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之

43人的至愛電影

1.《相逢恨晚》Brief Encounter,大衛連,1945
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情,哀而不傷,成熟有節度。大衛連以火車站的濃煙及哨子聲,影音俱全地營造一對出軌男女或聚或散的苦樂。黑白畫面的光影凝定了種種舊事,既虛幻亦真確。

2.《童年往事》,侯孝賢,1985
老奶奶在街頭大喊:「阿孝咕!」,是我一直牢記的電影聲音;多年後那把聲音卻記得越來越清楚。起初我看不懂這部電影,直至阿孝咕的親人一個個離世,而他開始學懂去哭。長鏡頭與遠景營造不了距離,如影隨形的生與死原來如此感動,那份感動也隨年月的消逝而越來越深摯。

刊物: 
作者: 
2011年
07月
31日
#15

挖苦孿男

黑幫片表現的男性情誼,往往都曖昧地帶點同性戀意味。然而要明刀明槍直認社團大佬為同性戀者,但這又是否特別「美麗」?

港產喜劇由性別錯摸玩到性向錯摸,依然不乏以「性」硬套出低俗及淫褻的笑話,本片也不例外,大肆挖苦「孿」男,較之賤視女性胴體從而產生性幻想,更讓「直」男處於優勢,而且強調一種非我族類的標籤,可謂相當安全。「孿」男在群體之中,可以如片中「孿」的推油師傅一樣,慘遭強烈醜化,尤以他擒住敵對社團的日本俊男任由他擺佈,「孿」的不知不覺榮升為戕害者,可是這種不折不扣的「秀色可餐」,其功能與彊屍/妖物並無二致。

作者: 
2004年

但求解決性需要

這片天空其實不太開闊。影片打造的完全是一個純粹的 男同志世界,裡頭全是性幻想、Gay Bar、健身院、泳池,桑拿,佈滿男性胴體、汗流浹背的近鏡頭;不時動作誇張地細數得戀、失戀及自戀的經過。同時亦締造一個優雅中產的同志生活。固然電影投射夢想與性幻想是自然不過的事情,但展示同志次文化,卻不一定要如此從俗,那一首首國語主題曲襯托孿男的身形,只落得如MV加上Gay Soft Porn一類的效果。

作者: 
2004年

遊園驚夢:流於空洞的華麗與蒼涼

楊凡在蘇州的庭園取景,又沿用崑曲的表演,把他一直以來崇尚的視覺美學發揮得淋漓盡致,亦溢滿古典雅致的味道。可惜的是,這些「姹紫嫣紅」只是一個幌子,崑曲淪為繽紛的佈景板,無論在崑曲表演及音樂方面都未能與影片幾段男女、女女之間的感情有機地結合。表面上是兩女之間含蓄的愛情,骨子裡依然掩不住歌頌美少年的肉體;仿似兩女糾纏的總是死生契闊的靈性感情,但總是碰不得,而男女之間僅表現了性慾的誘惑,最後又不了了之,很多情感的定型與轉接位都太過理所當然。

作者: 
2001年

慌心假期:未能道出女人心事

張之亮在《自梳》(1997)中描寫的女性曖昧感情和代代相傳的懦弱男性,在是次的作品《慌心假期》更得以高度發揮。影片融合奇情、驚慄的女性失蹤事件作招徠,又極力著墨兩女性的相遇相知、又成為情敵的複雜感情;可惜的是,兩女角實在擦不出火花,而她們所謂的相知,只是不斷交代事件與心情,卻永遠隔靴搔癢,未有細緻動人之處。而任達華的畏縮、寡情和礙事,同樣把男人扯得極端,未有立體而實在地處理兩性問題。最後梅艷芳為救純名里沙而犧牲,把她們微妙的感情硬繃繃地套在英雄片的男性世界裡,寸步難移。

作者: 
2001年

雷霆戰警:郭富城不是另一個成龍

由成龍的國際警察至郭富城的公安形象,唐季禮擺明車馬,是要搞國際大片的格局,網羅港、台、日、美的影星,以不同的語言及打鬥互相交鋒。可惜的是劇本拼湊、角色平面,不斷賣弄高難度動作與女性胴體,營造感官的刺激。影片固然只在武打與飆車的設計上挖空心思,甚至想將郭富城變成另一個成龍,駕馭危險動作,造成奇觀;但始終缺乏成龍武打的gimmick 與拚搏。

作者: 
2000年

那山那人那狗:開明豁達 輕淡有致

雖然骨子裡仍是標榜為人民服務的好郵差,不脫政宣精神;但勝在不說教,亦不煽情。兩父子在山水間游走,輕輕淡淡的,就帶出了年歲的流逝、親情的尺進,以及人性的通達融和。兩父子談的不多,藉一點點的瑣事就把父親、母親及兒子多年來的感受寫得深邃動容。兒子承傳父親的衣缽,雖然走的是父親的老路,卻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與選擇,這種開明與豁達,確是國片少有的。

作者: 
2000年

我是誰:極度自我膨脹

成龍站在樓頂以360 度搖鏡,苦痛的大喊「我是誰」,可算相當俗套。影片做戲咁做表現的是種失憶的痛苦,但換個角度,他自己心知肚明這個姿勢,不折不扣是君臨天下、個人英雄模式的極度自我膨脹。

片中角色對著成龍說你是個英雄,永遠拳打腳踢勝過子彈般打不死。他又拯救萬物:包括遭毒蛇咬傷的車手、追捕他的警隊、保護大自然,當然還要教訓壞蛋為何要殘害生命,完全是勁到爆燈的「一個好人」feel,但又統統已司空見慣。由俄羅斯走到紐約Bronx 走到墨爾本走到鹿特丹走到非洲,明年的成龍又會走到哪裡拼搏?自問自答我是誰。

作者: 
1998年

龍在江湖:行蠱惑的一切到頭皆空

王晶電影中,《龍在江湖》少有地流露了一份滄桑感,完全是部反英雄的悲劇,主角在「社團」無助無用,喪失尊嚴,以至最後橫屍街頭,無疑是「入黑社會唔係咁風光兼夾冇好下場」的教育電影。較諸劉偉強的《古惑仔》系列,所散發的濃烈黑社會大佬神采、英雄感、義氣和集體的凝聚力,《龍在江湖》可說是另闢蹊徑,更多了《阿郎的故事》(1989)的家庭元素:妻子早逝,一切以兒子為重(不是以社團、兄弟、義氣為命根),兼且帶有一份義無反顧的反大團圓。最後梁詠琪問劉德華:「喪波太子死了,Michael 又抬不起頭,只為你不用坐牢,但,那又如何?」 徹徹底底就是行蠱惑的一切到頭皆空的反諷和悲涼。

作者: 
1998年

幻影特攻:非常反科技

影片以高科技的動作場面為瞄頭:中央情報局以模擬科技超能實驗訓練VR 戰士,去打擊國際陰謀及恐怖活動。這批VR 戰士並非機械,是不折不扣的人類肉身,只不過在體能上藉科技增值,成為打不死的精兵。編導亦在搞科技之餘,不忘人情的筆觸,可惜徹頭徹尾是眼高手低之作。

作者: 
1998年

Pages

Subscribe to 即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