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龍

戲夢人生

戲、夢、人生就是這齣電影的內容。人生如夢,其實電影更似夢,一個個不相連的畫面並置,迸發新的意義;李天祿不只一次談到「命運」、「人生就是如此」等話語,這種看透世情,豁達地對待生命和淡泊的人出現,是侯孝賢在電影裏表達出來的意念之一。

作者: 
1994年

無言的山丘

《無言的山丘》描寫日治台灣時期,金瓜石礦場四個日本、台灣男女的悲慘命運,他們被迫在這個山丘上出賣自己(肉體和勞力),只是希望一天儲夠錢,可以還鄉買土,種族或有不同,但是鄉土情懷一致。

肉體買賣在封閉的山區內是日常生活一部分,所以台裔雜工兄和弟取得工錢後,便和其他工人一起到妓院去發洩。台灣人被日本軍人剝削勞役的同時,卻可以公然享受性,嫖客和妓女之間又構成另一個剝削關係。妓院有日裔妓女和男工,在日本人統治的範圍下,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一視同仁的角度,透現背後的人道主義精神。就是如此,《無》許是看破世情的抒發,正如「天若有情天亦老,地如無恨地當平」一樣叫人欷歔。

作者: 
1994年

Pages

Subscribe to 何文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