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男

羽化時刻-女明星的改造歷程

在花間翩翩飛舞的蝴蝶,都必須經過從蛹變成幼蟲,再蛻變成美麗蝴蝶的過程;而蝴蝶破蛹而出的一刻,有個漂亮的名稱,叫“羽化”。90年代不少香港耀眼的電影女明星在她們演藝事業的開端,也曾經歷過蝴蝶“羽化”的時刻,她們或被導演改造,或自我改造,蛻變成為日後舉足輕重的影壇名伶。

王家衛打破“花瓶”

王家衛首部導演作品《旺角卡門》。為了減輕張曼玉的壓力,王家衛刪去了不少她的對白,改而注重表現她的身體語言。張曼玉說,直到《旺角卡門》她才領略到不只是又哭又笑地做反應,而是要深入角色的內心感情。

刊物: 
作者: 
2017年
08月
17日

電影血脈 龍剛

尊敬的龍剛導演:

九月二日早上,拿起手機隨手打開Bobo姐﹙馮寶寶﹚給我發來的Whatsapp短訊,竟是你乘鶴西去的消息,一整天,心裡泛起連綿的哀傷,腦裡浮起不久前在互聯網上看到你出席自己在紐約的電影回顧展並獲頒終身成就獎時,喜極而泣的動人畫面,沒想到,兩星期後你卻撒手塵寰……我默然了一天,翻閱2010年3月至7月期間我們往來的電郵,還有你曾為我主編的雜誌《香港電影》親手所撰的文稿,激動也感動,我永遠惦記你一字一句間的叮嚀,一話一語間的鼓勵。

刊物: 
作者: 
2014年
10月

風中才有勁草生

為香港電影資料館策劃《童星.同戲 —五 、六十年代香港電影童星》的展覽,是一次樂趣與感觸雙重來襲的過程,試想像,每天猶如坐上叮噹的時光機穿梭昔日與今天,這頭按下放映機的播放鍵,看着黑白電影裏天真爛漫的小孩童在鏡頭前或悲苦可憐賺人熱淚、或伶俐乖巧成熟懂事、或佻皮搗蛋淘氣惹笑、或人世鬼大招招積積,那頭坐在眼前接受訪問的,卻已是經過人生不同練歷的半百成人,每聽他們回憶細說尚是懵懂孩兒的拍戲軼事趣聞,整個人就像不斷往來復返於時光隧道,有時,已經跟他們跑進了那個黑白孩童世界,想要問更多細節,眼前彩色的大人會告訴你:「 唔記得啦,咁耐囉,哈哈……。

刊物: 
作者: 
2013年
10月
#24

1999 低處未見低

金融風暴剛過,依賴金融、地產維生的香港經濟未見起色。香港電影業也奄奄一息,盜版猖獗激發演藝界二千人上街遊行。逆境下,電影人唯有自強不息,杜琪峯以二百五十萬拍出世紀末前的代表作《鎗火》。居港權爭議像一場《紫雨風暴》,令《細路祥》稚嫩眼內充滿錯落茫然。這個集《星願》的煽情和《心動》的感性於一身的城巿,《爆裂刑警》和《中華英雄》都不約而同對「家」與「家人」有莫名的渴望。《龍在邊緣》的大佬再戰江湖,《暗戰》的賊則在死前與警來鬥智鬥力一場。千禧來臨,人人點上《半支煙》,將美好前塵懷緬。

刊物: 
作者: 
2012年
06月
30日
#19

2007 十年一覺

回歸第十個年頭,市面一片歌舞昇平。北水南調,熱錢湧入,人民幣幣值超越港元,「港股直通車」有望開通,恆指攀升三萬一千新高點,吶喊助威的除了燊哥四叔,還有中方「唯一認可」的回歸十周年電影《女人.本色》,可惜真空的樂觀敵不過《投名狀》的「香港圍城」悲觀況味。貧富懸殊愈益加劇,老人工人紛紛上街,連前線社工和醫生也忍無可忍。曾蔭權疾呼「我會做好呢份工」尋求連任,表現遠遜對手仍得小圈子歡心。老左操控下的香港仔,《老左正傳》也好,《老港正傳》也罷,不過是同一鼻孔出氣。天星碼頭被強行清拆,喚起了巿民的保育意識,連《每當變幻時》的富貴墟沒落,也叫人倍添傷感。

刊物: 
作者: 
2012年
06月
30日
#19

《踢躂小企鵝2》

面對充滿未知的2012年即將來臨,老少咸宜的《踢躂小企鵝2》以充滿樂觀之態出現,一邊發放溫馨的笑料,一邊滲透正面的能量,即使故事老生常談,但觀眾仍能領略箇中的訊息,實在不得不佩服荷里活電影人的手法高明,將硬道理植入軟性故事當中,說得有趣、有理,大人細路笑著笑著就把訊息接收了。

《踢躂2》繼續從上集的環保議題作開始,帶出世界上任何東西,都以不同的方式微妙地互相關聯著,即是說,戲中企鵝群面對雪崩帶來險被滅族的困境,正正與人類社會過份開發有關——環境污染引致溫室效應,溫室效應導致氣溫上升,繼而冰川融化,生物鏈的動物生存受到威脅。

刊物: 
作者: 
2011年
12月
23日

《隔世心鎖》

這是一部關於「如何面對歷史真相」的電影!聽來很沉重,其實不然,因為通過了女主角鍥而不捨的精神,最後所有牽涉其中的人都解開了幾十年來重重的心鎖,得以坦然在人生路上繼續邁步。

刊物: 
作者: 
2011年
12月
12日

《翻滾吧,阿信》

《翻滾吧,阿信》是一部夾雜勵志及古惑仔兩種類型的電影,它的不純粹,是因為在男主角阿信在漫長又崎嶇的追夢過程中,經歷了挫折、經歷了迷失而走上了歧途,由本來一個最有潛質的準體操選手,變成街頭上無日無之在撕殺的小混混,歷盡一切生離死別後,最終迷途知返,「因為我要翻身」而重新踏上追夢之旅。

刊物: 
作者: 
2011年
11月
28日

《賽德克.巴萊—太陽旗》

近期台灣電影勢頭甚勁,票房﹙《那些年》﹚與口碑﹙《星空》﹚俱佳,低潮蟄伏了廿載,終於,等到翻身的時機!一如《賽德克.巴萊》開場的第一句對白:「別急……好獵人要懂得安靜等待」,今天時機到來了,台灣電影人以作品做證,不疾不徐地展示出讓人驚艷之姿。

《賽德克.巴萊》實在精采得讓人目瞪口呆,才不過是魏德聖第二部長片,不管在大場面的調度、小場口的處理、人物關係的鋪陳,都盡顯史詩巨片的風範,難怪宣傳人員拿它比作華語的《阿凡達》!究其原因並不單止在製作規模上而言,更重要是作者廣闊的視野與恢宏的氣度。未來十年,台灣導演有望在華語電影區更加發光發熱。

刊物: 
作者: 
2011年
11月
14日

《星空》

當女主角小美向同伴小傑問:「你覺得兩個人之間的愛情會消失嗎?」,得到答案「會」的那一刻,意味著她已由純真的童年步入了殘酷的青春期。那些年,他們只有13歲。他們不是小童,不是成人,他們是被排斥在兩者之間、於夾縫中孤獨地成長的少年。以成長為主題的《星空》,拍出了青春期孤獨與寂寞。

刊物: 
作者: 
2011年
10月
31日

Pages

Subscribe to 卓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