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孚

一見鍾情:粗枝大葉的愛情(節錄)

這樣的故事寫這樣的一見鍾情,似乎簡單了些,也兒戲了些。純以感性的互相吸引作情感的投入為開始,並無不可,但要認真發展下去的時候,便不再只靠感性的維繫,而是需要令雙方都在感情上無法擺脫對方的真摯的愛及關懷。情懷是現代了的,問題不大,但現在人只需粗枝大葉的感情表現而無需細膩投入了嗎?顯然不是,但本片恰恰少了細膩。

作者: 
2000年

戀性世代:除了戀愛,年輕人還有甚麼?

張志成的影片偏向對現實青年男女的性和愛進行探討。他上一部作品是年前的《人間色相》,影片以南丫島為處境,描述了數位青年男女在對待異性、同性愛上不同的態度和取向。而他首部影片《播種情人》,則是從愛情入手探討年輕人的生活態度。

本片由話劇《青春殘酷物語》劇本改編。據說該劇是香港電影編劇會入圍的三部作品之一,拍成電影,主題明顯是關於時下青少年的性與戀愛問題。年前同類題旨的《晚9 朝5》(陳德森導演),在觀眾眼前展現了一幅頹敗的圖景。究竟張志成能否在四年之後,進一步深入這一層面的感情世界,而不止於表面地寫他們的瑣碎情感?

作者: 
2000年

無人駕駛:青春迷航 動人心魄

阿餅(譚潔雯飾)心靈孤獨,才十三歲的她懷了孕,她珍惜肚中的生命,極不想墮胎,仍在哀嘆自己的孤單。阿蕉(張詠妍飾)追尋短暫的刺激,濫交男友,數度墮胎,但仍執迷不悟,還常常引以為好玩,其實是極其幼稚。腐乳(潘美琪飾)自以為是男仔性格,甚至常以男仔自居,除了她實際上是個同性戀外,她是四個要好朋友中的「阿頭」,敢愛敢恨也敢打。詩詩(區文詩飾)是腐乳的「小戀人」,實質是缺乏安全感,也需要滿足的誘惑,所以,一旦有異性可以提出令她以為從此得到滿足之際,她便全然不顧原來「情郎」的感受了。

作者: 
2000年

愛與誠:酷得有型 乾脆俐落

麥兆輝的《愛與誠》拍得相當有水準,不俗。至於有人說太似吳宇森過去的東西,那又怎樣?吳宇森當年也不是被人說太像森畢京柏嗎?那又怎樣?吳宇森不就還是吳宇森嗎?當然,若干年後,人們希望麥兆輝還是麥兆輝。

影片擔起大旗的是吳鎮宇,但不要忽略了王傑。沒料到王傑在片中是這麼精采。也許,一臉的蒼桑和久未出現在大銀幕上,帶來了某種陌生感或可稱作距離感的新感覺,而影片給予他尤其酷的性格和造型,便有了一種特別。他給觀眾的印象甚至比吳鎮宇更深。

作者: 
2000年

千言萬語: 七八十年代風雲

本片是繼《甜蜜蜜》(1996)之後又一部以鄧麗君名歌命名的電影,而且,《千言萬語》這首歌的旋律貫串著全片,由此可見鄧麗君的歌的確影響好大。

許鞍華在十一年前拍了部以兩男一女為主角的愛情片《今夜星光燦爛》(1988),其實是描寫了六十年代的香港動盪。現在,許鞍華同樣以兩男一女的戀情,反映了香港七八十年代的重大事件。倘若說《今夜星光燦爛》還是充滿小布爾喬亞情調,那麼本片卻是一次寫實性頗強的香港回憶,說明許鞍華進一步成熟了。

作者: 
1999年

玻璃樽:對港片整體意義

本片有兩個出乎意料:一是想不到成龍一棄所長,拍的是愛情故事;二是想不到成龍第一次打輸了,而且,即使後來他打贏了,也認為自己在體重上佔優,贏了也不光彩,變得十分謙厚。

年年賀歲片少不了成龍的戲,而成龍的戲離不開追追打打的動個不停,又或是少不了大場面、大爆炸。然而,本片的他卻談情說愛、卿卿我我起來,而且,拍來有小品味道。迎兔年、賀新春之際,成龍推出本片,實在有另一番意義。

作者: 
1999年

中華英雄:豐富了港產類型影片

毫無疑問,這類影片為香港電影帶來新的片種,豐富了港產類型影片。運用數碼科技,《中華英雄》有了比《風雲雄霸天下》可觀之處,同時也見不足。先說好的。

金傲和無敵在雨中水戰,是影片最出色特技運用的表現,不論視覺效果,質感以及設計上均見水準。濺起水浪、捲出水圈或划撥出風浪,變幻多端,也見氣勢,令人激賞。隱者“五術人”金、木、水、火、土五武士通體透明,形態生動,雖見不多,但已臻荷李活水準。華英雄與無敵在自由神像上的大決鬥,兩人的打鬥動作、身段形態,亦見數碼科技在人物運用上的成績。再如那把赤劍的表現,亦是如此,頗有特色。

作者: 
1999年

喜劇之王:觀眾所要

周星馳看來掉進了太自覺的陷阱,因而陷入了困局,無法瀟灑,無法自如。這是《喜劇之王》所暴露無遺的。本片由周星馳從頭到尾傾力主演,全片不到一百分鐘,相信只有五分鐘左右沒有周星馳的份兒。這與早一年的賀歲片《行運一條龍》(1998)相反。在那齣片中,周星馳十分吝嗇,只佔了不到一半的戲。雖然兩者都可以看到是星仔自信心的表現,可惜,他在本片拚盡了努力,佔絕大多數戲份,仍未能讓人滿意他的表現。

作者: 
1999年

再見阿郎:方便麵煎蛋

這是“銀河影像”第二次全片在澳門拍攝,第一部是口碑不俗的《暗花》(1998)。正值澳門回歸在即,治安問題成為傳媒少不了的新聞,拍《再見阿郎》似有一定賣點,不過,以杜琪峯為首的“銀河影像”接連在澳門拍片,其著重點似乎在於澳門的小城舊景,更可帶出“銀河影像”一貫的悲觀世界。

作者: 
1999年

Pages

Subscribe to 列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