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未聞……再聞:《落英繽紛未聞時》的命運旅程new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皮蘭德婁的「荒謬劇場」到處起義,美國前衛劇場蠢動發跡,貝克特的《等待果陀》於1956年勇闖百老匯,同年《冰人來了》則來到外百老匯。積謝巴拿着《落英繽紛未聞時》的劇本去找當時得令的 The Living Theatre 一拍即合,Julian Beck 舞台設計,Judith Malina 執導,於1959年首演,口碑急速累積,紐約文化圈爭相捧場,伯恩斯坦、莉蓮海爾曼、田納西威廉斯、羅蘭士奧利花、達利等名人皆是座上客。Kenneth Tynan 在《紐約客》讚譽這是「戰後以來外百老匯最令人興奮的新美劇」。全劇在一個真實順時處境展開,在紐約一個 Loft House 租下的閣房,租客力持(華倫芬拿堤飾)跟有一群「同好」,在等着拆家「牛郎」(卡爾李飾)帶「貨」來好好解個毒癮,但他遲遲未現身,而舞台劇導演占頓(威廉列菲特飾演)跟他的編劇,及兩個攝影師來到攞料拍照兼試鏡,以海洛英為餌,遊說他們將個人道友的故事搬演上舞台,當中有四個爵士樂手,等着等着時奏樂解悶。在中場休息時演員會走到大堂打攪觀眾,演出途中安排演員扮觀眾,在觀眾席叫囂,大呼「垃圾」、「好悶」的是年輕的馬田辛。新劇場美學追求反思真實打破規限,演員中有真正的道友,四個樂手中的 Freddie Redd Jackie McLean 之所以流落外灘,就是驗血這關過不了,被取消演奏工作證。對於心地開放,眼界保守的觀眾,全劇的「money shot」,是力持/芬拿堤在台上表演全套注射海洛英,真實地。


莎莉卡拉克從當作家的妹妹 Elaine Dundy 口中聽聞此劇,劇中占頓有一句對白:「若然一切順利,你會見到這劇的電影版本。」卡拉克一定聽到,這是給她鼓勵嗎?她買下電影版權,以當時劇場界流行的小額集資方法集得十七萬七千美元,二十個拍攝天,卡拉克完成她第一部長片。評論認為《落英繽紛未聞時》1961與羅拔法蘭克的《採吾菊》(1959)、尊卡薩維蒂的《影子》(1959)等扳開六十年代新美國電影新局面。

影片在1961年得了康城特別獎,也獲邀在白宮放映,可是卻因為片中意指毒品的 Shit 字不斷出現,不獲紐約的審查單位發放映證,卡拉克經法庭訴訟推翻單方面判決,有關單位還是拖延,一年後《落英繽紛未聞時》再送到戲院,但映了兩場警察上門以沒證放映查辦,事件令《落英繽紛未聞時》錯過時機,在電影院看過的觀眾少之又少,在七、八十年代看到布力奇治《狗星人》(1962-1964)的觀眾隨時比《落英繽紛未聞時》的多。不是甚麼故意打壓,大命運終於選定由後千禧代重新發掘《落英繽紛未聞時》。隨着「Shirley Clarke Project」隆而重之推出卡拉克長片短片的DVD專集,全面肯定莎莉卡拉克的江湖地位,發行商於2012年在紐約 IFC Center 影院,重映數碼修復的《落英繽紛未聞時》,它不再寂寂無聞,馬不停蹄在藝術影院及大學巡迴放映,重現時代之音,2017年此刻來到香港。

附加檔案大小
The Connection_3.jpg234.6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