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龍

細路祥:小市民生活倫常

以小孩子觀點看時代/政局變遷的電影,東歐國家製作過不少,像《爸爸離家上班去》(Otac na sluzbenom putu/When Father Was Away on Business, 1985)、《給我一個爸》(Kolya, 1996)等,都是出色佳作。《細路祥》被譽為陳果“九七三部曲”的壓卷篇,卻出奇地沒有前兩部作品那樣凝重和用力,也和東歐政治片必定要載滿政治信息截然不同。

作者: 
1999年
1

再見阿郎:社會氣候相對照

大哥(劉青雲)是個剛剛出獄的粗獷男子,“找一個家”是他心底裡的夢想,但是舊債前塵,令他無法開始新的生活,亦改掉不了積累已久的江湖惡習,更因此惹來澳門惡警的針對。

寡母(黃卓玲)獨力撫養幼兒,還要負責打理丈夫留下來的國際飯店,一所殘舊、生意淡薄的旅館。

一男、一女和小孩,在給過客渡宿的飯店相逢,本來是平常不過的、擦身而過的人海偶遇,卻慢慢變成了互相扶持的親密關係。

作者: 
1999年

暗戰:雙雄

劉青雲與劉德華一正一邪的鬥智故事,放棄了你追我逐的場面,也不搞什麼大場面動作特技等效果,老老實實的用點腦筋,而且不取巧,從頭至尾貫徹鬥智的主題,沒有中途變節成為動作片,更沒有歇斯底里的情緒,反倒有一份從容不迫的自在,在港產片中也算難得。

作者: 
1999年

夜叉:劇力

看畢《夜叉》,你會發現它和大部份南燕主導創作的電影,仍然採用同一個主題:主人翁因為無法在社會建制中獲得公義和公正的對待,於是憤而採取/執行私刑,來取回一個公道。但是今次的主角,不再是正義英雄,而是一個悲劇人物。這種以暴易暴的意識,始見於其代表作《監獄風雲》(1987)。但是當時的英雄/被壓逼者是含冤者/囚犯,《夜叉》裡的判官,原先卻是執法者。這個角色的身份轉變,驟看似乎有種由建制外走到建制內進行改革/反抗的意味,其實不然,因為判官是由警察淪為階下囚之後,才開始地下判官生涯,於是整個“夜叉行動”,仍然是在建制外進行暴力反抗。

作者: 
1999年

細路祥:小市民生活倫常

以小孩子觀點看時代/政局變遷的電影,東歐國家製作過不少,像《爸爸離家上班去》(Otac na sluzbenom putu/When Father Was Away on Business, 1985)、《給我一個爸》(Kolya, 1996)等,都是出色佳作。《細路祥》被譽為陳果“九七三部曲”的壓卷篇,卻出奇地沒有前兩部作品那樣凝重和用力,也和東歐政治片必定要載滿政治信息截然不同。

作者: 
1999年

星願:新戀愛態度

影片的意念似是《人鬼情未了》(1990)和《At First Sight》(1999)的混合體,但是蠻有港式格調和日劇feel,二男一女的尋覓、讓愛、兜轉關係,配合動人的配樂(可惜尾段有點失控),拍出了邀心邀肺的青春浪漫苦情。新人張柏芝最突出,喊苦喊忽放到盡,雖未熟練(唸對白的聲調控制有待改進),但是綜合前作《喜劇之王》的演出,大有機會取得金像獎的最佳新人獎。

作者: 
1999年

千王之王2000:計算

賭話事啤有所謂“偷雞”,即明明手上的是弱牌,但是利用本錢去嚇對手,贏取一局。《千王之王2000》似乎深明此道,宣傳上以周星馳掛頭牌,但是真正的主角原來是張家輝(和王晶自己),相信不少觀眾(尤其是周星馳迷)看完全片,才知是什麼一回事。

周星馳基本上是在頭、中和尾段出現,序場現一現身後,要等近二十分鐘,才再出場。扮演他太太的吳君如,戲份也不多。周星馳自成名以後,以“客串主演”的身份來拍戲,相信《千》片是少見的一次,不知以後會不會有更多類似的製作?

作者: 
1999年

監獄風雲之少年犯:老化

人總是年紀漸長後,才開始緬懷青春歲月的可貴。但是他們往往囿於舊有一套,難以投入和理解新一代的想法。港產片由八十年代的黃金時代發展至今日,由盛至衰的變化,也像是一個人步入暮年,開始欠缺活力。電影人紛紛把曾經叱咤一時的賣座電影,如《最佳拍檔》(1982)、《英雄本色》(1986)、《賭神》(1989)和《賭聖》(1990)等等,來個“少年”版本,表面上是青春化,其實卻是種“老化”過程。這種做法,除了是題材匱乏,似乎也反映了影圈後繼無人的隱憂。

作者: 
1999年

烈火戰車2極速傳說:重要元素

黑鬼東和Sky 兩父子,因為鬥車,和車神鄧風兩兄弟結下兩代仇。趴地熊兄妹和一群死黨夾在中間,衍生出複雜的恩怨情仇,兩幫賽車手誓要鬥個你死我活,活脫脫像是江湖片裡的幫派鬥爭。尤其是鄧風和Sky 身邊的追隨者的“兄弟情”,完全是社團大哥和細路的情義關係翻版,說《烈火戰車2極速傳說》像是《古惑仔》系列的賽車版,一點也不為過。

作者: 
1999年

Pages

Subscribe to 何文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