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restler



假如要選2008年的話題作品,The Dark Knight會是上半年的不二之選,Slumdog Millionaire則是下半年的必然選擇,而這套港譯「拼命戰羊」的電影The Wrestler,也同樣引起話題。電影是男主角Mickey Rourke咸魚翻生之作,他更憑此片嬴得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及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氣勢如虹,惜未能再下一城。


曾經風光的摔角手「戰羊」Randy,敵不過時間的洗禮和傷患的困擾,換來中年潦倒的人生。每天在超市的厭惡性工作,都要仰上司的鼻息。住在只容棲生的廉價地方,卻連交租也有困難。生命中唯一能為他帶來希望的,是星期天在摔角場上以血和汗換來的歡呼喝采,以及用錢換取與心儀舞孃Cassidy的片刻歡愉。

可是兩種行為同樣燃燒生命。一次突如其來的心臟病發,徹底毀掉「戰羊」僅餘的快樂,他被逼放棄摔角。人生處於低谷,讓他更渴求愛與被愛,於是聽從Cassidy的話,努力修補與女兒的關係,但他的病讓他再一次失約。女兒再次受到傷害,斷言不再理他。而歡場本無真愛,與舞孃的一段情看來也終無寄望。沒有歡樂的餘生,他存在的意義還剩下多少?

為生活而拼命的並不只男主角一人,生活同樣逼使育有一子的女主角Cassidy淪為舞孃,每天強顏歡笑。但超齡賣肉倍艱難,色慾生涯,能維持多久?男女主角同是天涯淪落人,構成了電影的主線。

電影是感人之作,細緻描畫出為生活而掙扎的痛苦。電影有數幕關於男主角靠賣以往名氣賺錢的情節: 替粉絲簽名拍照,然而場面冷清,甚至那一個來索簽名的小孩,其實都是母親要他去的,作為對兒子的一份便宜的奬勵,但「戰羊」卻只能笑著去面對,道一聲謝,收下美金些許。相比同病相憐,同樣坐冷板的女主角,景況更為悲涼。因為乏人問津,不只代表了收入少,更反映出他在別人的心目中的地位漸次消失,對於一個曾經叱吒的人,特別難堪。

同場的還有幾位過氣選手,或斷了腿,或瞎了眼,身上都帶著因戰鬥而留下的不同傷痕,這暗示了當摔角手的悲慘命運,為了觀眾曾經的片刻快感而落得如此下場,亦為「戰羊」往後再次出戰暗暗埋下了悲劇的命運。簡單的情節,便能牽動觀眾的情感,不需要演員刻意誇張的表情或老淚縱橫的演釋,讓電影流於低俗煽情。

全片雖然沒有太多官能刺激的摔角場面,但仍然會讓觀眾看得熱血沸騰。電影尾段有一幕讓觀眾明白男主角內心的高潮戲: 女主角趕至,阻止男主角出賽,男主角卻心意已決。渴望的愛情親情,他努力過,追求過,最終都失望而回。沒有人再在乎他,他也只能不再在乎。他選擇了冒性命危險再打摔角,因為唯獨簾外的那些觀眾,不會拒絕他。這個夢,從沒讓他失望過。只有這一個舞台能讓他義無反顧,“The only place I get hurt,out there”。即使從繩角縱身躍下之處可能是地獄的一層,他依然願意燃燒生命最後的一角。

故事本身精彩,塑造了角色本身,演來中規中矩已很能夠引起觀眾的共鳴,相比起Milk裡頭Sean Penn全憑演技去演活角色的難度,略遜一籌,Mickey Rourke未能在奧斯卡獲勝,非戰之罪。飾Cassidy的女主角Marisa Tomei演來自然而配合角色,在奧斯卡敗給大熱的Kate Winslet,相信也是同一原因。演女兒的Evan Rachael Wood是值得留意的新一代女星,較出名的作品有Across the Universe。

電影譯做「拼命戰羊」是神來之筆,表面指摔角手在擂台上奮戰,帶出了緊張刺激的感覺,但同時亦表達了主角為生活打拼的深層意思,顧及了商業市場的考慮而又不失電影原意。

在掌聲裡,「戰羊」找到了自己。在戲外每天為生活拼搏的你,是否又能尋回自己?

附加檔案大小
wrestler.jpg64.88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