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都會》到《攻殼機動隊》──如何由混雜景觀看我是誰new



《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2017)甫開場,晚上的未來世界,在霓虹光管和激光影像的映照下,少佐(Scarlett Johansson 飾)仰後從摩天大廈一躍以下執行任務之際,荒卷(北野武飾)喝止她說:「你不是機器,毋須如此。」然而,她已經俯衝下去……

一句「你不是機器」,已點出了《攻殼機動隊》是一齣講及身份問題的電影,故事講述少佐一直尋找自己身份。本片的都市景觀,是值得留意的地方。聳立於城市的摩天大廈密密麻麻,高速公路縱橫交錯穿梭其中,霓虹光管和激光影像閃爍不停,鐳射廣告招牌七彩眩目之同時,地面世界卻迥然不同,街道停留在六、七十年代的光景:人來人往、人車稠密、骯髒雜亂、水坑處處,鏡頭不時從高樓大廈造成的圍牆罅隙中,仰視狹窄的天空……,凡此種種都與我們一般對未來世界的想像大相逕庭。為何有如此的未來世界?為此我們先從《大都會》談起。

1927年上映的《大都會》(Metropolis),講述未來世界的人類只分成兩個階層,中產階層消失,貧窮的低下層住在不見天日的地底深處,他們長期勞動,汗水如泉,過著勞碌辛苦的生活。富裕的上流社會則住在摩天大廈,把酒談心,生活奢華,期間汽車不時在大廈旁穿梭環迴的高速公路上風馳電掣。如果將此情此景,融入在同一空間,地底深處的惡劣環境搬上地面,一幅混雜未來世界與六、七十年代景象的畫面就活現眼前。這樣污穢不堪的地面世界、高樓大廈以及環迴高速公路,拼貼出突兀異常的影像,正是《攻殼機動隊》所描述的混雜世界。

《大都會》在影像上這樣劃分地面和地底世界,藉此代表富人和窮人南轅北轍的生活,其實批評資本主義於西方騰飛之時,加劇了貧富不均,猶如地面和高空,永遠是兩個世界,反映了未來世界走向貧富二元對立的圖象。

《攻殼機動隊》借鑑《大都會》設計未來世界,而其未來世界卻不再像《大都會》般,分割成地面和地底。它在同一天空下,混雜了酒吧、街道和舊式密集私人樓宇等殘舊、黑暗和污穢氛圍,轉化了《大都會》外在貧富對立的未來世界,走向內在人心,試圖從人類與機械的二元對立尋找出路。

少佐在這樣二元對立的心境中,一直試圖確定自己的身份。她本名素子,是船難唯一倖存者,全身只有腦袋完好,四肢重創,被歐萊特博士(Juliette Binoche 飾)植入機器,成為半人半機器的改造人。她其實早已從荒卷和歐萊特那裡得知自己本為人類的身份,只是起初執意認為自己是機器多於人類。經過一番遭遇和戰鬥,她肯定了自己的人類身份,不再認為自己只是受命令的機器。

《攻殼機動隊》借鑑《大都會》創造的未來世界觀,也建立了尋找個人身份的主題。少佐在人類與機械的二元對立中,確認自己為人類,肯定人的價值,而與此同時,亦肯定了《大都會》在影史上的重要地位。往後有關未來世界的電影,似乎不能繞過《大都會》而不談其美學和世界觀了。

附加檔案大小
GhostInTheShell2017_2.jpg287.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