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雄

飛越時代男人心──馬斯杜安尼面面觀

今年康城以馬斯杜安尼的經典形象作影展官方海報,墨鏡稍垂仰眼窺獵,銹色永恆定格。這個經典形象,不獨意大利人擁抱,還是屬於歐洲的、全世界的;他的形象俘虜著電影一族,他是史上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電影男演員。

刊物: 
作者: 
2014年
08月
#455

如此愛上紀錄片:鄭藹如的「苦路」

黃昏六時許走出深水埗地鐵站,鄭藹如傳文字訊息給我,教我桂林街 一直走着就到。擦身是排檔、 地攤、商舖、街市糅合的喧 鬧;過了荔枝角道,相對清靜 下來,經過天后廟,就見到 「橋底誌」放映的地方,那是長長的行車天橋底下,一個交匯通道。天色還未全暗,空檔位置已經架好一塊銀幕,排好了過百座椅,一些露宿人士的家檔靠在一旁,形成着影院的範圍,雖說是範圍,觀眾與街坊皆可隨意進出,光線從兩條天橋間的夾縫射下,看清楚 原來是天橋上的黃燈,打在銀幕上形成一道漏光,一直在放映時都見到,是橋底放映其中一個觀影特色。

刊物: 
作者: 
2014年
07月
#27

尋家車上:從《烈火青春》開過來的「紅van」

事緣在4月12日晚我到西環屈地街電車廠出席《烈火青春》(1982)的戶外欣賞會映後談,《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以下簡稱《紅VAN》)剛剛上畫兩天,我隨便三言兩語比較了兩個年代這兩部香港片,那邊是紅van,這邊是電車,皆香港獨特的運輸工具。這邊是「大衛寶兒有甚麼得罪了你?」,《Space Oddity》和《Changes》的唱片封套掛在Louis(張國榮飾)房牆上;那邊歐陽偉(Jan Curious飾)執地拖高歌「Planet Earth is Blue, And There's Nothing I Can Do」。前者是附和新浪漫時代,後者是注意歌詞的危機意識。

刊物: 
作者: 
2014年
07月
#27

影子有影

「電影」,那通過電氣傳過來的影子,我們要捉摸它。

或許不是像高達的《小兵》(Le Petit Soldat,1963)裏頭那鄉村來的小衛兵第一次看電影,衝動地衝到銀幕前企圖握在手裏,而應是用心用眼用耳鑽進電影光影,追問影子的虛實,影子的顏色,影子的面貌:那影子的影子的追尋。

也不要讓「映畫戲」這稱謂失落。

映:投映、反映、映射

畫:有四邊框,二維抽象建構三維想像

戲:劇情鋪述、演歷出來的

刊物: 
作者: 
2014年
05月
#26

竹棚好風景

香港電影天台的主場,於我從來都是唐樓,千禧後去到《無間道》(2002)的商廈、《狂舞派》(2013)的工廈,我總要提醒自己,一旦我們不再拍,不能拍,或不再有機會拍唐樓天台的話,我這個香港電影議題就要關檔案了。天台原原本本就是香港發跡過程人文地理的獨特發展和見證:或高或低的景觀,或中或西的心理空間。乘涼之地,波希米亞精神在那裏注腳,緩衝、消磨、抽煙時刻,心思飛上天,或身體跳下邊。我察覺我已經將唐樓天台看成香港電影某一個生命脈輪。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去年新導特別多,那麼今年呢?

據說去年台北金馬影展的FIPRESCI獎是《殭屍》(2013)與《過界》(2013)之爭,來自新加坡的《爸媽不在家》(2013)縱使藉金攝影機獎開啟受寵命運橫掃各大影展,包括金馬獎,偏偏由一個台灣代表、一個香港代表、四個西方影評人組成的評審團卻鍾情香港新導演。去年我無緣逗留台北,趕着往台南當南方影展評審,香港新秀作品入圍共三部,最後雖然沒有一部獲獎,但我感到驚訝是,台灣評審皆對《流放地》(郭臻導,2013)、《池之魚》(黃飛鵬導,2013)及《綠洲》(林森導,2013)好感不已,主動提出討論及充份肯定。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後輩說談邱剛健

邱剛健處理一場戲的思考方向很細密,很值得我們去學習。於一般類型片,對話常常就是表達的目的,他從來不直線去表達故事,給我介紹加進更多可能性的敘事學問;我覺得他在對白設計上追求個性互動、在場感,和一種隨意性的說話意態。我最喜歡邱剛健的作品無容置疑是《地下情》(1986),那裏幾乎每一場的對白都有以迴盪的思考方式去建立,例如溫碧霞約梁朝偉去看樓,待仲介阿姐離開,溫說,我第一次約你,就問你借錢,你怕不怕?梁答,怕甚麼?我就是喜歡妳坦白,現在很少人這麼坦白。然後溫說,你閉上眼。梁說,幹甚麼?溫續說,閉上眼,張開口,把舌頭伸出來。寥寥幾句,女的主動、隨意、靈感都展現出來,男的則在不知所措中逞強。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力學天使

我會自稱是梅里愛系多過盧米埃系,持續不斷進出戲院,心底隱密處跟電影之神有個約定,總希冀祂失驚無神給我心花怒放一刻純粹,電影的生命藉技藝施展。作為3D電影追隨者,我已學會不只要求「花哩碌」,嚮往視覺魔術,並非先進電腦特技,要求自己分野出什麼是巴洛克式浮誇的堂皇,什麼才是時空想像謙卑的驚艷。於此,相認《少年雨果的奇幻歷險》做到的,見到《少年PI的奇幻漂流》更上層樓,怎料,《引力邊緣》才是這個時代的奇幻盟主,升空得更高更遠。

刊物: 
作者: 
2013年
12月
#447

人性的物理光芒:贊祿西的《靈性之光》

容或我自詡是開放的影迷,還是會對某些電影卻步,即使進電影院捧場,總抱著看二等貨色的心情,標準建立了很難推翻,惟有記得成見在,不將它擴大吧,希望有導演編劇演員合力令我改觀、修正一下。其中一個叫我納悶的類型是人物傳記片,不論是否改編自文字,它們本質上意識型態的局限,很難在唱好的情況下説到肉的話:很多人認為這是尋找人間英雄的類型,將真實事跡顯像,於我卻是假的真不了。

刊物: 
作者: 
2013年
11月
#446

Pages

Subscribe to 張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