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中風景》──提早出發的生命快車



「你們真是有趣的孩子,看上去不在乎時光流逝,但我知道你們趕著要走。看上去你們沒有地方去,但其實你們正在去某個地方。」劇團青年 Orestis 對 Voula 和 Alexandros 兩姊弟如是說。

對,兩姊弟的尋父之旅一上路,就已經被告知是無果之旅,所謂的「爸爸在德國」是媽媽的謊言,但他們依然義無反顧地離開,不走回頭路。一路上,人家問他們去哪裡,他們不是默不作聲,就是一句「北邊」。為甚麼去北邊呢?沒有答案。冬天的希臘,有雪更有雨,那寒氣就像是從銀幕上透出來般。兩個小小身軀穿行在路上,只是荒野間龐然建築物旁的小小兩點。安哲羅普洛斯電影中的希臘北部,看不到二千年前文明的蹤跡,更多是現代工業文明建立的巨大設施,讓人想起安東尼奧尼作品之中,那些人跡罕至的意大利鄉郊。而同樣是兩個人的旅程,《霧中風景》的姊弟和《流浪者》(Il Grido,1957)的父女,更有種對讀的微妙樂趣。


兩姊弟的旅程首先是一種走向現實的成長之旅。當他們鼓起勇氣跳上往德國的火車,就和現實狠狠地相撞。先是沒有車票,因而兩次三番被趕下車,到最後不能通過國境線上的護照檢查。沒有錢,也沒有社會身份的小孩在現代社會寸步難行。弟弟小小年紀就嚐到了用勞力換取報酬的滋味,姊姊更是快快地經歷了人生的種種甜酸苦辣,到最後變得「成熟世故」起來。

但說到底這次旅程應該是一次心靈之旅,由大雪中所有大人失魂落魄地望向天空開始,導演不斷把「超現實」的場景加入,雪中被拖向死亡的馬匹、一眾在海邊呢喃希臘政治變遷的老流浪藝人、從海底升到空中的斷指巨掌,種種視覺的寓言,散佈在荒涼的旅途上。兩姊弟旁觀著這些和「劇情」無關的景象,把自己和觀眾與安氏那些對希臘近代史的詰問連結起來。

或許,「德國爸爸」是否真正存在其實並不重要,兩姊弟的對話,總是圍繞著他。弟弟說:「我夢見了他」、「他看起來比以前大」,成為兩人上路的動力。而姊姊,則不厭其詳地向「他」報告近況,我們想念你,弟弟長大了諸如此類,是她片中最長的說話,雖然只是以畫外音的形式出現。從未見過的爸爸,成為他們傾訴的對象。

「德國爸爸」是兩人旅程的目標,但到底這個目標在哪裡?如果要深究的話,這位沒有露面的父親角色其實很難說得通。兩姊弟年齡相差好幾年。姊姊如果完全沒有見過父親的話,那弟弟又從何而來?講到底,這是一次以尋父為名的精神之旅,表面上是人生歷練的速成班,但底下其實是在追尋心靈的歸宿。以兩個赤子之心去問生命的意義何在?他們得到的答案曖昧不明。

Orestis 拾起一小段菲林,問兩姊弟:「你們看到嗎?在霧氣之中,遠遠的地方,你們見到一棵樹嗎?」

附加檔案大小
LandscapeInTheMist_1.jpg89.1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