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龍

三更之回家:三更見鬼

港、泰、韓三地合攝的驚慄鬼片《三更》,由韓國拍的〈回憶〉最有鬼味。三個故事(還有泰國的〈輪迴〉和香港的〈回家〉均圍繞家庭、小孩和男女感情轇轕發揮。

〈回憶〉是宗家庭情殺事件,不時插入男女主角的回憶和幻覺片段,但總是零星落索的蛛絲馬跡,倍添懸疑。個別血腥場面均叫人想起日本的恐怖漫畫。導演處處刻意誤導觀眾,要到洗手間一場才揭盅。尾段的解畫早在意料之中,但是結局頗令人不快(結局不爽是三個故事的共通點)。

作者: 
2002年

天脈傳奇:中西合璧未竟全功

楊紫瓊自《臥虎藏龍》(2000)之後,獨挑大樑的動作片《天脈傳奇》,嘗試把中國傳奇概念,結合荷里活電腦特技。

影片由故事、場景到動作場面,均努力體現中西文化交流融和的主題。開首白嫣飛(楊紫瓊飾)率領的表演團所在地是青島(解放前德國租界)。白和弟弟的表演,混合了中國雜技和西方視覺技術。白父收養了一個外國少年艾歷做養子,他還和白有段浪漫情緣,兩人其後展開一段敦煌之旅。

眾所周知,敦煌是中國人千年來與西域交通的主要樞紐,洋人大反派又十分傾慕中國文化。這些情節鋪陳,全部指向影片主題,中西文化互動合璧。

作者: 
2002年

乾柴烈火:醜小鴨的戀愛故事

葉偉信的《乾柴烈火》一反過往悲觀調子,全面開朗喜劇化。但是某些劇情細節及個別場面設計,仍然有其一貫個人風格。

醜小鴨楊千嬅跟男主角古天樂,由鬥氣辦公室敵人變成好朋友,楊後來還幫古追求上司陳慧珊。但是古最後驀然發現,自己最愛的人,原來是「她」。

好朋友才是意中人,似乎是愛情喜劇百看不厭的橋段之一。楊千嬅一角,由熱心助人,變成情不自禁陷入單戀苦惱的經歷,相信很能討好女性觀眾;男性觀眾欣賞時,也輕易投入「兩女爭一男」的齊人幻想。最後兩個只能揀一個,更是毫無損失。

作者: 
2002年

我左眼見到鬼:《人鬼情未了》喜劇版

《我左眼見到鬼》是愛情喜劇,不是驚慄鬼片。何麗珠(鄭秀文飾)撞車後,開始看見鬼魂王勁威(劉青雲飾),然後衍生的主戲,靈感相信來自荷里活80年代經典愛情片《人鬼情未了》(Ghost)(1990)某場戲(很少人會用鬼片來形容它)。

何麗珠一角,幾乎是這幾年鄭秀文所飾演的角色的集大成,有極大發揮空間,劇情也是由她來推動。鄭的演出固然精彩,劉青雲也是功不可沒。「牡丹雖好,也要綠葉扶持」,劉青雲雖然是男主角,但是戲份並不和鄭對等,可是他的存在十分重要,因為他要讓鄭秀文感動,然後再感動銀幕前的觀眾。

作者: 
2002年

初戀嗱喳麵:愛就像英雄,莫問出處

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故事,純情得不能再純情的初戀,《初戀嗱喳麵》在刻畫兩段浪漫感人的荳芽夢之外,還旁及父子父女親情、姊妹情和婆孫情。導與編(周惠坤及芝See菇Bi)表現均不俗。

阿鋒和嘉莉莉由拍拖、結伴外遊,到猜忌、分手、道歉和復合,感情來去如風,似乎有點兒戲隨便,但正是青春族的初戀寫照。

初戀容不下一丁點兒雜質,那怕只是跟其他異性講了一晚電話,都會造成無法估計的傷害。於是戀情化成三角 ,第三者還是自己至親,小情人淒然分手,情節完全符合懷春少女夢寐以求,「偉大愛情總是波折重重的浪漫幻想」。

作者: 
2001年

愛上我吧:揭示年輕人愛情觀(節錄*)

劉國昌自成名作《童黨》(1988)後,去年又拍了以時下青少年為題材的《無人駕駛》(2000),均是描寫慘綠邊緣少年的黑暗腐敗生活,相當悲情煽情。《愛上我吧》終於走出幽暗,改以充滿陽光和生氣的角度,講述一班中學生的愛情和日常生活。

一班非職業演員的自然與真情流露演出(導演準確地捕捉他們的表情),和生活化及即興的對白(據聞沒有完整劇本),把新一代的內心世界、喜樂哀愁刻畫得入木三分。

作者: 
2001年

百分百感覺II:情節散漫,毋庸深究

三男三女構成《百分百感覺II》兩段男追女女撇男求愛讓愛多角情緣。影片情節零碎散漫,與戲中男女追求愛情的態度,有近似的「精神」。隨意、即食、嬉戲、毋需理由、全憑「感覺」,相信是時下新一代的愛情態度。結果是觀者看完也只有模糊感覺,猶如水過鴨背,了無印象。

樂和Felicia 玩的是「一夜情變成真愛」橋段,少男少女瞬間燃起的激情,卻經不起女方初戀情人程朗想重修舊好的考驗。感情生活多姿多采的女方,居然有份懷緬初戀的「純真」,凸顯少女/女性心事難以捉摸,及今日男女常常要面對新歡舊愛難取捨的「愛情交叉點式」抉擇。

作者: 
2001年

白描中現重彩(節錄*)

【最佳導演:許鞍華(幽靈人間)】

影片有三條明顯的劇情線。西環無頭命案(無頭不知是否有無厘頭的隱喻在內?),是引起連串離奇鬼上身事件的原動力和懸念所在,導致旺財和June 不斷見鬼撞鬼;其次是旺財和June /小琴的愛情;最後是旺財和父親(黃霑飾)的父子情。

無頭惡鬼黃秋生,生前是高利貸,化做厲鬼之後,依然喜歡把別人的家塗滿紅油破壞(解釋了片中不時出現的大幅血紅顏色,原來是紅色漆油),幽了傳統鬼片以鮮血紅色來象徵惡鬼一默,戲謔之餘盡見創意。

作者: 
2001年

無人駕駛:狠批父母師長

蕉、詩、腐乳、餅,代表了被父母和香港社會遺棄及忽視的青少年社群。學校、家庭和社會對他們視若無睹,因為他們達不到成年人設定的某些期望和標準。

影片中出現的家長和老師可能給刻意醜化,卻反映了不少事實。成年人根本沒有好心照顧下一代,不但沒有盡力去幫助他們,反而採取放棄的態度,把他們推上絕路。

幾個慘綠少年最後全靠自己來解決問題,並因為善良美少女作出改變,而成年人沒有出過一分力。編導狠批父母師長的諷喻昭然若揭。

作者: 
2000年

順流逆流:個人宣洩?(節錄)

有人提到《順流逆流》和徐克當年被禁的作品《第一類型危險》,有著主題上某種延續。《第》片講述一群香港青少年,無意識地把土製炸彈四處擺放,造成城市混亂,透露出青春的極端憤怒和強烈的無政府主義思想。

《順流逆流》末段,突顯了相類似的主題,飛虎隊隊長跟阿杰說,法律在「這個時刻」已無意義:他們殺人是合法的,但阿杰做同樣事情則要坐牢。

作者: 
2000年

Pages

Subscribe to 何文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