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孚

“港片不港”到重拾港味

上屆(第2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是《葉問》與《天水圍的日與夜》之爭,本屆則是《十月圍城》與《歲月神偷》之爭。最終,《十月圍城》奪得八項大獎,創下金像獎獲獎最多的紀錄;而《歲月神偷》也奪得四個獎項,兩片均以大勝報捷。

刊物: 
作者: 
2010年
04月
20日

“三大戰役”,誰主沉浮?——2009—2010賀歲檔報告

中國內地賀歲片雖然早於1998年出現,但真正形成賀歲檔規模是從2007—2008年度開始,當年有《投名狀》、《集結號》、《長江7號》、《大灌籃》等,到了 2008—2009年的賀歲檔,賀歲片多了,有《梅蘭芳》、《葉問》、《非誠勿擾》、《赤壁》(下)、《瘋狂的賽車》、《游龍戲鳳》等。到了 2009—2010年度這個檔期,影片更多了,並創下最高賀歲檔票房紀錄32億元,而2007—2008,2008—2009的賀歲檔票房分別只有8億元和10億元。

刊物: 
作者: 
2010年
04月
#169

孔子大戰阿凡達戲裏戲外

註定吃力也未必討好的傳奇片《孔子》,上座率超過好萊塢大片《阿凡達》。周潤發飾演孔子舌戰當權者,展示古代公共知識分子,如何為民說話,推動社會更公平、更和諧,影射當代,呼之欲出。

近來,好萊塢大片《阿凡達》讓出檔期給國產片《孔子》的消息不脛而走。其實,普通版(2D)《阿凡達》票房並不高,3D版和IMAX才一票難求。所以,因《孔子》上映,《阿凡達》須提前撤片是謠言。

刊物: 
作者: 
2010年
02月
07日

電影《十月圍城》:很好看與歷史感之間的矛盾

《十月圍城》都說很好看。的確很好看。陳可辛這次與陳德森再次示範給張藝謀們看看,商業片是怎樣拍出來的。之前的《如果·愛》和《投名狀》如果還不夠“示範性”的話,那麼,這部講孫中山故事的影片,或許在某種意義上更能夠說清楚,革命歷史為題材的商業片也是可以這樣拍的。

好看的主流商業電影通常是這樣的:通俗、耐看。

刊物: 
作者: 
2010年
01月
16日

地理文化.文化密碼.類型電影 ──後港產片、香港與內地合拍片存在的根本問題

陳可辛回內地拍的第一部作品《如果.愛》,模糊了文化身份和地理身份。金城武在片中的角色是個香港人,我們卻找不到他作為香港符號的典型。而整整十年前,陳可辛的《甜蜜蜜》,男女主角都有著明確身份:為甚麼十年後《如果.愛》中的人物卻變得模糊起來了?

作者: 
2005年

徐克再鑄劍:完成一次粗獷的回歸

2001年的《蜀山傳》無疑是徐克的一次折戟。人們普遍認為,該片太注重個人的想像世界──雖然一直以來人們都佩服人稱「魔猴」的他在他獨有的天馬行空世界、飛天遁地,他的世界確曾經讓人看得眉飛色舞。但是,倘若想像得有那麼一點過火,也就是越了某個界線時,效果就會適得其反。其實,早在這之前的《小倩》(1997)、《金玉滿堂》(1995)和《刀》(1995)等片已露出創意想像技疲的端倪。只是到了《蜀山傳》需要大量用上電腦特技的時候,「魔猴」更走火入魔了,再難見其處巔峰期《倩女幽魂》(1987)、《新龍門客棧》(1992)和《黃飛鴻》(1991)的想意飛揚。

作者: 
2005年

嫁個有錢人:仍然是讓女人陶醉的夢

作為賀歲片,本片嫌有些不夠熱鬧,卡士陣容似乎弱了些。但是,以吸引女性觀眾為主的賀歲電影卻是少見的。故此,影片上映以來據說入場的女性觀眾的確不少,並成為三部賀歲港片中票房收入最高的一部。一直認為,能夠吸引女性觀眾入場的電影就必然是賣座電影。本片無疑又是另一證明。

不過,說實在的,本片並不怎麼樣。仍然是女性「灰姑娘式」的夢想,仍然有些老套。然而,舊話新編,就看編得是否有新意而已,歷來如此。碰上是賀歲佳節,心態放鬆之下,一對對、一雙雙的走進戲院開開心心看一場雖說不上賞心悅目的愛情片,但總能夠讓女性觀眾走進虛擬的夢境當中,就算是一次內心的滿足。那也是不錯的假日節目。

作者: 
2002年

刮痧:太媚外(節錄)

《刮痧》這部影片有差不多九成以上的對白是英語,確實是使人看時覺得格外彆扭,這肯定是導演的一種心態問題,因為無論用任何藉口都無法解釋當劇情到了無需為小孩製造語言環境時, 梁家輝和蔣雯麗兩夫婦之間的溝通憑甚麼理由還要講不是中國人的語言?

作者: 
2001年

紫日:反戰主題太外露(節錄)

《紫日》的故事使人疑惑:一個中國人、一個日本人和一個蘇聯人走在一起,講述三個人以不同的身份、立場和關係,共同走過一段艱難的日子。中國人是個農民,母親慘遭日軍殺害;日本人是個侵華日軍子弟,是個仍就讀中學的女學生;蘇聯人是個女軍官,在與日軍作戰時和軍隊失散了。

作者: 
2001年

運轉手之戀:點到即止的輕喜劇(節錄*)

這是一部頗不錯的影片。兩位導演,陳以文前年的一部《果醬》使人耳目一新;而張華坤是侯孝賢的長期拍檔,擔任其製片有十三年之久。這次兩人的合作成績同樣使人感到高興。

影片簡單來說,不過是寫一個年輕出租車司機尋偶的經過,但是,卻透過他這經過看到了司機生活的一面,也透過他的工作看到各種人生的趣妙。屈中恆演出的這個角色也頗為生動,出租車世家的背景將他的成長經歷襯托得更富生活趣味,他也演出了角色自少年時期起就希望擁有一部小汽車的夢想,當他的願望得以實現的第一天,也是他接到違規罰票的第一次,同樣也就是他尋覓到愛的第一天。這樣的「第一」就使他的生活有了很值得回味的意義。

作者: 
2001年

Pages

Subscribe to 列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