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

心的面向 —— 張艾嘉《心動》與《相愛相親》

上周與P 看了張艾嘉《相愛相親》和《心動》(1999)的雙連場,完場後我問P 覺得如何。她說,往《相愛相親》的內裏去想,就感到有許多糾結。P 沒再說下去,我就沒有追問。對我來說,兩部電影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並列來看,更是察覺到張艾嘉是一個意念多麼貫徹的作者。《相愛相親》跟《心動》的對照比較,完全可以體現出張艾嘉在思考與創作上怎樣愈趨練達、精進。

刊物: 
作者: 
2017年
12月
24日

透視極惡 大衛芬查與Mindhunter

不知不覺間,身邊愈來愈多朋友愛上美國電視劇集。有趣的是,他們接觸這些劇集,又或者這些劇集在香港年輕觀眾之間流傳,多半是靠友儕口耳相傳。起碼是在我所屬的年齡層,電視文化已經由權威的電視台∕媒體所放送的節目、經營領導的潮流,變成個人之間私密交流的資訊。

刊物: 
作者: 
2017年
11月
19日

避開世界的標籤-希恩斯、卜戴倫與我

美國導演托迪希恩斯(Todd Haynes, 《卡露的情人》、《天上人間》導演)在剛好十年前,拍過一套叫《七人一個卜戴倫》(I'm Not There)的電影,找來六個性別年齡膚色盡不相同的人去演繹卜戴倫(BobDylan)。最近幫忙籌備鮮浪潮的「胭脂不解紅塵-托迪希恩斯回顧展」,要不是這個契機,我也不會特別想起原來我的少年時期也有過卜戴倫的身影閃現。

刊物: 
作者: 
2017年
10月
08日

親密關係與物質困難 交織浪漫少年情誼

我認識一些做創作的朋友,有時會講一些年齡比他們大的人物故事。然後三不五時就會有人質疑,問他們還未到那年紀,怎能講好那些故事?

我想,對所有創作形式來說,觀察與細心傾聽注視都是重要的一環;能做到這點,大概就可寫出不屬於自己年齡層的人物。又或倒轉來說,經歷過青春的人都不一定能把青春寫好;真正重要的不是你是否食鹽多過我食米,而是你在現實裏汲取了幾多經驗、儲備了幾多可用於創作的素材。美國獨立導演伊拿沙殊新作《窮朋友.富朋友》(Little Men)鋪寫兩家三代人的糾葛,每個角色的身份、處境、行徑都確切鮮明,完全展示了他捕捉不同年齡、階層人物的扎實功力。

作者: 
2017年
08月
21日

許鞍華大開大闔大時代

對於許鞍華的新作《明月幾時有》,有人批評它情節散亂,故事裏有太多兀突的跳躍及沒有交代清楚的地方。從劇本的結構與編寫上而言,《明月幾時有》無疑是一齣相當奇特(甚至奇怪)的電影。

電影嚴格來說沒有一條從頭至尾貫穿的主要故事線,沒有傳統的起承轉合發展(在觀看電影的途中,我們的預期經常落空,恍似將來未來的衝突與高潮總是沒有如預想般出現);即便是戲中的3位主角,電影對他們的描寫都是片段式的、不完整的。然而,我卻想提出,《明月幾時有》其實是自有一套風格與描寫策略,而這一套風格與策略在電影中是貫徹而統一的。

作者: 
2017年
07月
13日

大衛連治經典劇終回歸

2017年美劇界其中一件大事,必然是大連治的電視劇《迷離劫》(Twin Peaks)5月底在Showtime頻道推出了新一季。今次第三季的《迷離劫》共18集,全部由連治親自執導,台前幕後絕大部分創作人員都一一歸位──包括男主角Kyle MacLachlan、飾演至關重要女角Laura Palmer的Sheryl Lee、系列創作主腦之一Mark Frost等等。另一方面,這20多年間連治其他的新舊夥伴亦有加入《迷離劫》,包括《失憶大道》攝影Peter Deming,以及與他多次合作的繆思Laura Dern、Naomi Watts。

作者: 
2017年
06月
28日

泰國驚艷 愛情小品抓緊二十一世紀脈搏

老實話說在前頭,我對泰國或泰國片一向不熱中。四面佛、購物等我都沒興趣。我心目中的泰國電影大致有兩類,一是以阿彼察邦韋拉斯花古為代表的藝術電影,在國際上享有聲名但在國內一直維持小眾;另一種是《拳霸》、《鬼影》、《連體孤魂》等受觀眾歡迎的動作/恐怖/喜鬧的類型片──兩者其實都不太合我口味。要不是數月前鮮浪潮國際短片節以《戀愛病發》作開幕電影,邀來導演納華普譚容格坦拿列(下稱譚氏)作開幕嘉賓,我也不會認識到這個典型以外的電影創作者及其作品。

作者: 
2017年
06月
12日

本地新短片與它們的創作者

《十年》、《樹大招風》、《一念無明》幾部電影相繼獲獎及在坊間廣受好評後,其中一個正面影響,就是令本地年輕導演的短片創作有更多人關注。這幾套電影的導演,最初都是拍短片出身,他們絕大部分都參加過香港2個重要的短片競賽ifva與鮮浪潮,不少人並得過獎。參加短片比賽,從而獲得肯定與注視,再進身參與更具規模的影視創作,似乎已成為一個可行而且愈趨常見的模式。

作者: 
2017年
05月
17日

楊德昌的局限

數今年第41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最矚目的環節,應當是紀念台灣導演楊德昌逝世10年的「十年再見——楊德昌」;是次不但放映了楊德昌全7部長片(《青梅竹馬》與《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都是最新修復版),還請來了楊的遺孀彭鎧立,以及多次與楊德昌合作的編劇小野出席座談。雖然楊德昌的作品偶有機會在香港重映,但今次回顧反應特別熱烈(朋友形容門票是被「恐慌性掃貨」),不論是史詩式經典作《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抑或是幽默諧趣小品《獨立時代》,都是一票難求。

作者: 
2017年
04月
26日

惠英紅的演出層次

今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有不少焦點都落在《樹大招風》、《一念無明》與《點五步》3片的新晉導演身上。其實,另一位同樣有份提名最佳新導演的羅耀輝,他與他的作品《幸運是我》同樣值得關注。《幸運是我》講述惠英紅飾演即將步入老年的芬姨,獨自居住在舊唐樓裏;患上腦退化症的芬姨機緣巧合地遇上了從廣州來港不久的青年介旭(陳家樂飾),兩人由最初充滿磨擦的相處變成最後的相濡以沫,並發展出一份宛如母子關係般的深厚感情。

作者: 
2017年
04月
12日

Pages

Subscribe to 安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