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黛絲姑娘》的事(2)



三、一年四季

《黛絲姑娘》的拍攝歷時九個月,耗資一千兩百萬美元。成本高昂的原因除了要維持兩百多人的製作團隊的運作之外,還要在八十多處拍攝地點之間奔波。此外,波蘭斯基堅持要拍攝一年四季的真實鏡頭,令製作週期更為漫長。

季節風景在托馬斯‧哈代小說中的重要性,是僅次於人物命運主線的。在哈代這部長篇小說中,人物對話以及心理描寫所佔的比重很小(波蘭斯基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特地與英國作家協會合作為電影設計對白),反而是對環境的描繪以及哈代作為「上帝」的評論無處不在。對於部份讀者來說,這無疑是令閱讀過程不甚愉悅的主因。只需將小說讀一部份,就不難發現哈代所秉持的是冷静的雕刻家的創作姿態。他以黛絲這一平凡女子的悲慘身影為中心,完成了一副維多利亞時代晚期的版畫。如果要揣摩她的內心世界的話,就必須到她周圍的風物中去找尋各種線索,因為哈代更願意使用即興評論(他對黛絲的評論時見冷酷與譏諷)取代女性獨白。

波蘭斯基延續了哈代對黛絲命運的旁觀,在影片中甚少煽情。對德裔演員娜塔莎金斯基(Nastassja Kinski)的選擇,就是成功的──她顴骨突出,流露著一種北歐人特有的肅穆,絕非是長於煽動悲喜氣氛的美嬌娘。她始終收斂的表演,與電影《黛》中的各種自然場景相襯得宜。影片從秋天開始,經四季輪回,在秋末冬至時結束。開場是如血的夕陽,結尾是卡在巨石陣(Stonehenge)中緩慢爬升的太陽。從故事情節看,黛絲是於豐收的草場上跳舞,在黑暗森林裡失貞,和安吉爾在草原上遠望海洋,在濃霧彌漫的早上獨自遠行另謀生路……每一幀風景,都呼應著她靈魂的狀態。

將《黛絲姑娘》由小說改編為電影,尤其在表現風景這一方面,影像相對於文字的優勢被凸現出來了。波蘭斯基一方面堅持哈代於小說中的表述,另一方面也對畫面的光線等提出了嚴格的要求。例如黛絲與亞雷在玫瑰園中第一次相見的那一場戲,拍攝期間大雨傾盆天色晦暗,但在攝影師傑弗里昂斯沃思(Geoffrey Unsworth,作品包括《2001太空漫遊》、《東方快車謀殺案》)的幫助下,達到了夏日亮度逼真的效果。

四、發行

《黛絲姑娘》的發行,無論是小說還是電影,均一波三折。

湯瑪斯哈代對黛絲是個「純潔的女人」的評價引致社會上鋪天蓋地的抨擊。在維多利亞後期的社會輿論之中,失貞的黛絲不僅與「純潔」相距甚遠,而且小說中對誘姦情節的描寫亦被視為淫褻。

至於電影的遭遇,甚至令波蘭斯基產生「看破紅塵」的想法。他在回憶錄中寫到:「為時九個月的拍片期遇到的坎坷以及兩年來精力的磨難使我看破紅塵:我再也不想拍片了。我開始以『前導演』自居了」。


《黛》首先是在德國公映的。德國作為金斯基的故鄉,並未給這位女主角帶來任何讚許。一些影評家對《黛》提出了尖銳的批評,說影片唯一有意義的地方,是它表現了19世紀牛奶生產的全過程。

緊接著《黛》在法國的公映,獲得了一致好評,觀眾大排長龍。此種狀況卻令製片人克洛德貝里(Claude Berri)更為惱火:接近四個小時的片長令影片收益僅為正常的一半。於是他提出必須將《黛》剪短以保證每天在影院上映四場。為此,波蘭斯基特地邀請剪輯師薩姆奧斯廷(Sam Austin,即《魔鬼怪嬰》的剪輯師)來完成這一任務。看過壓縮版之後,波蘭斯基承認薩姆才華橫溢,但他對《黛》的處理卻令整個故事支離破碎,破壞了故事原有的節奏。

就《黛》長短版本孰好孰壞的爭議,導演法蘭斯哥普拉(Francis Ford Coppola,即《教父》導演)授意自己的發行公司組織了兩場放映活動,並邀請了一個專業公司分析觀眾的反映。結果是觀眾更喜歡波蘭斯基三個半小時的版本。哥普拉知此,決定讓西洋鏡影片公司在美國發行該片,並願提前支付巨額酬金,只要波蘭斯基按照他的建議重新剪輯。波蘭斯基拒絕了他的要求,堅持保留自己的版本,儘管當其時,《黛》尚未收回的巨額拍攝成本令製作公司瀕於破產的邊緣。

《黛》在許多地區的公映相繼取得了成功,唯有英美兩國是發行上無比堅固的屏障。有著名電影公司的買片人就曾經說,《黛》想進入英國的話,必須從他的屍體上踏過去。對《黛》的反感以及波蘭斯基的敵意,與後者在美國犯下的罪行不無關係,畢竟,波蘭斯基是從美國逃亡的。對他,英美有共同的引渡條例。

在歐洲其他國家公映一年之後,觀眾仍然絡繹不絕,美國哥倫比亞公司對這部影片表現出了一定的興趣,亦認為該片有希望獲得奧斯卡提名,於是安排《黛》在美國暫時上映一週。觀眾爭先恐後買票觀看,《黛》延長了放映檔期,也獲得了1980年度奧斯卡六項提名,最後得到了攝影、美指以及服裝的三個獎項。此後《黛》一帆風順,單在倫敦就連續上映了十八個月,也擄獲許多獎項。至少在波蘭斯基眼中,《黛》在美國為他贏得了導演生涯中最好的評論。

最終《黛》為製作公司贏得了巨額的利潤,波蘭斯基卻因為《黛》波折的命運而感到心灰意冷,不想再拍電影。於是他回到波蘭去執導話劇。再執導筒已是七年後的事了。待他再拍出真正有影響力的作品,則要數至2002年的《鋼琴戰曲》,該片為他獲得了2003年奧斯卡的最佳導演獎項。

附加檔案大小
Tess_07.jpg90.1 KB
Tess_08.jpg153.1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