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敏

呆佬拜壽

《呆佬拜壽》雖有大量的小聰明,卻仍不失對某種信念的執着。港產片一向對細節和情理掉以輕心的致命缺點,《呆》片盡量避免了,這是可喜的現象。

在某個程度上,《呆佬拜壽》甚至是靈巧的,擁有香港人推崇備至的所謂「精靈」特質。劉青雲由極叻及極不近人情,轉變為極傻及極可愛,再回歸到極叻而有些人情味,未知可否閱讀為香港人的懺悔?抑或是太過知己知彼的當然保護?

說回劇情方面,《呆》片中的許多細節,明顯有花過心思,希望做到呼應之效,如蟋蟀之鬥、如臭豆腐之爭、如玉鈪之情、不乏佳句,只可惜還是說得太白,沒有玩味的餘地。

作者: 
1995年

月黑風高:天真無罪

在步履急速、絮亂的港產片當中,《月黑風高》的懶洋洋倒成了別具一格。野心不大,卻滿是有趣的小人物。能拍出一種感覺來,這已經值得大家珍而重之的了。

把借來的故事,改頭換面,打着「港式」的旗號,又是一個「原創」故事,這在港產片屢試不爽,並每每自暴其醜。

作者: 
1995年

終生大事:作者風格的確立

《七月十四之不見不散》、《正月十五之一生一世》的餘韻難免教人對《終生大事》有所期待。錢昇瑋今回不玩懸疑驚嚇神怪,取材現實生活,卻一樣炮製出荒誕不經的效果,進一步確立了作者風格。

婚禮加葬禮這組合縱使不再新鮮,可是拼在一起總也會擦出火花,更何況在同一天舉行,主要的角色還要互相重疊?為使兩件終生大事火星撞地球而鋪排出來的劇情,牽強是有點牽強,卻也道出了生命如此無常,生活如此荒謬的喟歎。

作者: 
1995年

戴綠帽的女人

先不說《戴綠帽的女人》製作水準如何,故事本身已教人反感不已。女人摘下厚重眼鏡,脫下老土脫節的打扮,換上隱形眼鏡,穿上低胸艷裝(或品味套裝),教周遭一直厭惡她的男人們刮目相看,口水直流,然後飛身撲上。這樣的情節在電影或電視中由來不缺,在張堅庭的電影中也不是首度登場。電影從來是織夢之地,讓男人的狂想在電光幻影中實踐一下也不是彌天大罪,因為大家都知道,香港電影還是由男人當家,女人不宜說三道四,只宜寬衣扮傻,一切不能太認真。

作者: 
1995年

夜半歌聲

又是新不如舊之歎。九十年代的香港版《夜半歌聲》沒有了當年沉痛的弦外之音,卻換上了自我沉醉的浪漫。當然,導演于仁泰要求的可能亦只限於此,硬要拿他和馬徐維邦比較,無疑有點不公平。大家的野心都不一樣嘛!

可是,……「一段浪漫哀怨,感人肺腑的愛情」?橫看豎看,《夜半歌聲》都只是導演的一廂情願,以及「一位偶像」的自我膨脹。張國榮演繹的宋丹萍實在教人吃不消,輕佻浮躁,顧盼自豪,舉手投足盡是能人所不能的自戀。

也是的,能和小津通靈的,絕對不會是普通人吧。(*)

作者: 
1995年

梁祝

梁祝傳説仍舊有着其永恒魅力,置於今時今日,其虛則實之的疑雲陣陣還可拿來借題發揮呢。

《梁祝》的前半部描寫梁山伯與祝英台在學堂如何活潑調皮,原來所謂年輕人氣質,就是擠眉弄眼扮鬼臉,令人眼界大開。

可幸,後半部是認真的寫情了。少不免徐克招牌的明喻暗喻,卻無妨劇力漸次遞進;哭墳一場更是情景交融,拍出這段可歌可泣愛情的淒美動人。

精準的剪接領導着觀眾情緒起伏,依然是徐克獨步香港影壇的殺手鐧。

作者: 
1994年

紅玫瑰白玫瑰

的確,《紅玫瑰白玫瑰》在許多方面都是突出的,可惜卻又正正是「突出」壞了大事。片中的美術、配樂鋒芒畢露,着實讓港產片吐氣揚眉,只是當觀眾沉醉於瑰麗豪華的佈景與音樂之時,已渾然忘卻導演本來要説的故事。

朴若木的美指依舊美輪美奐,虛虛實實間把觀者推進映照心理狀態的奇妙國度,只是《紅》片本身的戲劇性並未達如此境界,一切苦心盡皆徒然。音樂方面,獨立來聽可能是出色的,可是與劇情併在一起時,就敎人頓時發現,原來聲、畫竟然也會鬧人格分裂。

作者: 
1994年

背靠背,臉對臉

《背靠背,臉對臉》是黃建新回歸尋常老百姓題材的第二部作品,承接九二年《站直囉,別趴下》,坦誠刻劃改革開放後的社會百態,勇敢面對重新調整的價值觀。這樣老老實實「講人話」的電影,才能真正贏得民心。

作者: 
1994年

飲食男女

飲飲食食原是中國國粹,《飲食男女》也的確把這一大業描寫得精采絕倫。可是,巧奪天工的菜餚徒有的賣相,卻沒有可供咀嚼的滋味。影片也一樣,熱鬧過後,原是蒼白。

作者: 
1994年

Pages

Subscribe to 小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