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思中

吳昊的老花鏡,或香港的望遠鏡

吳昊的電影研究,筆者是早幾年與友人辦了一個蚊型電影回顧展,專放映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新浪潮電影,才首次拜讀。早幾年天星、皇后、菜園村等本土社會運動後,不少行動者都認為「認命順勢」、「醒目仔」等流行香港人特徵顯然已是窮巷, 同時又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憤怒、介入、反建制等,曾幾何時是香港年輕人身上一組情調完全相反的特質。社運如是,新浪潮電影人如是。

新浪潮電影: 困獸鬥

刊物: 
作者: 
2013年
12月
22日

另一種打法 對讀林超賢與賤輝

《激戰》裡其中一句相當精警的對白,是當得悉賤輝(張家輝飾)報名參加MMA (混合格鬥)大賽時,太歲(甘浩文飾)質問他知否自己在做什麼。賤輝的回應是「都幾十歲人啦,唔係仲要人明白吖嘛?」

刊物: 
作者: 
2013年
09月
#444

我是誰

Joseph Lewis1950年的作品Gun Crazy ,表面上看似一個伊底柏斯的現代版,即主人公Bart如何歷盡各式各樣的符號閹割,嘗試由猶如脫韁野馬的原欲狀態,進入成年人恰如其分文明秩序(而失敗)的故事。

作者: 
2012年
09月
21日

物欲中的國民

達明剛舉行的演唱會中,邀請了學民思潮的一班中學生上台,一起合唱了Pink Floyd—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

為什麼是這首音樂呢?此曲來自樂隊1979年的概念大碟The Wall ,1982 年由阿倫柏加(Alan Parker)拍成電影。電影裏這首歌出現的場面,乃是描述主角Pink身處的學校環境:學生步伐比軍隊更整齊地進入一部大機器,出來就成為面目模糊的乖學生;學校乃輸送帶,終點是一部絞肉機,學生沉默不語的逐步掉進去,被絞成混為一團的肉醬,從機器的另一端擠出來。

作者: 
2012年
09月
07日

論漢子

偶然看了一部五十年代荷里活黑色電影Where the Sidewalk Ends(中譯《鐵牛金鋼》,一笑!),故事講述硬漢警探主角在偵查一宗謀殺案的過程中,將一位有嫌疑但事實無辜的戰爭英雄錯手殺害。故事的主軸,便是描述硬漢警探初時如何既要繼續執行職務——查案緝兇;同時又要設陷阱讓其死對頭黑幫頭目成為代罪羔羊。

作者: 
2012年
08月
17日

拯救一座城市,或為革命樹碑

有分析說,當代游擊的原則乃不佔任何實體空間。例如「九一一」,世貿大樓倒塌當然本身就是災難,但真正的災難及混亂,難道不是由倒塌所引發的政治(藥石亂投的邊境檢查、國內人人自危的反恐行動等)及百姓(金融、房產、種族主義等)恐慌所觸發嗎?

作者: 
2012年
07月
27日

I wish

如果貝拉.塔爾(Bela Tarr)的《殘缺的和聲》(Werckmeister Harmonies,2000 )是透過碩大無朋的鯨魚標本到訪內陸小鎮的情境,沉思「遭遇它者」將會是種怎樣的災難意象。那麼,是枝裕和的新作《奇蹟》(I Wish,2011 ),難道不就對同樣情境投射出相反的期望麼?

由第一段路軌鋪設在地球開始,鐵道已是一個矛盾的符號:它有把「處女地」畫開的無邊威力,源源不絕的運送着資源、遊人、商賈、文明、貪念、現代性等。

它可以為一個地方帶來「發展」,而發展卻也家喻戶曉地成為了破壞及失落的同義詞。

作者: 
2012年
06月
15日

故事和反故事

《蝙蝠俠:夜神起義》導演基斯杜化.路蘭的成名作是2000年的《凶心人》,是關於主角連涅偵查姦殺其愛妻兇手的故事。

表面上,電影敘事複雜得不可理喻,一條黑白畫面敘事線與一條彩色畫面敘事線交叉剪接,兩條線又各自切斷成幾分鐘的長度,整套電影因而零碎難解。黑白線是主角透過電話向並沒入鏡的探員講述妻子被姦殺的事件經過,以及他自己患上短期失憶症的來龍去脈;彩色線則是由連涅開槍殺死一位他斷定是殺死其妻子的兇手開始,這條線的每個新片斷都是上一個片斷的因。

作者: 
2012年
06月
08日

所謂「絕望」

早三四星期,滿腦子都是剛失意於本屆金像獎的杜琪峯的《黑社會》。

前朝要更替,兩位候選辦事人大dee與阿樂角逐新一屆。後者似足傳統黑幫電影的男主角:盡皆過火、盡皆癲狂、過火的暴力傾向、不惜建新字頭也要與前朝徹底割蓆,以否定一切既有的作為自己上位的標準。阿樂剛好相反,表面和諧,其實善於揣摩及利用既有的權力分布,利用字頭中人的忠誠以至墮性。

當然電影是阿樂不僅權宜地把大dee拉過自己身邊,順利奪得辦事人位置,更隨後把大dee清除,江山大功告成。杜導早在七年前便已透過電影模擬轉換領導是怎樣的一回事,只是七年後的現實與電影未免陰差陽錯。

作者: 
2012年
04月
20日

可更自信的《桃姐》

葉德嫻的演出無疑壓場,關於老人院生態的資料搜集亦有說服力,然而許鞍華的新作《桃姐》,卻有不少可斟酌的地方。

劉德華演的Roger,乃是桃姐所湊大的第二代。片首有一場他出差回家,按門鈴沒人應自己又沒帶鎖匙,正常的反應是先按門鈴,沒人應才開始找鎖匙,若沒鎖匙復沒人應門,才開始大叫及拍門吧。劉的演繹卻有預知到桃姐出了事,一開始便高速按鈴大力拍門大聲吵鬧,彷彿要以演出預告有意外發生。

作者: 
2012年
03月
30日

Pages

Subscribe to 周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