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度殺人》:更深層次的探索new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再有新作上映,這次撇開了一貫描寫家庭溫情的題材,以全新的懸疑推理手法探討人性及社會種種問題。外國影評一般對導演的新嘗試抱有開放態度,但還是比較愛好他的舊作風格。我反而沒有覺得導演一反常態,他的中心思想依舊有跡可尋,只是表達上用了一個不同的手法,對社會、人性有更深層次的探索。


故事講述重盛(福山雅治飾)是一位好勝、只想在法庭上追求勝利的律師,要為一位已承認控罪、極有可能會被判死刑的嫌疑犯三隅(役所廣司飾)辯護。三隅一開始對指控直認不諱,但在判罪前不斷更改口供,前言不對後語,激發重盛抽絲剝繭把真相追查到底。電影一開始沒有太多對三隅的人物刻劃,只集中於重盛尋找理據,目標要將三隅的罪行由會被判死刑的「盜竊殺人罪」轉為可輕判的「盜竊罪」及「殺人罪」。沒錯,我也感到奇怪,這兩條罪名明明性質一樣,刑罰卻大大不同?究竟有什麼分別呢?顯然在日本,這兩條罪行是有分別的,但為何因貪念而殺人的罪行,比因私人恩怨的懲罰還要重呢?就像電影中,秘書小姐說「法律真的很奇怪」,今次導演不如以往般含蓄,少有地對社會有這樣直接的批判。

在重盛尋找真相的過程中,他多次到拘留所探訪三隅。最初,因為三隅反口覆舌,時而承認自己由貪念萌生殺意,之後又將矛頭指向死者妻子,指她是謀殺案主腦,所以重盛都是抱有懷疑態度去探訪。而視覺上亦可以感受到二人之間的隔膜,探訪者與疑犯被玻璃隔開,鏡頭總是從玻璃的一面拍攝,畫面上每次只會有一位主角出現,強調二人關係的距離感。

到中段,死者女兒咲江(廣瀨玲飾)出現,令案情起了逆轉,三隅跟咲江的關係有如父女,令重盛想起自己一直忽略的女兒,產生了同理心,對三隅亦放下戒心。與此同時,重盛發現一些關鍵線索,證明三隅為了守護著一個秘密,背上殺人犯的罪名,而並非十惡不赦的殺人犯。電影中,重盛再度到訪拘留所的拍攝角度亦有所變化,鏡頭由主要捕捉主角的正面轉為從側面拍攝。畫面上毎次都會出現兩位主角,像在暗示二人關係變成了平等的狀態,重盛再也不是高高在上批判疑犯的過失。

到最後一幕,亦是整部電影最精采的對手戲,三隅再三更改供詞。他歇斯底里為自己平反,道出自己並非殺人犯的事實,真相疑幻似真。重盛已無法挽救三隅面對死刑的命運,但他恍然大悟,好像領略到三隅背後的動機,達致共鳴。此時,之前隔開二人的玻璃不再存在,關係已經昇華到互相理解的地步,而畫面上只有二人漸漸互相重疊的影像,一進一推,直至融合在一起。

三隅到底最後有沒有殺人?為何動殺機?真相還重要嗎?就如電影中一句話「這個世界沒有人說真話」,那麼有誰可以作出辯駁呢?究竟有誰可以決定誰的命運呢?電影裡的三隅有五隻金絲雀作寵物,他在被捕前將其中四隻殺死,卻放走第五隻。這一段充滿哲理,畢竟人類亦沒有當審判者的資格,總該像有第五隻鳥兒般決定自己的命運。

附加檔案大小
ThirdMurder_1.jpg250.92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