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充滿靈感的座談會──《怪談》觀後感



因為《怪談》原小說以及電影版一直被視為靈異題材典範作,也想在放映之後的座談會加多點玄幻效果,故此決定以《鬼聲.鬼戲》作為座談主題,也多得好友MC仁仗義幫忙,他負責講鬼聲,我來談鬼戲,並由當日到會朋友共同製造一次相當互動的交流會。

關於鬼聲部份

《怪談》電影尤其在聲效方面製造有很多至今仍出類拔萃的實驗,又一直是我們以文為本的影評人就算略知一二也不敢班門弄斧,樂評人也少涉及,故找又是創作人又很「鬼馬」的MC仁來擔任講者就非他莫屬了!

當日仁兄十分認真,竟然帶來了一座手提的黑膠唱機,在現場播放一段在六十年代錄製的「西人集體頌梵音」,在播唱時還在現場加上咪高風作出即時混音,以及利用西藏樂器加入如誦咒的低音喃呢效果,讓現場觀眾即時理解音效的多次元化,來對比當年音樂大師武滿徹在《怪談》中的種種音樂及音效實驗,也讓大家感受到至今錄音科技十分進步,但原來仍有不少音效是機械不能收錄,只在用心聆聽時才能感受得到。

經MC仁的悉心實驗,以及對《怪談》及六十年代的音效講解,令在場朋友也指出剛欣賞完的電影當中有不少音效的特別處理,例如片中在明治時期過新年的打球遊戲中,球板的回音效果處理是令人聽後相當深刻的。

關於鬼戲部份

通常在電影放映後的座談會是將電影延伸補充,但我祈望能夠藉著電影與到會者作出活性化交流,將映後相聚的時刻銘留心中。

我本來是準備以六十年代日本片廠美學的成就為題,也預先準備 Power Point。多得MC仁在前段即場生起音響興緻,即興地活化觀眾的興緻,在觀眾中竟然令本來難以道清的日本不條理劇可以用三言兩語的清楚舉例出來。

同時剛看完電影仍留有印象,於是接著音效再道出《怪談》的四個短篇聚成一套作品的種種對比,以及關聯,構成一個大主題,既呼應明治時期小泉八雲在原小說帶出東西不同角度對民族學的交融,此片也反映了上世紀六十年代小林正樹在戰後日本人如何面對國際的信心。當中對彩色電影的色彩內容表達,對日本男人與女人的細膩描繪,以及對闊銀幕畫面的構圖,還有片廠美學等等,都可以一一提及。

因為素材豐富,最後令我連本來準備的 Power Point 也沒時間用了,反而在結尾時,讓仁兄再示範一次即興的梵音演出,令大家再度感受那種至現在錄音技巧仍未能完全捕捉的奇異音質,也令今次的映後座談充滿靈感味!

決定以小林正樹的《怪談》作為文學改編電影的初期,是不知道可以多面挖掘。初時只著重於小說與電影的改編範疇討論便足夠。但在準備時,才知原來藉著此片可以作出多面睇。

例如民間傳說如何由耳傳文化發展成為文字記錄,然後由文字改編成電影時遇到不同媒體發揮的特色,同時此片的音效的成就性,大家可在今次放映附送的傳單有簡單論述,原文足本可在電影評學會的網頁看到。在《怪談》電影與文學之間引發的學究題目,也與登徒兄及鄭政恆兄一起對談,對談文章在明報六月五日作專題刊登。至於最近仍在不斷搜集的日本的「不條理劇」研究,也在即將於七月底出版的《HKinema》刊登。

當然最難得是今次我們可以看到一個質素極高的拷貝,是次從法國運過來的拷貝音質極佳,可給大家感受在大劇院播出的音效,是家中音響不能取代的。

我對《怪談》的觀影印象是七十年代在港重映時的刪剪版本,是沒有〈茶碗之中〉一段。始終想了解電影的朋友,上戲院看大銀幕的經驗是重要的,那種以菲林投射在銀色屏幕中的質感,是磁化錄製的DVD以及家中播送的電視營光幕是至今仍未能取代。

是次因為工作關係錯過在科學館放映的場次,只能在電影資料館的放映尋回看大銀幕電影的滿足感。有數位兩場也觀看的朋友同時道出因為科學館的銀幕較大,在前座觀賞效果更佳。這令我想以前因為一部電影時而聯朋結隊去重看又重看,而且到不同戲院去分辨不同的影音效果,這種百份百影痴,至現在仍大有人在。

附加檔案大小
IMG_9345.jpg54.59 KB
IMG_9355.jpg65.13 KB
IMG_9418.jpg66.3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