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性遊戲》:顛覆不過一時new



【本文披露劇情】

在《分裂性遊戲》(L'Amant Double)中,美麗的 Chloe 愛上了她的心理醫生 Paul,日子久了,Chloe 開始猜疑枕邊人,Paul 為甚麼曾改姓氏?為甚麼 Paul 好像在說謊?直至有一天 Chloe 在街上遇見 Paul 的孿生兄弟 Louis,她便猶如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一樣,迎接一個個謎團。到底放在眼前的,是越辯越明的真相,或是使人泥足深陷的心魔?

真實與想像之間的界線、女性自主、性/別流動、對父權制度的戲謔,一直是 François Ozon 電影的命題,如《8美千嬌》(8 Femmes)中描寫的女性浮動情慾、或如《偷戀隔離媽》(Dans la maison)將論述權力下放至一個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中學生身上,以他的筆桿左右老師、同學一家的生活,探索看與被看的關係,遊走道德界線邊緣。

同樣地,從文本改編而成的故事、對鏡子的運用、主觀想像鏡頭、以至不甘馴服於弱小被動形象的女角,一切都讓人迅速認出《分裂性遊戲》是 Ozon 的作品,但《分》的性別觀念似乎較他的前作倒退。

Chloe 於博物館擔任兼職看守員,她對 Paul 說要監視博物館內的人感覺很奇怪。但誰才是看/被看者呢?拍攝 Chloe 在博物館工作的一幕時,鏡頭先拉近拍她的上半身,Chloe 直勾勾看著鏡頭,猶如在拍證件照一樣,雖然她在看,但狹小的構圖讓人覺得她所看的其實有限,而鏡頭拉開拍攝博物館全景時,Chloe 變得跟藝術品一樣,從觀看者的身份轉為被看者。同樣地,雖然 Ozon 的女角多展現其性別能動性,但這次他卻將女性困回主流價值中。Chloe 所展現的「女性主體」,包括她投射於雙胞胎兄弟及他們之間的慾望、她戴上假陽具插入 Paul 體內(但即便是「反位」性愛,也不過是 Paul「為了 Chloe 才做的事」,是強者對弱者剎那的憐憫與施捨)等,均源於她不穩定的心理狀況,從一開始就被定性為一個需要糾正的問題。她被 Paul 勸喻要繼續接受心理治療、被她的母親稱為「脆弱」,但 Chloe 沒有推翻這些標籤,反而坐實了這些評價,迷失於真實與幻象之間,沒有如《偷戀隔離媽》中的主角 Claude 一樣掌控大局,決定想像與真實之間的界線該從何劃起。更令人失望的是,這些心理問題、性壓抑到最後竟是源於被她體內吸收的雙胞胎引起,當一向高舉性/別流動、酷兒旗幟的 Ozon 將慾望及女性作為主體的可能性,簡化成一堆血肉模糊的細胞體時,這難道不是另一種生物決定論?也許開首那令人驚嘆的鏡頭已經說明了一切:由陰道化為 Chloe 的眼睛,從生殖器官決定視點。

而片尾 Chloe 與母親冰釋前嫌、Paul 將「病癒」的 Chloe 從醫院接回家時喝令她一切已經完結等情節,均是強行將她納入主流價值體系,猶如宣告即使你能顛覆亦不過一時。結尾,Chloe「看見」雙生兒對自己怒目而視、更敲碎玻璃窗,彷彿再次引起懸念,但老實說,這碎了一地的玻璃除了迎來 end credits,還能擊起甚麼風浪?

附加檔案大小
LAmantDouble_1.jpg220.83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