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的人與不道德的社會



《碼頭風雲》是反映時代的電影,是在面世當時已立刻受到肯定的電影。

《碼頭風雲》中,伊力卡山與馬龍白蘭度第三次合作。眾所皆知,1952 年時,伊力卡山向非美活動調查委員會(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 HUAC)供出八位左派人士的名字。因此,片中泰利的吶喊與抉擇,多被人附會為伊力卡山本人的呼聲與經歷。1954 年上映的《碼頭風雲》大抵是導演的言志之作。


伊力卡山善於與方法演技演員合作,作品具有濃厚社會現實主義色彩,《碼頭風雲》是當中模範,呈示了碼頭區的低下層工人生活,充滿真實感。電影也巧妙地運用鴿子意象:首先,牠是宗教的意象,代表聖靈;牠又是政治的意象,代表和平;鴿子有特別功能,作信差傳遞信息;鴿子也一語相關地暗示線人(stool pigeon)的角色;在泰利口中,鴿子有好強的一面,也終身不二。影片一開始鴿子更是泰利誘使伊迪的哥哥上天台的原因,最後,鴿子籠置放在天台,從天台我們可以看到海岸邊緣城鎮的遠景。

《碼頭風雲》開首以剪接手法帶出兩種人,一邊是泰利和他哥哥查理以及工會的黑幫份子;另一邊是伊迪、她父親以及神父,乍看是世俗和神聖、善與惡、強與弱截然二分,影片一路發展下來,我們就知道世俗中有神聖、神聖中有世俗-泰利和查理並不壞透,伊迪愛上泰利,神父介入碼頭上的糾紛……,道德的人走入不道德的社會,社會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改變。

泰利是《碼頭風雲》的中心角色,馬龍白蘭度演出優異不在話下,舉手投足幾乎就是游手好閒的底層工人。他更演活了一個在夾縫的小人物、時不我予又失去青春的年輕人,他面對險惡的世途,充滿壓抑和痛苦,他自我保衛、好勇鬥狠、略帶冷酷,對伊迪卻有一腔熱情甚至柔情。神父一角也描寫得很出色,他由教會走入社會,在碼頭一段演說,也是擲地有聲,並不弱於泰利與哥哥查理在車廂"I coulda been a contender" 的經典對話。

泰利憑良心做證,被工會黑幫份子對付,他由猶大般的工人叛徒,一變成為碼頭工人的救世主。泰利半死,血流披面,躺在水邊,神父鼓勵他,讓他獨個兒站起來,泰利儼然作為新的工人首領,一個人走回船塢。伊力卡山近拍泰利踉踉蹌蹌的腳步,讓觀眾了解他的艱辛,甚至用了泰利的主觀鏡,進入他的角度,彷彿伊力卡山、馬龍白蘭度及其角色,甚至觀眾都合而為一,而在泰利身邊的工人認同他,但沒有人幫助他,只是一言不發看著泰利。

我們看到泰利在寒冷的日子裡,完成道德上的淨化,以血肉之軀與個人意志抗衡不合理的制度,但同時他是最孤獨的人。道德的人站起來了,不道德的社會卻總是遊離於理想與現實之間。

附加檔案大小
OntheWaterfront_2.jpg67.87 KB
OntheWaterfront_1.jpg66.4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