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穎

有人, 就有政治 —— 金馬獎評審感言

藝術,永遠與政治分不開。今年的金馬獎,各獎項於上周六舉行的頒獎禮中公布後,引起很多爭議。大陸電影囊括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女主角四大獎,而台灣電影只「陪太子讀書」地拿下廿二個獎項中的五項,部分台灣傳媒、電影工作者、網民非常不滿,有報刊以「血洗」之辭形容,有網民怒斥「金馬變金雞」(金雞獎為大陸重要電影大獎),更有人呼籲「廢掉」金馬獎!

另一方面,亦有報刊認為,能夠超越政治與地域限制,正是金馬獎可貴之處, 「才真是台灣的驕傲」。

筆者為複選十一名評審、決選十七名評審之一,近年也經常在各地電影節擔任評審,籍此機會分享一下經驗。

刊物: 
作者: 
2016年
12月
04日

從「雙周一成」看香港電影困境

「雙周一成」,指的是成龍、周潤發、周星馳,响噹噹的名堂,九七前香港三個最重要的明星。本來曾以「三大巨星的死亡」 為題,後來覺得不大適合,因為起碼周星馳,我相信、也希望,他的「星勢」仍未死。其實「雙周一成」的題目可謂stating the obvious,有點兒「畫公仔畫出腸」,一提出來,大家就已經知道講什麼,不必多談,但希望能引伸出一些議題讓大家思考。

刊物: 
作者: 
2012年
#99

43人的至愛電影

1.《春光乍洩》Blow-Up,安東尼奧尼,1966
原來電影是可以這麼深奧而又迷人的……,少年時為了看那乍洩的春光,第一次接觸藝術電影,改變了一生。

2.《遊戲規則》The Rules of the Game,雷諾亞,1939
研究電影後重看,在Renoir 的人文精神中重生。

3.《搜索者》The Searchers,尊福,1956
尊福at his best,西部片at its best。

4. 任何一部有原節子和笠智眾的小津安二郎作品。

刊物: 
作者: 
2011年
07月
31日
#15

回應〈十年光影珍藏〉一文

《信報》2010 年12 月30 日〈十年光影珍藏〉一文,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現就幾點嚴重的稍作澄清。首先,以《七十二家房客》為「港產片時代」的分水嶺,正如香港電影資料館節目簡介中表明, 「港產片時代」的起點,有很多不同說法。這是歷史研究經常出現的情況。歷史時期的劃分,除了如「康熙期」等官方或法定的情形,大部分是後人為了明白過去所用的方法,可以有各種看法,界定點經常很模糊,也經常與其他時期有重疊之處。比如很多人談論的「後現代期」,起點之處便有1930 年代、1950 年代,甚至1990 年代等多種說法,與「現代期」的完結也有或長或短的重疊。歷史時期之間的模糊,是基本的知識觀念。

作者: 
2011年
01月
13日

新聯與左派電影

藝術的力量不可謂不奇妙。政治掛帥、教條先行的作品,同樣可以感動人心,甚至歷久常新。香港電影有一個左派傳統,意識形態色彩強烈,創作者面對很多限制。然而左派的新聯公司,在粵語片的領域締造出頗傑出的成就,在香港電影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頁。

新聯成立於1952 年,與長城和鳳凰同屬所謂「愛國電影公司」(合稱「長凰新」)。一般人對長城與鳳凰印象會較深,除因為這兩間公司的作品為成本較高、製作較嚴謹的國語片外,也因為它們有夏夢、石慧、傅奇等大明星,以及朱石麟、岳楓等名導演。

作者: 
2010年
10月
30日

輸贏置度外 《暗戰2》專業兵遊戲

上集一句「到了就算你贏」,確立了警匪之爭的遊戲規則,更强調了其中「遊戲」的成分,與影片另一條主綫中爲父報仇的刻骨銘心完全是兩碼子事。「報仇」是七十年代武打片的動力,「遊戲」是世紀末的寄託,劉德華贏了金像獎。他,是到了。The Rest,是History?

義意在遊戲本身
《暗戰2》延績了這個贏與輸的遊戲,卻又進入了一個全新境界。劉青雲與鄭伊建的點指兵兵、點指賊賊,又點只警匪之爭咁簡單?青雲一定輸、伊健一定贏,樂趣與意義都在遊戲本身而非結局的成敗。上集以天王劉德華做贏硬的賊,這回則用了伊健,是否成本 考慮未經證實,但從觀眾期待的立場,肯定有特殊效果。

作者: 
2002年
12月
29日

治療創傷接受現實 《不速之嚇》 重訂人鬼定義

戰後的荷里活恐怖片很喜歡以家庭爲背景,尤其是60年代以降《魔鬼怪嬰》、《驅魔人》、《凶兆》等,都將恐怖的重心,自以前的歐陸《吸血殭屍》、科技Franken- stein《科學怪人》或外星《異形》等,移師至核心家庭。其後,《月光光心慌慌》、《慘無人道》、《黑色星期五〉、《猛鬼街》等極受歡迎的系列,更直接將邪惡的來源置於家庭之內。

到了90年代,恐怖片經過一番沉寂後再次抬頭,但充滿後現代色彩的《奪命狂呼》系列及去年的《搞乜鬼奪命雜作》矛頭指向普及文化,並開盡類型傳統的玩笑。

作者: 
2002年
10月
27日

《末路驕陽》荷里活的傷痕年代

兩個家庭、四個人、三對父子關係。

《末路驕陽》七月在美國公映後好評如潮,立刻成爲明春奧斯卡第一匹「熱門馬」。而其希臘悲劇色彩的黑社會背景、幽暗的攝影及充滿質感的美術設計,更令很多論者將之與《教父》相比。但《教父》是講一個大家族的發展的,而《末路》則是一個「雙庭故事」。

四個人中,兩個是父親。保羅紐曼的黑幫頭子有一個開始插手家族事業的成年兒子,湯漢斯的職業殺手則有一個「唔知老竇撈邊瓣」的黃毛小兒。但漢斯與紐曼也是如假包換的「情同父子」,自小受「大佬」撫養,長大後順理成章投入旗下,成爲頭號打手。

作者: 
2002年

Pages

Subscribe to 何思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