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

女兒十八當出嫁 老竇呷醋都冇用

還不過是在追求階段,這父親已處處提防所有可能成為女兒情人的男子,早已預設來追求女兒的人都是心懷不軌、都是陷阱,幻想男方各種可怕、可惡與不可信的地方。一個「見家長」後僥倖生還的男生告訴我,那一頓與她父親吃的晚飯,就好比「地獄的試煉」。

我想也可以理解,因為父女的親密關係,是頗為獨一無二的經驗。

有女兒的父親會告訴你,與女兒親密相處的那種窩心、快樂、滿足感都是與父子關係完全不同、無法替代。在親情之外,多少還會有一份母女之間也找不到的執迷。由是,女兒找到伴侶或者女兒出閣,總是會帶給父親一個不少的波動,而這裏面當然不乏可以大加利用的戲劇潛力。

刊物: 
作者: 
2016年
06月
19日

心之呢喃

法國新浪潮導演伊力盧馬寫過一個獨幕劇,叫做《降E大調三重奏》(下稱《三重奏》);這劇的角色只有一男一女,寫的是他們在一段時間裏互有試探的曖昧關係。劇情去到中段有一個關鍵的轉折點:男生託人送了一張莫扎特的《降E大調三重奏》CD給女生作生日禮物,然而陰差陽錯之下,女生沒有見過那張CD。男生因女生半句也沒提起那CD而鬱鬱不歡,總是在埋怨她為什麼不說出那重要的「一句話」(多謝他的CD),當然女生對他的反常行為茫無頭緒,而且不論女生如何請求男生揭開謎底他都不願意講明那句話是什麼。

作者: 
2016年
06月
15日

換個角度看天安門

我們應當知道,經過了27年,六四之於香港絕不只是一樁國族痛史,它還盛載了香港人作為一個族群在某些關鍵時刻的醒悟、轉變、義憤及寄盼。無論你喜不喜歡,六四都是構成現在香港人身份的一個因素和階段;沒有那一代人的六四經驗及隨之而來的衝擊動盪,今日的香港準會是另一個面貌。急不及待地要唾棄一切對六四的悼念,不但過分功利,也未免太輕視了幾代香港人一路走來的軌跡──喪失了歷史與傳統的人也注定要失去未來。

作者: 
2016年
06月
08日

還少年他/她的原樣!

電影在青協舉辦的「譜Teen 同唱」萬人音樂會中選出了 9 個人物,訪問他們,並拍攝了一些生活日常的片段;受訪者年齡大多介乎 12 至 16 歲,正是經歷身心激烈轉變的青春時期。受訪者裏面有家境豐裕、成績優異的高材生、有因體胖而飽受歧視欺凌的女孩、有從青海移居香港成長的男生……人物的背景各不相同,從這一個角度去看,電影採集的「少年」樣本是頗為多樣化的。

刊物: 
作者: 
2016年
06月
06日

戰火奇情

剛剛再看了米高鮑華與埃米力柏斯伯格的《太虛幻境》(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翻閱資料,方才得知這部現已成為英倫經典的作品推出時得不到太多好評。在Ian Christie談論此片的專書中,他援引了一些當時對《太》片的批評,包括說它有新意但在藝術層面上無實質貢獻。在《太》片推出的四十年代中,當時備受青睞的創作者有大衛連、卡勞烈、Anthony Asquith等,他們的作品偏向寫實,與傳統的舞台藝術有較多連接,相比之下,《太》片就似是一個不合時宜的異數。

作者: 
2016年
06月
01日

短暫情感故事

再一次觀看Andrew Haigh 2011年作品Weekend,與他的新作《緣來他不夠愛我》(45 Years)並置比較,饒有趣味。兩片都是寫一段短時間內一對情侶的關係變化,《緣》片從頭至尾有6天,而Weekend則更短,只涉及周五到周日3天內的事情。《緣》片的主角情侶廝守45年,卻因為一件丈夫隱瞞多年的舊事而在數日之內撼動了二人的互信;Weekend則寫一對周五在同志酒吧邂逅的男子Russell和Glen,講他們那一段無可奈何地必須在3天內結束的深刻關係。

作者: 
2016年
05月
25日

揭開金錢騙局

如果,我們知道自己處身的世界充滿不公與欺詐,但一人之力卻無法對現狀改變分毫,即使曾猛力攻擊或聲嘶吶喊,周遭的腐敗卻仍會回復原狀,那麼,我們應以什麼態度來面對這個世界?在一個訊息的量與傳遞速度都是前所未有的年代,不時仍有揭發國家濫權、企業舞弊、政商勾結自肥等的報道,但它們的影響力好像遠不及數十年前。在強弱懸殊的情況下,如何不讓正直的申訴變成一句安慰心靈的口號,如何不讓無力感將內心變得犬儒虛無,大概是我們這個世代面對的一大處世難題。

作者: 
2016年
05月
18日

秘密重見天日

在《緣來他不夠愛我》初段,當Kate(夏綠蒂藍萍飾)預先巡視結婚45周年的派對場地時,負責的經理細數200年前慶祝海軍勝利的「Trafalgar 舞會」也是在此舉行,「這裏滿載歷史,就像一段美滿姻緣」。如果Kate在數天之後回想起經理這句不經意的溢美之詞,它定必會像一根銳利而細長的釘精準地刺入Kate內心最痛的地方。正正是因為「歷史」,一段久遠到Kate還未與丈夫Geoff(湯葛特連飾)認識的歷史,碰巧在此時此刻浮上水面,才令原本看起來美滿堅實的婚姻出現裂痕。

感情考驗

作者: 
2016年
05月
11日

禁戀裏的自省與解放

今年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影評人之選」節目,以劇場作品的改編電影為題,剛剛放映過的有1945年的《相見恨晚》(Brief Encounter,又譯《相逢恨晚》)。這部片由大衛連執導,改編英國擅寫擅演的劇場名家諾亞卡活的獨幕短劇Still Life;雖然這個講已婚男女相遇相愛的故事在推出時大受歡迎,不但打破票房紀錄也罕有地以英國電影的身份獲得幾項奧斯卡提名,但相信當時誰也想不到這部細膩小品的導演後來會變成征戰大漠與雪地,指揮上百人拍成《沙漠梟雄》、《齊瓦哥醫生》的大衛連。

作者: 
2016年
05月
04日

自將磨洗認前朝

隱形賊王季正雄一段最堪玩味,三段之中以此最為內斂沉鬱,對季正雄的心理描寫更見有曖昧處。季正雄沒有卓子強的大想頭,九七大限將至他還只是打算帶兩個旗兵打劫一間小金舖。季正雄與旗兵在馬會裏部署,準備乘警車駛走後行劫金行一段,我以為是全片最亮麗完熟的一場戲。表面上整場戲沒有任何衝突交鋒,但實質上季正雄的內心卻經歷了最關鍵的掙扎,他原本確信的觀念都給動搖了——這些要點從一連串調度、演出、剪接的精準配合下都豐富地體現了。

作者: 
2016年
04月
27日

Pages

Subscribe to 安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