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龍

唔該借歪:黃子華借歪給葉德嫻

雖然找來人氣急升的黃子華擔綱演出,但是真正主角原來是葉德嫻,她的老戲骨表現令平庸的劇本生色不少。恐怖鬼怪戲突出了母女情深,岳母女婿鬥氣則炮製惹笑場面。

袁詠儀和黃子華的小夫妻風波,和人鬼殊途的包二奶夫婦形成對比,旨在宣揚傳統的忠貞觀念,令影片帶有頗濃厚的道德色彩。

(編按:黃子華憑電視劇《男歡女愛》飾演余樂天,和鄭裕玲飾演的Miss Mo 擦出火花,大受觀眾歡迎)

作者: 
2000年

藍色八月:沉鬱愛情

每個男女都在癡癡地等,不管是甚麼原 因,卻顯示「愛一個人」,是十分痛苦無奈的一回事。戲名中的「八月」,和 女角隱瞞自己患了絕症的情節,令人想起《八月照相館》。不過,《藍色八月》 描寫的愛情,卻沉鬱得多,一群中港年輕男女,苦苦追尋的,都是沒有結果的愛情,各自沉溺在過去/幻想之中。

作者: 
2000年

自從他來了:太多話說了 !(節錄)

編導有太多話要說了,學生和老師都是給批評的對象。出街搵錢一段,顯然是要給年輕人知道世界艱難,挑戰庸懶一代的讀書無用論。尾指和垃圾的譬喻了無用之用,反過來勸讀書不成的學生,要發揮潛能,一展所長,將來必有用武之地。

校長、吳鎮宇和其他老師的角色,一面倒地狠批了香港教育某些人唯利是圖,得過且過的醜陋面目,雖然手法諧趣,但掩不了偏激態度。

作者: 
2000年

大贏家:想贏都幾難

我是看新藝城片長大的,當年的《最佳柏檔》系列,不知風靡了幾多八十年代的家庭觀眾。二十年後,麥嘉和許冠傑「重出江湖」,參演由黃百鳴和高志森監製導演的《大贏家》,背後相信是基於對電影的一份熱誠,可惜看罷全片,不能不嘆句「時不我予,大勢已去」。

「完全與時代脫節」,是我用來總括《大贏家》給人的印象。序場許冠傑出千的騙局橋段設計,找外國演員做陪襯(訪問許的外籍電視台記者卻配上廣東話對白),其中「想當年」和「想當然」的落伍心態,叫人吃驚。

作者: 
2000年

港片殖民化不歸路

一班《特警新人類2》的年輕幹探,象徵了給特區政府和中國忽視的香港電影業。前港英政府以及回歸中國後的特區政府,從來沒有盡心力協助香港電影業,原因可能是前者有意箝制影響力龐大的流行文化(電影固然首當其衝),回歸後,向來視電影為宣傳工具的中共政權,更加不會讓電影業「無法無天」地發展。

基於前述假設,《特警新人類2》流露了中央所不容的「孤臣孽子心態」。導演陳木勝不見得有意識地借《特警2》來抒發某種政治情懷,觀乎他以往的作品,看不出有這個領悟,可是《特警 2》的劇本和選角,卻不自覺地投射了新一代對本土權威(即特區政權)的不信任,以及親美傾向。

作者: 
2000年

小親親:月事美麗 月事抗暴

《小親親》利用一張黑膠唱片,一雙遭人遺棄的狗公這兩件道具,串連起郭
富城/陳慧琳和曾志偉/毛舜筠兩段男女情緣。「緣份」是男人永遠無法理
解,但是女人卻篤信不移,有時明知是騙局也照樣踩下去的糖衣陷阱。

岸西的劇本,以不同的角度,陳述緣份的不可解釋,並對女人某些似是而非
的矛盾心理,作了極細微的描寫。吳秋月(陳慧琳飾)身邊的其他女人,個
個都不是省油的燈,連佔戲不多的宣萱(尤其是看見郭拿著小說,愛不釋手
的那場戲),也起著畫龍點睛的作用,代表了現代職業女性拿得起,放得低
的進步愛情觀。

作者: 
2000年

十二夜:百分百女性感覺

只拍出了「男女大不同」的半個世界。全片以女角張柏芝的角度出發,去審視兩性處理一段感情的態度。如何開始,如何結束並不重要,關鍵是過程中兩人的溝通方式出了甚麼問題。

女的漸漸嫌男的濃情轉淡,男的擺出一副愛理不理態度,究竟是情已逝,還是愛情變成感情的必經階段?可惜只有代表女性心聲的意見(張柏芝的獨白),卻未見有空間讓男角抒發心中情,變成女角自說自話,仍然是單向溝通。

作者: 
2000年

戀性世代:代溝

輕飄飄像是泡沫做的汽球的故事,很能表現新世代全無承擔(於是沒有任何壓力)和聚散無定的情緣和心態。幾個年青男女演員的造型和演出算是中規中矩,那種非職業演員的「疏離感」反而呈現了這一代的自我中心,及不喜歡與人溝通的特質。
不過,導演完全拍不出新一代的節奏和生活質感,影片予人鬆散,甚至是實驗作品的味道,渾不像是專業製作。看來製作人的心態和影片的主題內容,有著嚴重「代溝」,即使他們已努力融入年青人的世界,卻始終格格不入。

作者: 
2000年

無人駕駛:狠批父母師長

蕉、詩、腐乳、餅,代表了被父母和香港社會遺棄及忽視的青少年社群。學校、家庭和社會對他們視若無睹,因為他們達不到成年人設定的某些期望和標準。

影片中出現的家長和老師可能給刻意醜化,卻反映了不少事實。成年人根本沒有好心照顧下一代,不但沒有盡力去幫助他們,反而採取放棄的態度,把他們推上絕路。

幾個慘綠少年最後全靠自己來解決問題,並因為善良美少女作出改變,而成年人沒有出過一分力。編導狠批父母師長的諷喻昭然若揭。

作者: 
2000年

順流逆流:個人宣洩?(節錄)

有人提到《順流逆流》和徐克當年被禁的作品《第一類型危險》,有著主題上某種延續。《第》片講述一群香港青少年,無意識地把土製炸彈四處擺放,造成城市混亂,透露出青春的極端憤怒和強烈的無政府主義思想。

《順流逆流》末段,突顯了相類似的主題,飛虎隊隊長跟阿杰說,法律在「這個時刻」已無意義:他們殺人是合法的,但阿杰做同樣事情則要坐牢。

作者: 
2000年

Pages

Subscribe to 何文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