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

二十一世紀茱迪格蘭

愛瑪史東獲得今屆奧斯卡最佳女演員獎,最大意義並不是肯定她壓過了其他女演員包括勁敵伊莎貝雨蓓(還未看她演的《烈女本色》,但身邊有不少朋友都為她搖旗喝采)或米雪威廉斯(沒有入圍,但在《情繫海邊之城》的演出足夠她問鼎任何一個演員獎)。最重要的,對我來說,是奧斯卡獎項給了一個正在成熟、力量澎湃的銀幕明星/形象。

作者: 
2017年
03月
02日

搞了「溝」電影節 我還不知何謂「cult」

「溝」電影節 2016 策展人馮慶強與我討論放映片目的時候,大家都有共識去迴避一些太過想當然的「cult 片」。

追本溯源,「cult」一詞的字意是「宗教式的膜拜、狂熱的獻身或崇拜」。1981 年,Danny Peary 出版了《Cult Movies: The Classics, the Sleepers, the Weird and the Wonderful》,是為第一本較認真地嘗試梳理「cult 片」現象的著作。

Peary 對「cult 片」下過如此定義:

Danny Peary

刊物: 
作者: 
2016年
10月
18日

奧利華史東 拍出斯諾登真.恐懼

我不知道今時今日來香港的外國旅客,都會到哪裏去玩,還是天壇大佛、山頂、維多利亞港?我知有些有心的旅客,會拜訪特別的景點,例如是已被視為研究對象的重慶大廈。他們可會知道,距重慶大廈幾個街口的美麗華酒店,是一個不久前曾盛載過世界大事的地方?

2013年,斯諾登藏身美麗華酒店,並聯絡了紀錄片導演、記者協助他將手上關於美國政府非法監察民眾的資料公諸於世。相關報道先由英國《衛報》刊載,引發連串風波,之後的,都是歷史了。如此傳奇的人物故事自是電影的好題材,擅拍政治題材與傳記片的奧利華史東據此拍成了《斯諾登風暴》,細說這個科技天才變成頭條新聞人物的經歷。

作者: 
2016年
10月
05日

活地亞倫新片 風光背後失落愛情

在他的新作《情迷聲色時光》(Café Society),活地亞倫再一次回到他特別鍾情的三十年代,寫舊時代的燦爛繁華。今次故事聚焦在荷里活的娛樂世界,光鮮打扮的名流與大人物輪流出場,重塑出那個夢工場最輝煌的時代景況。

《情迷聲色時光》表面衣香鬢影,但在故事最核心的,則是一段失落了的純真愛情,以及終究不免令人有落空感的浮華夢。電影首先叫人想起的,未必是活地亞倫過往的電影作品,而是費茲傑羅的著名小說《大亨小傳》。

作者: 
2016年
09月
28日

暗黑反轉《歌聲魅影》 華麗地死在舞台吧!

白賴仁狄龐馬在 1970 年代拍過幾部夾雜驚慄與靈異元素的作品,其中 1974 年有一部不太出名的怪片叫《魅影歌聲》。

《疤面煞星》(Scarface)、《職業特工隊》(Mission: Impossible)導演白賴仁狄龐馬(Brian de Palma),在 1970 年代拍過幾部夾雜驚慄與靈異元素的作品,其中最為人熟悉的,當數 1976 年《兇靈》(Carrie,2013 年重拍成《血腥嘉莉》)。在這批電影裏,其中 1974 年有一部不太出名的怪片叫《魅影歌聲》(The Phantom of the Paradise)。

刊物: 
作者: 
2016年
08月
16日

最後一程

看完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1997年的作品《櫻桃的滋味》後,作為觀眾,細想一會,倒覺得自己的處境與戲中的主角Badii不無相似。

作者: 
2016年
07月
27日

在漆黑裏

第一次聽到《雪馨》(Shirin, 2008)的梗概時,真的很難想像那會是一部好看的電影。拍《雪馨》的是伊朗著名導演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是他令我隱隱相信,這戲背後應有什麼不太一樣、不太簡單的東西。電影長近90分鐘,只拍一樣東西──人的臉龐。再準確一點說,是女性的臉龐,數十個年紀不一的伊朗女性的臉龐。

作者: 
2016年
07月
13日

舊夢仍須記

在布烈遜的作品中,有兩部因版權問題長時間沒發行過影碟,一是1969年的《溫柔的女子》,另一是1971年的《一個夢者的四個晚上》;這兩部片以往只以錄映版本在不同渠道流傳。3年前《一》片曾以全新菲林印本在日本上映,及後也推出了一個藍光影碟版本。

作者: 
2016年
07月
06日

旁觀他人的痛苦

上周六在電視上看到一個慈善團體的籌款節目,其中一個環節介紹該團體協助有情緒病及自殺傾向人士的工作,完了之後,主持人總結幾句,大意是「最緊要呢就係要保持積極做人嘅態度,永不放棄」!我相信主持人說這話的用意絕對是良善的,但我聽了馬上覺得有點不妥,其中一個原因是主持人的語調實在太輕鬆了,彷彿「積極態度」是一種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做到的心理抉擇──這點累積下去會令人輕視患者身受的痛苦。食A餐B餐我們可以自由揀擇,但一個人的思緒未必能靠自己獨力扭轉,要不然這世界可以少許多心理病患者。

作者: 
2016年
06月
29日

父親的身影

剛過去的周日是父親節,也想乘時談一部與父親有關的電影。我首先想到的是貝托魯奇的《蜘蛛策略》(The Spider's Stratagem,1970)。

作者: 
2016年
06月
22日

Pages

Subscribe to 安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