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鋸嶺》:落重味精的雞湯new



《鋼鋸嶺》可算是近期最獲廣泛好評的電影,甚至聽到很多朋友將它評為年度最佳。數個月前,我也曾被預告片吸引,好奇到底主角哪來的信念和勇氣,使他在槍林彈雨中仍然能堅持不發一槍,不殺一人?主角如何在戰爭中生還且有餘力救人,固然是劇情的骨幹,但更令我感興趣的,是電影如何處理主角深信殺人是罪卻又選擇從軍的道德矛盾,這將決定這部電影最終是流於煽情的雞湯還是流芳的經典。很可惜,看過影片以後,我相信它只是前者。


主角 Desmond(Andrew Garfield 飾)小時候因一次用磚打穿哥哥的頭,猛然意識到暴力的後果。家中掛著十誡的海報,明明白白告訴他,殺人是上帝不容許的罪,打得他人頭破血流的快感,開始與罪疚感扭結在一起。在虔誠教徒母親的教育下,他長成了憨厚善良的男孩。偶然在醫院看到美女護士一見鍾情,笨拙地展開追求,卻嬴得佳人歡心,二人迅速交往、訂婚。時值二次大戰,哥哥決定入伍,父親因感觸當年在戰爭中痛失摯友而老淚縱橫……

一大堆背景交代完,故事順理成章,既是亂世,善良又熱血的主角豈會坐視不理?他也決定加入軍隊對抗日本鬼子,但不碰槍械,只當軍醫,當一個救人不殺人的士兵。軍人是少數能合法行使暴力的職業,在一眾肌肉發達、好勇鬥狠的士兵當中,來一個像他這樣的異數,都不難猜到劇情會怎麼發展:被同袍嘲笑、欺凌,長官嫌他沒用,只想踢他出隊……

這一切都不令人驚訝,令人驚訝的是主角信念強得(或天真得)容不下半點質疑,使得他已不像一個人,而已達超凡入聖之境。從這裡開始,他就行各種「神跡」,包括徒手撃走手榴彈,在彷彿趌起個身就會被亂槍射爆頭的戰場上近乎刀槍不入,在狹窄得一眼睇晒的地下水道成功躲避十數個追來的日軍,身邊的戰友都甩手甩腳血肉環飛,只有他仍然穿梭自如……這一切看起來都很熟口熟面,不正就像我們常嘲笑的內地抗日神劇嗎?

電影為營造主角的「神性」而鑿跡斑斑,除了賦予主角不死之身外,導演亦在各方面刻意對主角「去人性化」,最明顯是在美軍與日軍惡戰交鋒後的晚上,屍橫遍野的戰場裡,戰友在大啖吃著罐頭肉,主角雖在戰事中消耗大量體力救人,卻似對食物沒有半點慾望,更說自己吃素,慷慨地讓戰友拿走自己的罐頭,彷彿看著手上的聖經(和女友照片)就能填飽肚子,也沒有再交代他在這漫漫長夜究竟有沒有進食,這樣不是太過刻意神化了他嗎?電影花大量篇幅,逼真地展現戰場的殘酷,一個個血肉之軀如何慘烈犧牲,但是只要我有信仰,我救人咋嘛唔係殺人,天下罪惡都與我無關,一本黑皮小書可以戰勝所有懷疑,如此不經批判的信念(加上鋪滿整部電影的激昂音樂),令我開始懷疑進場看的是一部福音電影。


很多人對宗教持著一種觀點:「宗教只要係導人向善,就係好嘅宗教」。大概也有很多人對電影持有這個觀點,覺得電影的結局是溫暖的、激勵人心的,就是好的電影。《鋼鋸嶺》無疑是一部以正面宣揚好人好事為目標的電影,標榜是「真人真事」更加令尋求心靈雞湯的人加倍振奮,就如標榜雞湯裡面真的有雞。但正因它一開場大大隻字寫著「真人真事」(A true story)(甚至沒加上「改編自」/inspired by 之類的字眼)令我對這部電影更加警惕。即使是紀錄片也很少如此自信滿滿,說自己呈現的是真實故事,畢竟電影是經過「多重加工」的,導演、編劇、剪接、演員等各自加入自己的想法和演繹,就算讓你訪問真人,又如何確定他說的是真實全貌,無所隱瞞?電影就是電影,何不承認自身限制,大方寫上 fictionalized 字眼?

好的戲劇應該引發觀眾思考,檢驗人性,探索人性。《鋼鋸嶺》故事簡單易明,劇情熱血,主角討喜,還有血淋淋的戰爭場面滿足到追求感官刺激的觀眾,令雞湯聞起來香濃,但落重味精都掩蓋不了其淺薄的湯底。它也許能暖暖胃,但距離齒頰留香、回味無窮的經典,還有很大段距離。

附加檔案大小
HacksawRidge_3.jpg107.13 KB
HacksawRidge_4.jpg97.22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