去..
而不是在上一層..不能成為kick作用呀
如果要喚醒他們回去第3層..應該要在雪地kick吧?

如果不成立的話 很多東西又會不合理呢- ^ -

在本层自己没有办法KICK的前提下,才要别人KICK你。如

在本层自己没有办法KICK的前提下,才要别人KICK你。如果自己可以KICK就不需要啦

雪地

雪地有爆炸呢0.0!

在雪地都有kick 啊~

在雪地都有kick 啊~

不明的地方

cobb既然在執行任務時失敗, 為何齋騰仍要聘用這個失敗者呢?

至於在snow fortress, 想問是否有人為fischer插入造夢機呢(我不知道自己有否睇漏眼)? 如果無, 大家又如何進入他的夢內?

Ariadne既然是夢的建築師, 為何在夢裏面, 不可重構世界, 以防衛大量敵人的攻擊呢?

有插入造梦机,不过好像是红色的,不是之前那几层的白色。造梦

有插入造梦机,不过好像是红色的,不是之前那几层的白色。造梦只能提前建好,如果是后来可以重构的话,他们都不用怕MAL啦

故事好像是說Fisher被Mal擄走了...至於怎麼擄走.

故事好像是說Fisher被Mal擄走了...至於怎麼擄走...我也不知道=口=''

沒有甚麼超越的力量 ?

I love this comment "沒有甚麼超越的力量" from the writer of this article - 鄭政恆. I am not sure if the movie helps us to transcend. But this comment reminds us that 超越maybe the best message we can get from this movie, besides discussing the real intention or the messages of the director. If we can get back to reality from 5 levels, we can also wake up from our present level of reality(which is also dream like) to more awakened levels of consciousness, non stop.... one level better than the other...

主角回到現實的疑點

我亦很想cobb回到現實,這樣方可把導演之前刻意安排的3-4層夢境遞降再逐層叫醒的情節說通. 本人覺得這一段複雜情節緊湊明快,又充分顯出角色們機智和身手,是影片的靈魂. 倘若其中出現了漏洞,無疑是大煞風景.

這是我對影片assumption的理解:

用儀器可以令人發夢時進入別人的夢境(Architect). 在機倉內大家進入後生女的夢境, 進入level 1,亦即是义仔駑車的一層. 然後大家在車內用儀器進入cobb的assistant 的夢境,到了level 2, 亦即是528酒店房. 义仔要提示大家醒來,也是給assistant戴上音樂耳筒. 因為是在assistant的夢,他可以設計一個complex,被追逐時回到殺手後邊. 在酒店房大家又用儀器進入emmas的夢,他當時變身成了有錢仔Robert Fischer的叔叔,騙Fischer說是進入其叔叔的夢中尋找真相,由是到了level3之雪地. Assistant也是給emmas戴上音樂耳筒, 提示大家快要醒來. 在雪地Fischer死後進入了limbo, fischer, cobb和後生女再藉儀器進入cobb的夢境,即level4,便可將Fischer叫醒回到level3,走入密室. 來到這裡,你已不得不讚嘆編劇和導演的功力.

我發現疑點如下,希望大家幫忙

1. 在level3之雪地emmas用電擊提示cobb和後生女醒來,但為何不是電擊cobb而是fischer? Level4不是cobb的夢嗎? 內裡全是cobb和其太太建築的世界呵.
2. 假設在服藥後,夢境中死亡後進入limbo是跌進下一層夢境. Saito死在level3之雪地即跌進level4. 因為比cobb早死掉所以在level4變很老. 但在沒有儀器下saito又如何進入cobb的夢? 在每一level皆有用儀器的前提下,突然說不需要儀器的話似乎有點不合理.
3. 在影片開始saito的雙層夢中,cobb跌落浴缸也可令cobb從level2回到level1. 假設藥力過了的話便不用逐一level醒, 那麼在車輛跌落橋的一刻,cobb應該亦醒了,不能再留在level4找saito. 若藥力未過的話,cobb在水中死去即進入limbo,亦不能找saito了吧.

回答你的問題

1. 那是fischer的夢, 只不過cobb是建構師 (好像是這樣)
2. 儀器是用來連著大家, 令大家進入同一個人的夢境. 但實際上要落下一層夢應該不需要那儀器. 但其實我也不太清楚, 讓別人來答吧.
3. cobb應該未溺死, 第4層夢裡的時間已經是第1層夢的很多倍, 所以當車子快要跌入水中時, 還有時間下去找saito, 藥力應該是未過的吧...?

我的答案答得不太好, 所以徵求更好的.

放圖騰入保險箱

片中有一情節, 主角太太放了圖騰進保險箱, 然後主角將圖騰旋轉後把保險箱關閉...
意思就是指將 " 仍處在夢中" 這意念植入給她太太嗎 ?? 如果是這樣, 為甚麼主角要這樣做?

圖騰的概念是可行的。 在夢中嘗試分辨夢與現實的方法,很多時

圖騰的概念是可行的。
在夢中嘗試分辨夢與現實的方法,很多時候是潛意識中植入一個「圖騰」,例如入夢前跟自己種下意念,如「看到自己的手便知道自己在做夢」,在夢中看見自己的手便會知道是夢境,這種種植意念的方法的確是有成功過。
但對戲中圖騰的表現,不是太過認同……
不是圖騰不能讓別人碰觸,而是根本不能讓別人知道,更惶論是Cobb這樣與別人談論自己的圖騰是以什麼原理來運作使自己區分夢境與現實。
在潛意識中這種談論已足以讓自己或別人利用這圖騰迷惑自己。
要知道圖騰已是自己分辦夢的最後一道防線。
如果Ariadne知道了Cobb的圖騰的原理後,反過來利用怎辦?
---只要造一個令圖騰會停止轉動的夢,足以讓Cobb永遠陷在夢中走不出來。

至於戲中最後的結局,個人而言很喜歡看到歡樂的大團圓結局,我也很想相信主角真的順利完成任務,終與家團聚。
可是有幾點讓我沒辦法相信主角真的如他所願一般回到現實:

1)齋藤的夢中,到最後他倆究竟做了什麼令大家醒過來?此空白片段就像隱瞞著什麼似的。

2)醒來之的一切一切,太順利且歡樂。先是大家對Cobb的笑容,再是齋藤二話不說就拿起電話起勁的撥,接著是爺爺親切的到機場迎接,最後是子女們的熱烈歡迎。
先說自己,若然我曾在一件事件裡,飽嚐驚險在生死邊緣中求存,事後縱使平安無事,我亦絕不可能沒一句抱怨的笑臉歡迎那個帶我到那個險地的人。
再看看Cobb醒來後也是一陣迷糊,因為他與齋藤跌在夢裡太深,即使醒過來他短時間內亦無法分清是否仍在做夢,反觀齋藤,跌得更深(幾十年),醒來後尚可清晰的記得自己幹了什麼或承諾過什麼?何況是立即就撥電話……
爺爺的出現,彷彿是一片歡樂的開始,我卻無法不懷疑他是否只是夢中的投射……我只想問,爺爺為何會知道Cobb回到美國?如何知道Cobb一定會成功完成任務,並無事步出機場?何況片中一直沒交待過主角與爺爺討論此次任務,為何爺爺又會適時在機場出現?
最後,那一對子女好像沒長大過似的,而且對爸爸是那麼熱情。照理一段時間不見(片中並無明確說明主角離開子女多久),先不說他們應否有長大過,但那種親切的態度實在很難令人不懷疑只是主角的一廂情願。

3) 爺爺手中的名牌。 並不是Cobb,而是夢中Cobb用來欺騙目標的假名。不見得Cobb會跟爺爺如此深入討論夢中的細節,如他用的假名。亦不相信Cobb會把這假名在日常生活中使用。

4)當然是那個不知是否會停止的圖騰。不過如前所說,圖騰會否停止,在Cobb說出理論之後已不再成為可分辦夢與現實的指標,更何況他的伙伴也好像知道這圖騰的理論。

In my opinion, he should be

In my opinion, he should be awakened already... cux the top (陀螺) really stopped in middle of the movie. At that time, his goal was trying to get back to his kids and combating with his team.

只有体會過表層睡眠和深層睡眠的人才會明白

我就是其中一個像戲中般深切体會到夢和現實的分別,
戲中說得對,你永遠不會記得你是如何入到夢裡,
又如何能分別是夢境和現實,
但是,當你是個經常發惡夢的人,
你就會完全明白到夢和現實的分別,
能夠在夢境裡叫醒自己,知道是在發夢,
夢境變化和現實人的表觸感很大關連,
像戲中車反轉,夢境裡所有野都反轉,

不過,這並不是好的,
當你的夢越長越真實,
有觸覺,視覺,聽覺,甚至有嗅覺和味覺,
你就會開始分不清這是夢還是現實,
就算這時你醒來回到現實,
你都會開始分不清,到底在現實有沒有發生過這樣的,

在戲中的圖騰並不是主角自我催眠,
已是代表一個人的意志,
戲中說得對,這是用來分辦夢和現實的界線,
人必需要有一定的自我意志來控制自我行動和思考,
這時圖騰就會已潛意識所定下的規則來出現,阻止再發夢,

但當意志和夢境開始混在一起時,
也就是意識開始模湖,
無法再控制身体行動和理性,
就會永遠沉睡,像昏迷的人,
但最重要的是一個的意志和執著,
如這人放棄現實,
就會像男主角永遠沉睡,
這是一個悲劇.

我絕對不建議大家像我這樣,
也不建議都練習,
這都是非常危險的,
還有,這是想像很強的人才會發生到,
還需要經常用大腦工作的人才會明白.

還是回到現實比較合理 (小孩理論)

剛看完第二次,朋友指出一個頗有力的證據證明主角確是回到現實: 就是片完結後出cast部份,Cobb的子女分別是由不同小孩飾演,而且角色標明是Phillipa(5-yrs old) 及 Phillipa (3-yrs old),如果仍是在夢中,小孩就不應會長大了。大概按編導原意,主角仍是回到現實吧。

咦, 我真是太大意了.

當我看到最後的黑畫面時, 那時我還沒有時間細想, 仍然以為圖騰決定一切, 所以不禁"噓"了一聲, 並離開了戲院.... 我沒有留意roller, 更沒有留意roller後是否有後話...剛走出戲院才知道自己走得太早了.
但我又覺得劇中兩個小孩一樣大...好像沒有長大似的, 可能是我觀察不夠入微, 還是有其他的場境有這個小孩出現?
唉, 我真的沒想過看戲還要好好留意roller才看得明! 不過夢境是他設計的, 所以他設計成長大了也可以啊~!! 所以這不代表些甚麼吧.

小孩理論其實並不成立

Phillipa (3-yrs old) 及 James (20 months) 是 Cobb 和 Ariadne 在夢中升降機(Cobb 的潛意識)其中一層看到的孩子(當時正在沙灘上與 Cobb 妻子一起堆沙),照推斷是小孩在 Cobb 與妻子進入 limbo 前的模樣。

而 Phillipa (5-yrs old,穿紅裙) 及 James (3-yrs old,穿格仔上衣) 就是出現在其他時候的孩子模樣,包括 Cobb 告訴 Ariadne 他迫不得已離開孩子時看到的背影,也在 Fischer 的酒店夢中出現。所以最後一場 Cobb 看見的小孩,跟他離家時比較,其實並沒有長大。

主角是回到現實了

我認為主角是回到現實了!第一個原因是主角醒時坐在飛機座位上,但假如他是在更深層的夢中,他應該身處別的地方,一個更超現實的地方。第二個原因是當他叫兒子的名字時,他們真的有反應給回頭看,主角是看見他們樣貌的,但假如主角仍在夢中,因為離家多時,夢中應該是無法想像出子女樣貌的,就好像之前的夢境。

原來是這樣哦...

但你是怎樣斷定的?
還有, limbo是甚麼? @@

limbo

limbo 即「混沌狀態」,Cobb 與妻子曾經被困在那裡,是在夢中死了卻無法醒來於是靈魂流連的地方。

因為看第二次之前已在某英文網站見過上述的「小孩理論」,於是格外注意那兩個小孩的模樣,便發現這理論並不成立。

好,小孩理論駁回,但...

哦, 是這樣。如果較小年紀的一對小演員是指沙灘上的,哪這說法確是不成立。
但除卻這論點不談,我覺得仍是"回到現實"較合理。畢竟片尾由主角在機內醒來開始,到回到家中全劇完,是一個相當完整的結局。現在持"仍在夢中"看法者的證據,例如spinning top仍在轉,充其量只是引人想像的小設定,其強度不足以推翻結局的布置。
試比較較早前剛好又是Dicarpio主演的懸疑片Shutter Island, 結局處用了太量編幅,可說是"人證物證俱在",去解釋主角(亦是觀眾想法)之前設想的觀念全是假的。若反證的證據不足推翻先設的佈置,"疑點利益歸被告",只可"暫"設想是"回到現實"較合理。

認同結局還是在夢, 但究竟Dom有沒有回到過現實?

究竟全套戲都是Dom的夢, 還是怎麼樣? 我只想到兩個可能性.

1. 他是有回到過現實的, 就是妻子在現實中自殺前,
因為他們在夢中躺在火車軌上自殺後, 照理是一定會回到現實的.
那麼在現實的時間應該是由火車軌上自殺到Cobb的妻子跳樓自殺.

2. 他們在現實中服過了更強力的鎮靜劑, 使得他們在現實中一整天也醒不過來, 於是在火車軌自殺後, 就進了混沌狀態, 他們分不清夢境和現實, 就在夢中發生了之後那些事. 如果是能夠令他們現實中一整天也不醒, 那麼在夢中就足足24年, 發生了那麼多事一點也不出奇.
然後他的妻子Mal再跳樓自殺, 假如那時候藥力還未過, Mal就會跌入下一層夢, 再繼續混沌. 假如那時候藥力過了, Mal就可以回到現實了.

唉, 真是一個可憐的人....啊, 不, 或者這樣說, 我們旁人看來他很痛苦, 很可憐, 但其實可能這已經是他最舒服最快樂的選擇了, 有時候留在現實未必一定快樂的,留在自己建設的夢境世界似乎更吸引......說到這裡, 夢和現實的界線又再次模糊起來..........這樣吧, 我發覺我們已經不需要再刻意分開夢和現實,
因為, 夢也可以是現實, 只要你願意.

Cobb佢唔會在混沌狀態

Cobb佢唔會在混沌狀態,因為混沌狀態下,只有在混沌狀態下的人的遺留下來的意識,如果是這樣Cobb佢又怎會知道能源事件呢?

信既就係現實, 你信陀螺就會停

1)Why can't suicide?
因為佢地用左既chemical太強, 未夠鐘死左會進入一個混沌狀態, 我諗混沌狀態即係去左下一個level, 失哂憶分唔清自己喺邊同做緊咩........

2)Why Cobb and Saito唔使逐個level醒?
根據上條答案時間一到(部機set左)佢地自然會起身/chemical effect一完,自殺都起到身, 其實唔需要逐個level逐個level咁番番現實,我諗佢地要呃個有錢仔佢0係level 1才是現實先逐個level quit.

3)Why Saito咁老?
Saito老左因為佢一喺level3死左就入左level 4, 我估Cobb要出左自己個level 4然後同Saito用機器connect去搵番佢, level 3一陣就係level 4好耐架啦(係幾何級數上), 所以可以解釋點解saito咁老.

4)Why喺level3 佢地炸死自己唔入混沌狀態?
佢地喺level 3(雪地)唔係想炸死自己係想有free falling黎番去level 2, 其實只得saito喺level3死左.

另外totem呢個 concept邏輯上根本就唔work, 喺夢中你要個陀螺停咪停想佢轉咪轉囉, 唔會因為佢停就知喺現實架. 好似你話自己打自己塊臉黎知係咪發夢一樣, 係唔work架喎.totem只係一種安慰自己喺現實既tricks, 冇人敢講你現在喺現實與否架, 係你信與否姐.

Cobb想番去現實, 所以Cobb喺夢有老婆有仔女都唔要想走. 點先叫番回現實, 佢信咪就係現實, 佢實際喺夢境都唔重要啦, 因為佢已找到佢既現實.

totem works

yes totem cannot work in yr own dream, but if u are in other people's dream, coz others dunno the functionality of yr totem, according to normal physics norm, that totem will behave like a normal object, which the totem's owner will know he's in other people's dream.

夢是唯一的現實,解構《潛行凶間》

夢是唯一的現實,解構《潛行凶間》(Inception)

http://cliekiller.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486310

其實大家要睇下 2007年 日本一套動畫叫 "盜夢探偵"

其實大家要睇下 2007年
日本一套動畫叫 "盜夢探偵" (英文叫 Paprika)
呢套 Inception 有 d idea 同呢套動畫都幾似

盜夢探偵

有說 Nolan 是看過《盜夢探偵》的 (LINK)。不過 Inception 的夢境力求以假亂真,盜夢需要 team work 分工,講究邏輯,有 architect,讓做夢的人分不出是現實還是夢,模糊兩者的界線;今敏的《盜夢探偵》的夢境卻更多是超現實、天馬行空的,尤其是壓軸的怪物大巡遊。兩者是意念上有點像,但拍出來卻截然不同。

我認為主角是回到現實了,第一,陀螺不是沒有停下來

我認為主角是回到現實了,第一,陀螺不是沒有停下來,只是導演故弄玄虛留一個問號給我們思考,第二為我我認為作者已回到現實,原因這是他叫兒子的名字,他們真的有反應給回頭,但假如在夢他們是沒有反應的

我留意到一項線索, 就是片尾的陀螺是逐漸轉慢的,

我留意到一項線索, 就是片尾的陀螺是逐漸轉慢的, 如果陀螺是檢驗是否真實的唯一標準, 逐漸轉慢就充分代表主角已回到現實, 只是導演沒有清楚地交代它最後是否停(逐漸轉慢的邏輯結果當然是停)......這樣, 整套故事, 包括什麼潛入別人的潛意識, 一切一切都只是主角在飛機上發的一場南柯一夢.......

對的,這個世界只要少數清醒的人就夠了

對的,這個世界只要少數清醒的人就夠了,大部分人活在自我或他人構築的謊言是好事。謝謝你提醒了我。
只有一個問題,如果cobb仍在夢中,何必有如此複雜的任務,這麼多閑雜人等。

可能係因為冇野攸要搵野黎做...

可能係因為冇野攸要搵野黎做...
同埋可能佢係想用呢個"任務"黎證實植入思路係可行既!

BTW!我覺得由頭到尾成個故事都係夢!

那是Cobb自我安慰的夢

Cobb在夢中設計並了這麼多事, 為的是最後的結果──在夢中回到美國, 假裝自己千辛萬苦終於回到現實了, 所以他最後仍然自我陶醉在所謂的"現實"中, 也沒有再看所謂的"圖騰"了.
因此, 故事結局看來很完滿很美好, 但我卻覺得是何其悲哀!

同意主角最後沒有回到現實,但依然有好多問題,請大家指點

雖然最後一幕陀螺欲停不停,令大家都有疑惑,究竟主角身在現實還是夢中,但我認同上面幾位的說法,從主角的兒女沒有長大,家中的擺設完全沒有轉變等提示可以知道主角依然身處夢中。
但我依然有幾個問題想問:
在第一層的時候他們說過,在藥力未消失之前,如果有人死掉,就會進入混沌狀態,究竟混沌狀態是什麼? 接著是在混沌狀態中怎樣才能回到現實? 齋藤和Robert Fischer在第3層死的時候藥力依然未消失,但為什麼主角知道在下一層能夠找到他們?他們不是應該進入了混沌狀態嗎? 而且在第三層死了,為何在第四層受到衝擊依然能夠在第三層醒過來?最後為何齋藤在第四層時會老了那麼多?

在第一層的時候他們說過,在藥力未消失之前,如果有人死掉...

在第一層的時候他們說過,在藥力未消失之前,如果有人死掉,就會進入混沌狀態,究竟混沌狀態是什麼? - 跌入深一層的夢境,並分不清夢和現實的狀態

接著是在混沌狀態中怎樣才能回到現實? - 沒有藥力下,死亡或既定時刻已到。藥力下則要撞擊回到上層

齋藤和Robert Fischer在第3層死的時候藥力依然未消失,但為什麼主角知道在下一層能夠找到他們? - 他們到了第四層,並處於混沌,即分不清現實或夢。主角到第4層找他們,但是保持在清醒狀態中

他們不是應該進入了混沌狀態嗎? 而且在第三層死了,為何在第四層受到衝擊依然能夠在第三層醒過來? - 請看第二問之答案,記著齊藤是飛機行程快完結時醒來,藥力已過,死亡就可醒來, Cobb 也是。 Fischer則要撞擊回到第三層,因藥力未過

最後為何齋藤在第四層時會老了那麼多? - 因第4層的腦活動得很快,即時間變得很慢,飛行時間在這層變成數十年。齊藤處於混沌,變得很老。注意, Cobb是睡入第4層的,所以不會變老。其實在夢中處於清醒狀態時,他們甚至可以變身, Emmas便是變身高手。

By the way,我喜歡視結局時主角已回到現實,這才顯得故事非常嚴謹

回到現實?我睇未必!

故事最後陀螺根本沒有停下來,如果是平常的主角,一定先待陀螺停下來才會去抱孩子,解脫後的主角則更加不會讓自己有機會沉溺夢境。

整個故事根本一場悲劇。由第一個鏡頭開始我們已在主角既夢中。故事叫inception,但實質上他不是講主角的團隊怎樣去完成不可能的任務,而是主角自己怎樣去為自我催眠,為自己潛植一個意念--我已經得到解脫。整個故事只不過是主角自己的自我救贖遊戲。

事實上主角的自我救贖分別投射在四個人身上,新人女孩、齋藤及主角的一對子女。新人女孩象徵主角渴望別人體諒理解的心,他需要一個他者的出現去給予主角面對自己過錯的勇氣。齋藤代表主角對未能救太太離開夢境的悔恨,因此主角最終才會拯救了齋藤,而主角的一對子女當然是代表了主角未能回到家人懷抱的遺憾。

全片有太多端倪去告訴觀眾故事的真相,如太多細節不同的疑似倒敘情節,主角的子女沒有長大,主角子女與主角電話中的離奇內容,故事最後的第四層夢境,「你永遠不知道自己何時入夢」的提示等,都揭示出故事並非單純的現實世界,而是主角建構的自我救贖夢世界。

故事中的圖騰是導演給主角與觀眾的雙重催眠,當大家越相信陀螺真能分辨幻實,就越墜入真假不分的迷離境地。陀螺只是主角給自己下的一道催眠,令自己真的以為自己正在夢境和現實間穿插,因此更心安理得地沉迷於夢境世界內。到最後主角不再看陀螺的是停下還是旋轉,就證明主角的「覺悟」不過是放棄去區分現實與夢境。

故事應該是發生在主角妻子自殺而主角出外逃亡之後。我認為故事的格局與<不赦島>相當相似,都在講人類面對真相時的無能為力。也許對人類來講,自我構築的謊言世界才是最理想的樂國

同意您的觀點 我覺得自她妻子死後,主角其實一直在他自己的夢

同意您的觀點

我覺得自她妻子死後,主角其實一直在他自己的夢裏徘徊。也可能在更早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是主角虛構的世界,目的就是讓自己有合適的理由繼續在夢裏「搭建現實」。如果照您所說,主角的圖騰可能是由主角自己所控制,目的就是讓自己心安理得。

在主角被藥劑師帶進一個睡滿老人的房間內,有一個老者已經說,他們到來不是為了入睡,而是為了被叫醒。可能這是對於自身生存的疑惑。就連我們身處於的這個「現實」也可能只是一場夢。

有一幕場景是主角妻子的保險庫內一個停止的陀螺,主角把它轉動。於是我也開始搞不清,是妻子讓陀螺停止使夢變成現實,還是主角把現實變成夢境。在那一幕之後,我覺得現實和夢境彷彿重疊了。

之前主角找他的「隊員」幫忙等等,都好像重疊了,是他自己夢裏的猜想。我覺得,要看得明這齣電影,一定要異常清醒。- -

一些關於現實與真相

電影以回到現實告終,但肯定真實是否亦要肯定真相? 路蘭又另有展示。留意最後雪山一幕,Fischer再走到父親病榻前,從老父口中得知"真相"是他父親其實是愛他的,以及要他自立門戶。這"真相"畢竟是Cobb一夥人為Fischer設計出來的表象。但觀Fischer卻因此"真相"而得到解脫,心結一解。"真相一不定使你得自由",這是路蘭電影一向展現的主題,從Prestige : "people wanna to be fooled", 到Dark Knight : "people deserve something more than truth" 均呼應此說。現實就是答案不一定是要真相,很高興見到路蘭在新片仍貫徹此主張。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位址轉變為連結。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em> <strong> <ci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span>
  • 自動斷行和分段。

更多關於格式選項的資訊

CAPTCHA
This question is for testing whether you are a human visitor and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