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昌的電影世界》讀後感



今年是楊德昌逝世五周年,記得看他的遺作《一一》(2000)是在2001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看後久久未能平服,這是他導演生涯獲國際大獎(康城影展最佳導演獎)的巔峰時期,聽到他後來患癌逝世的消息,感慨人生無常,更不值這位電影大師剛被世界注目時,生命已沉默下來。

今年一月內地有一本向楊德昌及其電影致敬的中文翻譯書籍面世,根據法國光明出版社的法文版譯出,作者是法國《電影筆記》前主編 Jean-Michel Frodon。書中介紹楊的生平及時代背景、電影實踐以及對電影的詮釋,比中國電影學者更具批判的思考。

「近觀楊德昌」部份寫得詳盡清晰,由楊德昌和友人在他家中創立〈台灣電影宣言〉為出發點,回溯楊的一生:出世於上海,遷往台灣生活,到美國修讀計算機碩士,做了七年電腦工程師,最後決定投身電影事業回台灣,以及開展台灣新電影的足跡等。其中亦分析楊德昌電影的現代性特色:多重敘事時空,城市空間,建築與人際關係的隔閡等,以至後來創作動畫,籌備拍動畫電影《追風》,可以說是理解楊的背景及電影實踐的一個總撮要,資料和分析皆備。

此書最大特色是:收集楊在日常創作時的電影手繪,尤其在「檔案」部份,印出《獨立時代》以及各 Miluku 網站的動畫短劇,還有楊為《追風》做的場景設定、人物設定和動作模型,使讀者能夠欣賞楊在動畫創作的才華。楊不單開啟台灣電影對現代性的探索,他更將畢生愛好:漫畫(自小已創作漫畫故事,最喜歡阿童木之父:手塚治蟲)實現於和彭鎧立(第二任妻子)共同建立的網絡公司 Miluku.com 中。

此書亦加插了三篇文章,第一篇是法國導演奧利維耶.阿薩亞斯(Olivier Assayas)在楊剛去世時寫成並發表的〈楊德昌和他的時代〉,並加插了楊德昌繪畫的漫畫版阿薩亞斯。他作為楊的摯友和東方電影愛好者,字裡行間充滿著對同行的深情:「他們指(楊德昌和小津安二郎)借助一種幾何式的抽象手段來表達自己的關注重點,例如現代建築、金錢或是人與人之間日漸疏離的生活──因著商業流通或是非腦力勞動工作的需要,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孤獨、越來越破碎,又在同時被重新組合成新的形式。」(頁201)讀到這位法國導演(他是張曼玉的前度丈夫)對兩位亞洲電影導演扼要的詮釋,感受到一種無言的認同。

另一篇是著名影評人 Tony Rayns(楊德昌電影的英文字幕翻譯)被邀而寫:〈左半腦與右半腦:楊德昌的理性世界和感性世界〉,對其創作理念、時代背景和特色作一次綜合短評。

第三篇是吳佩慈(法國巴黎第一大學博士)所寫的〈楊德昌及其風格的緣起〉,文章比較學術性,她提出楊的電影「展現出的某種台北城市影像地誌學(cinematopography),特別具有時代之風,都會轉型過程中主體意識缺乏的深沉批判、獨樹一幟的現代電影美學風格,共同交織撞擊出楊德昌所獨有的開放性電影文本閎域。」(頁230)

從這篇文章的論述方式來看,楊德昌電影知性式成份,更是很多學者的探究對象。閱讀這部國內出版的書,雖有外國人名翻譯不同於香港譯法這缺點,卻明顯有幾個優點:

一:對楊德昌個人生平、電影創作實踐及電影作品意念的理解,有詳細介紹和分析,即使讀者對八十年代台灣新導演的認識不多,亦可一目了然。

二:書中加插的電影圖片和楊的手繪圖像資料很多,讀者即使未看過楊的電影,亦能一一理解。

三:附加的「檔案」部份,是楊德昌漫畫及繪畫創作的有力展覽,正如日本導演黑澤明一樣,繪畫是楊的一種思考及表達強項。

難得讀到此書,在台灣八十年代新電影及導演的專書中,侯孝賢的名字遠遠蓋過楊德昌,能重新理解楊德昌那種知性態度書寫台灣歷史和城市,正是讀者的得益。很喜歡書中訪問戴立忍的最後一段話:「拍片期間的楊德昌讓我想到哈姆雷特。甚至可以說,楊德昌是電影界的哈姆雷特。」

楊德昌,一個電影的幽靈。

(節錄版本刊於第20號《HKinema》)

附加檔案大小
EdwardYang.jpg69.83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