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技留住妖異──武滿徹的《怪談》配樂



電影《怪談》公映時,正值日本社會的復元期,也是日本人有心向國際展示自上世紀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由戰敗國回復康泰的證明。1964年,日本為迎接東京奧運會而研發不少純日製的影音器材,當中由 SONY 公司研製一種名為「傳助」的手提錄音器材,已可捕捉現場選手的喘氣聲音。從另一角度理解,《怪談》有意在風雲際會之時刻,向國際展示日式的影音成就。小林正樹將音樂交給了武滿徹,武滿徹也利用當年嶄新錄音科技來改編小說,利用聲樂製造技藝超卓的奇異空間。

六十年代的音樂實驗捲席全球,John Cage 將傳統音樂引入當代藝術,也研製發明多種錄音器材,把錄音科技帶進新紀元。對日本人來說,《怪談》的公映是對 John Cage 把日本樂器帶入現代音質境界,製造出國際推崇的「鬼佬禪」,一次原汁原味的認真回應。西方科技改造東方音樂實在令人耳目一新,而武滿徹在《怪談》中創作的音樂實驗,可說是讓一班醉心學懂握筷子的西方人明白,東方的音樂禪境還有更深層次。

《怪談》的音樂實驗不只將日本能劇及歌舞伎的音樂作出斷裂性編排,與影像作對話式配合,也利用原始樂器的音質作為旋律的序言,真正的主音是聲樂之後的寧靜之音。如中國畫的留白效果,這種留音法,令記憶留下來的餘韻在聽者腦中生出本來不存在的幻音,在電影院內同步看到本來無聲的影像,製造反常的視聽效果。

聲音的存在早於光。在《創世紀》之中,在光未被創造之前就已有語音存在,在黑暗時期上帝心中已早有光的概念,故此上帝說出要有光,然後就有了光。現在超弦論已指出我們看到或者接觸到的東西都是頻率形成,視覺頻率與音頻相同,只是人的接收感官有別。整個宇宙都是以一場韻律展現的大會。現時有很多肉耳聽不到的聲音,器材卻可以紀錄。例如白噪音(White Noise)已成為無線電愛好者尋找鬼魂存在的新玩意。雖然已經可以錄鬼聲,有些傳統樂聲卻未能完全保留,部份肉耳接收到的音貝器材不能錄。例如印度音樂以及密教常用的鈸音,部份主音之後的聲頻是錄不到的,但用心聆聽時,肉耳可以接收到。

所以留心捕捉這些科技仍錄不到的聲頻,你是可以訓練自己超人一等,又或者可以在秋墳面前與你的狗一起去聽鬼唱詩。《怪談》在當時的音樂實驗,如今仍可繼續。

附加檔案大小
Toru_Takemitsu_1.jpg54.68 KB
Kwaidan_21.jpg58.9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