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倩彤

我的客西馬尼園

自小就有宗教信仰。每星期在教會磨心損性是常態。長大後沒再去教會。便開始進出電影院。兩者間的更替邏輯是後來才發現的。許多東西對我來說,都是後設的認知。電影院就此成為我的教堂。

令我著迷的東西往往都與極端有關。神旨般的光與鬼神般的黑、滿座與虛席、喧嘩與寂靜、陌生個體與集體意識、開始與終結、看與被看、歷史與當下、計算與即興、巨大與渺小種種相對,全在一個房間裏同時發生,而且不斷的移形換影。散場後走過隧道,有時燈光詭異的綠像泡過李斯德林,又是新造的人。

刊物: 
作者: 
2014年
05月
#26
Subscribe to 何倩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