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傷城──《廣島之戀》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軍佔領法國,小城內韋爾也在其中;戰爭末期,美軍向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傷亡慘重。阿倫雷奈在《廣島之戀》的短短九十分鐘內,訴說了一個無比宏大的故事,從法國女演員和日本工程師的愛情,到廣島和內韋爾這兩座飽歷戰火的城市,以及當中受盡痛苦的人。


這本是很平常的故事:法國女演員來到廣島,拍攝一齣有關和平的電影,在拍攝臨近結束時,認識了一個日本男人,二人發生了一夜情。但正正因為發生在廣島,它就註定不一樣。廣島,是他們最常談及的話題,畫面上亦穿插紀錄片式的片段:扭曲的鋼筋、驚人的蘑菇雲……甚至重建後的廣島,在河畔,在路旁,在人身上,也彌漫一種惆悵的氣氛。這一切,都標誌著廣島那一場災難。

而她的過去,則是一場個人的災難:戰時,她愛上一名德軍,當德軍戰敗,二人相約私奔,情人卻被殺了。家人視此為恥,群眾把她頭髮剃光困在地下室,然後她瘋了,不停尖叫、抓牆直至流血,然而無人願意理解她的痛苦,因為大家在戰爭中所受的苦已經夠多了。這種傷害,並非來自侵略,而是來自被侵略者的仇恨與報復,就像原爆一樣,也可視為對侵略者的報復。

這一點上,男人和女人有著非常相似的立場。所以,這個相識僅一兩天的日本人,才能夠成為她生命中唯一的傾訴對象。也是同樣的原因,她才能夠理解廣島所承受的苦。(她說:我看見了,一切,毫無遺漏。)這兩個人的愛情,不單基於慾望,也源自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共同感。

面對廣島的不幸,當時全世界卻報以狂喜。即使後來人們看到廣島的痛苦,但他們可以做甚麼呢?他們只可以在博物館流下眼淚、拍攝反對戰爭的電影……阿倫雷奈與編劇杜哈絲卻透過影像、夢囈似的對白和法國女人的痛苦過去,把這種不能宣之於口的壓抑、傷痛詮釋出來了。

另一方面,從廣島的痛苦,我們亦可以看到所有從戰爭和仇恨而來的悲劇──也許這便是《廣島之戀》如此動人的原因。

附加檔案大小
HiroshimaMonAmour_4.jpg67.31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