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蘭

絕色神偷:嚴重犯駁

傳統警匪片式微,近年興起的是一系列神偷特警片,這類電影的主要特色是:一是以時下青春偶像當主角(而且喜歡講英文對白);二是以高科技作包裝。本來大勢所趨沒甚麼不好,但港片的Hi-Tech 風格卻大多是徒具外表,花巧包裝下仍是港片一貫的兒戲、幼稚。

作者: 
2001年

不夜城:不少個人的寄寓

儘管本片充滿各類「奇觀」的元素,但李志毅導演的野心不止於此。在公式的奇觀內,試圖加入不少個人的寄寓,尤其表達中國人漂流海外的無根的悲哀。對中國人各黨各派的分歧,互不信任,亦有鮮明有力的批判。

但日本人馳星周的原著小說,寫的其實是世情的險惡,人與人之間的爾虞我詐。尤其對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斷反覆質疑,態度之悲觀,與中、日民族間之恩怨,可真是遙相呼應。

作者: 
1998年

新古惑仔之少年激鬥篇:受害者的身份

話說《新古惑仔之少年激鬥篇》是陳浩南的青春歲月寫照,查實是他一篇「我如何入了黑社會」的告白。以受害者的身份完成。

包括:鬼叫我老竇係黑社會呀?鬼叫佢早死,阿媽又改嫁,我睇後父唔順眼,自己搬出去住,咪學壞囉!

包括:鬼叫我間學校老X套,我參加歌唱比賽,嗰隻仲係原創歌嚟,點知個校長唔識欣賞不特止,仲話我意識不良!咁我咪唔讀書囉!

包括:鬼叫我唔好彩,同正嗰個蠱惑仔爭女,成日畀佢哋恰。而打救我嗰個大佬又鬼死咁好人,咁我咪跟咗佢囉!

哦,原來全世界都欠佢;哦,原來佢自己人生條路,一直鋪定佢要做蠱惑仔。

作者: 
1998年

強姦陷阱:果真讓人措手不及

《強姦陷阱》最弊係,挑起班麻甩佬同阿伯條癮—就算明知蔡少芬一定唔肯剝,但點都會有啲「二打六」脫星除衫補數啩。誰知不單蔡少芬守身如玉,彭丹也只是負責一場「茄輪戰」,其他脫星則一律欠奉。但最大的打擊,卻是扮演變態佬的黃秋生,竟然在上半場搞完蔡少芬「僅一次」之後,就被誤傷成植物人!黃秋生的戲一完,全片驟然跌watt。下半場竟演變成一齣講多過做的文藝片,果真讓人措手不及。

作者: 
1998年

陰陽路4與鬼同行:狐狸尾巴

影業低迷,反而造就了小本經營的段落式鬼片,《陰陽路》系列不知不覺在十六個月之間已經上映至第四集。《陰陽路4與鬼同行》雖非突破之作,但保持有驚有笑的通俗趣味,還加了一些以往數集沒有的香豔鏡頭,作為消閒娛樂,已算及格。

作者: 
1998年

麻雀飛龍:蕭芳芳趙文卓各演半部

看《麻雀飛龍》很有點時光倒流的感覺,是十年前流行的那種「雜燴式」片種,即是把各種元素「炒埋一碟」,樣樣包羅,但更多時候是「幾頭不到岸」,變成三不像四不像。

正如《麻雀飛龍》,從卡士看來,是打片(趙文卓),也是笑片(蕭芳芳)。從故事內容看,則又似賭片(賭王北鬼首遭死對頭南天龍逼害)。但看過本片,感覺是以上各種元素都好像有一點,但又無法歸納為某一類,十分「納雜」。

照導演黎大煒說,他其實想拍一個關於「情」的故事。在片中,蕭芳芳與趙文卓假結婚,由利開始,以情終結;趙文卓與林寄韻也發展了一段絕症。此外還有柯受良對蕭芳芳的單戀,蕭芳芳與一班蠱惑仔女的感情等。

作者: 
1997年

飛一般愛情小說:中產男人打救草根女子?

基本上,《飛一般愛情小說》並不以寫實為基調,卻是一個典型都市愛情童話。三個男孩子同時愛上一個女孩子,那個夢中情人卻與他們失散了,於是男孩們各自去找她,並打賭,誰找到就可以首先追求她。

但在尋人過程中,三人又各自發展出一段奇緣,鍾漢良遇上老泥妹李綺虹,許志安遇上失戀女警舒淇,而林海峰就碰到性感女巴士司機伍詠薇,這 三個女子本來也是各有所尋,但又無法自控地落入男孩們的尋人遊戲中,結果尋覓之間,三對男女擦出了微妙的愛火花。

童話通常都會帶出信息,而《飛》片中,「最重要是享受過程,結果反而不重要」的信息,更是不時出現,甚至講得太明太白。

作者: 
1997年

黑獄斷腸歌之砌生豬肉:展覽酷刑奇觀,勝在有節制

《黑獄斷腸歌之砌生豬肉》可說是久違了的獄片,除了有兆基、志雄等 「過來人」作顧問,增加「黑幕傳真」一定的可信外,此片以其B片格局,卻找到梁朝偉擔當男主角,使吸引力大大增加。尤其在報章周刊所見的各式有關宣傳稿,幾乎都以梁朝偉慘被酷刑虐待的圖片作為重點,肯定也引來不少「憐香惜玉」的女性和男同志觀眾捧場。

作者: 
1997年

飛虎:火猛了,劇弱了

《飛虎》其實不算是續集,完全是一部獨立作品,除了沿用王敏德飾演隊長外,不論故事、拍法都大大不同。上集《飛虎雄心》基本上是團隊式青春勵志類型,《飛虎》則規模大了,火力猛了,有點《虎膽龍威》(Die Hard)味道的警匪/軍事槍戰片。當然導演陳嘉上典型的生活化風格亦貫徹不變,只是技巧更成熟,更專業。

作者: 
1996年

衝鋒隊怒火街頭──人氣勝感官

本片再一次顯示了導演陳木勝擁有多年電視台工作經驗的成果,不論劇本的處理,還是影音剪接等技術部門的相互配合,都看出一定的專業水平。

近年港片危機深重,在西片的壓逼下,加上特技為上、卡士制度沒落,愈見無心戀戰。陳木勝這部《衝鋒隊怒火街頭》特別讓人眼前一亮,雖然不算甚麼傑作,但製作出色劇本紮實,既非大卡士也沒有賣弄甚麼火爆動作場面,卻使人看得舒舒服服,有情有趣。是否預示了港片一條可行之路?與其大灑金錢炮製奇觀望與荷里活電影一較高下,或因陋就簡以小博大結果不倫不類,不如力求各部門都交足功課。尤其像本片般,劇本從人本身出發,發掘人的特質與故事,總好過盲目追逐感官刺激。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劉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