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敏

43人的至愛電影

1.《龍貓》,宮崎駿,1988
許多年前的暑假,
第一次遇上了龍貓,
還有電影的最美好時刻。
一朵花,兩朵花,
踮起腳跟放在父親的書桌邊。
龍貓是那樣的巨大,
原來常在身邊。
可以再向龍貓許願嗎?
願十年、二十年後,
《龍貓》也依然是我最喜歡的電影。

刊物: 
作者: 
2011年
07月
31日
#15

和電影的最親密時光

江文也,1910年出生台北三芝。1914年,江文也跟隨經商的父親遷居廈門,十三歲時,赴日本求學,他白天上課,晚上學習聲樂,開啟一生音樂生涯。1936年,江文也以「台灣舞曲」享譽國際,是時,他還不到三十歲。1938年,江文也赴北京任教,在1945年戰後被控以漢奸罪而下獄,1983年病逝北京。

作者: 
2005年

互相延伸的女子命運

都說張愛玲的作品特具電影感,大家都夢想拿它來拍電影。然而,在把文字轉化成聲畫的過程當中,會有甚麼失落了,又會有甚麼誕生?許鞍華的《半生緣》又是怎麼樣的一次嘗試?

愛張愛玲作品的人就如張愛玲的文字,骨子裡都隱藏著苛刻。碰到她的作品所改編的電影更難不抱有期待。大家對她太熟悉了,她的語氣口吻,她小說裡的人物和場面,大家心裡都早有具體。銀幕上別人的演繹,總不及自家想的那樣通透。

作者: 
1997年

迴轉壽屍:以邊緣類型描繪荒誕社會

拍過了《夜半一點鐘》,潛質初露。《旺角風雲》不論觸覺或思想空間教人興奮,期待著下一次新嘗試。再回頭,也是鬼故事短打。

《迴轉壽屍》沒有《夜半一點鐘》的話題性,三個鬼故事更接近坊間流傳的典型骨幹,放在哪個時代哪個環境都合適。

林曉峰的軍警與無頭女屍明顯在借用《廢話小說》裡林海峰夜守凶案現場一段的聯想意義,就連選角也呼之欲出。可是林曉峰的本色演技也實在沒有太多的剩餘價值可以發揮,林尚義的金田七亦只能暫時提神。

作者: 
1997年

背叛/飄流記:獨立與再生的聯想

為了要說一些不同的東西,一些屬於自己的東西,所以獨立。

然而獨立,還不是全然脫離一切,飄流於真空之中。

相對於較先放映的獨立製作《月未老》,《背叛》和《飄流記》的敘事語言明顯較為成熟,製作質素也更接近專業水平。說到底,技術是電影的最基本共通語言,沒有一套和大家水平相當的語言,也就獨立不起來了。

作者: 
1997年

月未老:表達難以言詮的感覺

女孩懷了男友的孩子,剛剛和男友分手,遇上愛不斷說話的阿姨,跑到超現實的醫院,和不住流血的男孩聽最後一班火車經過,在電車軌旁安慰前度男友的女友。

大家都說我們年輕的一代像失去了言語的能力。老一輩不知道年輕一輩在想甚麼,年輕一代又不知道長輩們希望他們說些甚麼。於是大家各懷心事,不好說。

拍電影,大概就是為了要說一些非電影表達不了的心事吧。

張偉雄導演的《月未老》恐怕是香港有史以來曝光最多的獨立電影,放映前放映後迴響不絕,大家都希望為香港電影的弱勢打一打氣。

作者: 
1997年

頭髮亂了 - 不大清脆的呐喊

《頭髮亂了》有很年青的創作班底,最年長的不過廿五、六歲,理應很有活力很有銳氣,可是電影出來的效果卻是理念有餘而創意不足。

生於六、七十年代的中國電影生力軍,對目下國家快速的發展感受最深,茫無目的地撕毀舊面目,換上更模糊不清的新面貌:未踏穩腳步,底下的土地已經在翻騰:新城市沒有容心之所,唯有記憶中的舊胡同最親切。

可以想象,《頭髮亂了》是一群年輕創作人最想說的話,最欲表達的感受。破爛牛仔褲和蓬亂長髮,還有力竭聲撕的搖滾樂就是他們的態度。內容是憤怒是不滿是徬徨是無助統統不要緊,重要的是某個時刻的情緒。

作者: 
1996年

民警故事──這才是「……」生存狀態!

同樣以日常瑣碎事兒做核心,寧瀛九二年的《找樂》借一群老人說退下火線後的消閑生態,九五年的《民警故事》則更縱深、更廣泛地去勾劃一個社會的橫切面,展現編與導全然成熟的風格。

來自北京的警察故事沒有槍林彈雨,更沒有甚麼轟烈壯士做主角。填滿每天時間表的就是去抓瘋佝、調停吵架、教訓老千,說來沒有半點英雄感;趿著拖鞋,掛著髒臉,提著漱口盅,夜半爬起床揉著睡眼去處理案件,和流氓饒舌雄辯,這些倒是最真實不過的功績:老是撻不著火的警車,層疊層的傳播形式,脫口溜出Audi、Charade的孩子,取代胡同平房的公寓高樓,賺個盤滿砵滿的盲流紙牌老千,這些才是活生生的中國景象。

作者: 
1996年

影壇新浪推前浪──四位港片女星速寫:阿蔚與阿菲

該怎麼說呢?是在《新獨居時代》(港台《人間有情》,一九九二)床邊瀟灑揚一揚長髮那時候開始的嗎?還是在《回魂夜》前前後後銀幕上下那個光頭時期開始的呢?

從某個時候開始,莫文蔚的氣質慢慢滲透媒介,再溢出擴展成為九十年代新女性演員的代表作。大癲大肺,我行我素,一切從心開始,再外露至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顧盼自豪。最重要的不再是對白怎麼唸,眼神怎麼傳情,包裝怎麼煞食。

作為一個人,怎樣能同時在水銀燈下,以及太陽底下做回自己才是最要緊。觀眾要找的,正是台上台下一樣consistent的artist / person / icon ,真象與假象合二為一的代表作。

作者: 
1995年

仙樂飄飄

也許,假如宣傳從一開始就不把《仙樂飄飄》定性為「兒童片」的話,這一篇評論會對它寬容得多。畢竟,把兒童視作裝飾或調劑一直是主流電影的點子之一:玩弄於股掌間依然沒半點歉意。

可是,假如《仙樂飄飄》的製作人當真認為自己在拍一部「兒童片」的話,那問題就來了。

乾乾淨淨,難道這便是適合孩子觀看的電影的標準嗎?

「兒童片」並非指「有相當多童角」的電影。對不起,真正的「兒童片」該從孩子的角度出發,從他們的眼光看世界,再看回自己,而不是口不對心的把他們貶為配角,兼且一廂情願的把他們變成小大人。

作者: 
1995年

Pages

Subscribe to 小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