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影評人之選──各師各法說故事



放大圖片

(節錄)由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統籌的《影評人之選》節目,第4屆換上全新主題「無限的敘事風貌」,由影評人推介6部在敘事手法上具開拓意義、手法強烈之代表作,說明電影世界的 storytelling 手法絕非一成不變,反而是層出不窮、變化萬千。

選擇以「無限的敘事風貌」為全新主題,劉嶔指出,是想把焦點放在電影形式本身,介紹電影人的講故事手法。劉偉霖補充:「普羅觀眾對電影敘事,著眼點在情節是否曲折離奇,但其實如何去講故事、故事的敘事結構也是可以有不同變化的,就如偵探類型片,是否在敘事上一定有謎團,最後就要揭開真相?」

6月兩部焦點電影──法國片《舞會請帖》及侯孝賢的《好男好女》,劉偉霖說「兩部片的共同點,都是講人生,但手法並不平鋪直敘」。杜維威是法國默片時期三大導演之一,這一部有聲作品講一位大美人在喪夫後,想起15年前在舞會曾向她示愛的10名男舞伴,因而逐一尋訪,由他們的說話,她醒悟到原來自己對每個男人的生命都產生微妙影響,帶出生命的殘酷和無奈。影片特別在每個故事都以一個電影類型呈現。

侯孝賢「台灣三部曲」最終篇《好男好女》,在敘事結構上就更加層次複雜。劉嶔指出,此片是根據真實40年代左翼青年蔣碧玉的回憶改編而成,卻不是直接講她的生平,「而是借伊能靜飾演的女演員,演出蔣的故事,把虛構女性和歷史人物融會交錯,故事來往於數個時空,以反映台灣歷史和個人生命的磨難,可說有4個不同層次的故事。」觀眾可留意導演如何透過不同語言、服裝及色調等來區分不同時空。

7月選映日本導演黑木和雄的《凝聚的沉默》以及法國導演積葵利維特的《莎蓮與茱莉浪遊記》。兩片敘事手法如何嶄新?劉偉霖形容前者巧妙地透過日本一小學生交蝴蝶標本予老師,由蝴蝶的來歷帶出牠如何從日本九州、經長崎、廣島、京都、大阪、香港及東京抵達北海道,沿途上的故事,「各故事有輕鬆有沉重,帶出的卻是日本戰爭責任、原爆以及安保條約的關係,不乏對戰爭罪行的反思。」《莎蓮與茱莉浪遊記》講兩個法國女子創作故事,還自己走進故事中扮演角色。劉嶔形容此片的敘事形式甚具嬉戲態度。「電影中戲中有戲,充滿奇想,相當有趣。」張偉雄說新浪潮代表反叛精神,不跟從固有一套,而以上兩部片就是前衛敘事風格的代表。

【載於《經濟日報》2013年5月9日】

附加檔案大小
HKET_C3_20130509.jpg197.9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