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文本,說影像──《同流者》映後談



三場《同流者》放映圓滿結束,輪到紀陶之選《怪談》接棒。《同流者》能夠場場爆滿,相信原因甚多,其一是貝托魯奇剛好於今年五月在康城電影節獲頒終身成就獎,《同流者》也在法國當地放映,我們在香港差不多同步看他生平其中一部力作,誠為美事也。除此之外,當然包括《同流者》經典之作的位置,去年積累下來的口碑,統籌者落力宣傳推廣,文學改編電影有一定話題性等等,都令門票向隅。

最後一場有家明和我主持映後談(據說只有我找影評人作對談嘉賓),事前已談好了,我講文本,他說影像,恰恰好,可以互補。

我點出電影拍於1970年(同一年,貝托魯奇還拍了《蜘蛛策略》,改編自阿根廷作家博爾赫斯的短篇小說),當年僅三十歲的貝托魯奇以精雕細鏤的影像,加上懷舊的意緒,在巴黎名勝取景,成就了一部傑作。至於對莫拉維亞的原著小說,最大改動莫過於小說是直線敘事,成長歷程是重要的一點,反之電影是插敘的,打破直線的時序結構,換言之,(暗殺前的)心理和焦慮就十分重要了。為甚麼呢?除了剪接師不可不提的貢獻外,貝托魯奇在《同流者》中投入了許多個人的感性和心理情意結,也就是說,他經歷了兩位左翼電影導師(柏索里尼和高達)的洗禮,以至1968年的五月風暴、青年運動和1969年加入共產黨的經歷,政治熱忱過於高漲,回過頭來就猶豫了,面對自身布爾喬亞階級的身份制約,又產生影響的焦慮,影片中明目張膽的個人內心的殺父戀母情意結,代替了社會改革的階級激情。

家明討論一些《同流者》的影像片段(根據2006的美版DVD),他指出DVD中的《同流者》色調對比十分強烈(確實比是次放映的35mm版本更明顯),如巴黎 Hotel d'Orsay 外的藍藍夜色,跟室內的光線形成對照;羅馬的黑白色調,跟巴黎三十年代的色彩又是另一重色調對照。技巧方面,影片的攝影手法高明,歸功於高手 Vittorio Storaro 對顏色、構圖及光影的重視,一些2D的平面影像也留有高達的影子。至於 Franco Arcalli(暱稱Kim)在《同流者》中神乎其技的剪接,為影片的敘事帶來突破與新意。(關於敘事的問題,可再參考陳志華之選《廣島之戀》。)

不錯,《同流者》中的鐵三角貝托魯奇、Vittorio Storaro、Franco Arcalli 就如香港的王家衛、杜可風和張叔平,而《同流者》對港片經典《阿飛正傳》的影響也是顯然可見。

附加檔案大小
CC_8684.jpg55.54 KB
CC_8725.jpg63.37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