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孚

馬可·穆勒 與華語電影

有人說,威尼斯電影原主席馬可·穆勒的離任,是華語片在本屆電影節“失寵”的主因之一,盡管該屆評委中有陳可辛坐鎮,但新任主席阿爾貝·巴貝拉似乎對中文電影缺乏熱情。

意大利人馬可·穆勒早在1970年代初就曾在中國留學學習中文,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他對中國電影著迷,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那時的他除了讀書學中文,一有空就往中國電影資料館裏鑽,在一般人不容易獲得的機會中看到了不少早期中國電影。他被中國電影打動了,他更發現,所謂意大利新寫實主義電影其實比起1930年代的中國電影所表現出來的新寫實主義要晚了10年!

作者: 
2012年
09月
26日

粵語片的兩個階段

粵語片有兩個階段。

首先是1970年代之前,粵語片與國語片一樣同是主流電影。其中,1950、1960年代就曾有過香港粵語片在廣州公映,粗略統計下來,大約有20多部,包括《少小離家老大回》、《敗家仔》、《火窟幽蘭》、《珠江淚》、《可憐天下父母心》、《十號風波》等等。最有趣的是人們當時還可以看到著名粵劇演員紅線女未返回廣州(紅線女是在1955年從港返穗的)時在香港所拍過的影片,如《火》、《家家戶戶》等。有個數字,中國電影100年時(2005年),中國電影(包括大陸、香港和台灣)共拍過12000多部電影,而粵語片竟然占了近2376部。

作者: 
2012年
06月
27日

戛納電影節關夢露何事?

本屆戛納影展的標誌性海報是一幀黑白照片,瑪莉蓮·夢露雙手捧著一個生日蛋糕。而戛納影展今年是65周歲。

牽強地說,瑪莉蓮·夢露從來就只與戛納發生過那麼半點關係,當年好萊塢一部叫做《彗星美人》曾在戛納拿過獎,而夢露在該片中曾出演一個小角色。僅此而已,但為何這次戛納影展卻硬是將夢露抬出來當“代言人”呢?最有趣的是,這是夢露首次“出現”在戛納影展:夢露雖然紅極一時,盡管也拍過30多部影片,但是她從未作為電影人而出席過這個全球最重要影展之一的戛納影展。

作者: 
2012年
05月
23日

中生代導演集體“爆燈”

寧浩,34歲;伍士賢,41歲;楊樹鵬,42歲;管虎,43歲;張楊,44歲;王小帥,46歲(排名按年輕排起)。這六位導演,一位年過而立,其餘均處於不惑之年。很湊巧地或很不約而同地,這幾位被稱之為中生代的導演,先後在五一檔的五四青年節前後這樣一個時間段內各自捧出他們的作品。廣東話有句話叫做“爆燈”,正面意義是即強勁、爆發之意;但有時卻有正話反說之意,即為囂張卻不自量力。那麼,誰屬正面“爆燈”?誰屬反面“爆燈”?

作者: 
2012年
05月
16日

從單向破案到人性深層次探討香港警匪片的脈絡梳理和趨勢淺述

在香港電影目前這塊“自留地”中,類型電影是其中最重要的保留節目,在所有類型電影裡面,除了動作片以外,警匪片應當是最能體現港片特色之一的片種。那麼,警匪片作為香港最能夠表現當代社會現象之一的類型電影,最近公映的《大追捕》受到好評,就是例子之一,而新世紀出現了像《無間道》這樣的高水準影片以後,有着超過半世紀歷史的香港警匪片與動作片那樣一直未衰,有其必然原因。

刊物: 
作者: 
2012年
04月
26日

《桃姐》:簡單的深意

《桃姐》是許鞍華繼《天水圍的日與夜》(2008)、《天水圍的夜與霧》(2009)之後又一部取材於香港並直接描寫港人生活的影片,截至3月12日止,該片票房已超越4,000萬元(人民幣),這是香港電影在内地非類型電影票房最高的一部作品。換言之,原來香港電影在警匪片、動作片、古裝片等類型片以外,是可以獲得内地觀眾認可並樂意掏腰包去捧場的。這對香港電影那片“自留地”而言,會否給香港電影人帶來新的啟示呢?這是另外一個話題,有時間再試論述。

關於桃姐的“身世”

刊物: 
作者: 
2012年
03月
15日

2011華語電影以小勝大

二零一一年,兩岸三地小成本電影大獲成功,大片反而乏善可陳。台灣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大陸的《鋼的琴》、香港的《孤島驚魂》都是代表。

刊物: 
作者: 
2012年
01月
22日

《奪命金》:被投資“綁架”的衆生

金融、外貿、航運和旅遊是香港四大核心經濟業務。其中尤以金融業為甚,其規模不但早將東京拋下,成為亞洲金融中心,同時也超過了倫敦,成為僅次於紐約和法蘭克福的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因此,香港金融業及整個經濟與世界金融經濟體系密切相關,一旦其他有什麼風吹草動,香港即有連鎖反應。如此,生活在香港的眾生,大多數人都與金融發生這樣或那樣的關係。所以,杜琪峯就捉住了一個覆蓋面更廣的現實,拍攝活在金融美夢或金融噩夢下的芸芸眾生。

刊物: 
作者: 
2012年
01月
21日

Pages

Subscribe to 列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