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君玉

我舞故我在:《狂舞派》的順流逆流

歌舞片,20世纪60年代曾是香港國、粤語電影的一個流行片种,一幕幕男女主角的輕歌曼舞,盛載了歌舞所给觀眾的官能愉悦,主角身上一襲襲華麗的舞衣,同時亦帶有時裝表演的功能,滿足上世紀60年代香港市民對物質和時尚的嚮往。但隨着70 年代片廠制度的没落,觀眾口味的急遽變化,上承古裝武俠片傳統,下有李小龍開辟新局面的功夫片乘時全面崛興,除了純粹展示武術搏擊的電影大有市場外,功夫片隨後亦派生出多種複合類型的功夫電影如功夫喜劇、城市動作,以至靈幻功夫片,香港電影全面進入“尚武時代”。

刊物: 
作者: 
2014年
#3

北京樂與路:失掉自信的旁觀者

近年隨著國內賈樟柯、婁燁等新一代獨立電影導演的湧現,對各地處於城鄉交接的人情風貌,以及新生事物對國內年輕人帶來的衝撃以至他們失衡的精神狀態,作出不同姿態的調侃,《北京樂與路》對搖滾樂手的描寫,仍然停留於類型電影的浪漫化塑造,對比下便無疑失真和失色得多。

像《站台》,便呈現了內地人囫圇吞棗般追逐港台流行文化時流露的土氣,更透過長鏡頭,捕捉了年輕人在社會假道學式壓制下猶抑止不住旳情感躁動,這當中所表現的視野,遠非《北京樂與路》主角樂手的通俗劇式悲慘遭遇,或大篷底下,女星舒淇扮裝成鄉村少女,穿著性感衣服獻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所營造的浮面奇觀所能比擬。

作者: 
2001年

遊園驚夢:華麗頹廢的戲夢人生

看《遊園驚夢》時的驚艷感,一半來自女主角宮澤里惠重現了世紀初富含蓄美態的東方女性形象,一半來自電影部分場景的調度借鏡了戲曲情景交融的寫情技法,透過鏡頭的移動和人物身體語言,不徐不疾地呈現了人物內心情緒的起伏。但無奈電影亦有點像折子戲匯演,個別篇章引人入勝,但水準不均,整體未夠好,令戲迷有意猶未盡之感。

作者: 
2001年

男人四十:女人眼中的男人

海邊,兒子(譚俊彥飾)健碩的身軀從逆光那邊邊衝著鏡頭而來,跑到父親(張學友飾)身邊,父子倆接著在一種小心翼翼的氣氛中閒話家常,兒子說著開解父親的話,甚至教他如何與小兒子相處。遠處是一艘拋錨的遊艇給拖船拉著在滑行,對照著岸上這個疲憊的中年,他要告訴兒子自己半生的故事。

他口中的故事,卻是始於一名少女學生(林嘉欣飾)的塗鴉,課堂上,男人正吃力地套用時下的俚語教授歷史,女學生卻側著頭,把老師畫成咬著花朵的男生,像在打他的主意呢。一個男人,在一個空間成為不同主觀下的投射對象,黑畫面融入,電影的名字浮現—男人四十,便是如此事與願違的一種狀態吧。

作者: 
2001年

惑星軌跡:捕捉少年心理

張偉雄天上孩子系列的第二部。人間一切悽苦與迷茫,落入他電影中純潔如天使的主人翁身上,總可以像塵埃一樣輕易抖掉,抱有這個信念在這世代可謂一份難得的天真,也是福氣。以他的兩部作品看來,他較擅於捕捉少年人的心理狀態,能把一種少年初懂人世的驚喜和失措呈現出來;成年人便少了這份華采,看上去更像個不懂事的孩子。但無論是哪個年紀(多數是女性),他的電影人物凝視生命的那一刻,都是美麗的。

作者: 
2000年
Subscribe to 吳君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