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雄

巴黎河畔:不一樣的比例

「PAST THE CAFÉ SHUTTERS DOWN,
NO ONE STIRS IN THE TOWN.
THE MORNING AFTER THE RAIN
THE BARGES MOVE ON THE SEINE.
DOWN THE AVENUE LINED WITH TREES
PARIS BELLS RING ON THE BREEZE
PARIS BELLS RING ON THE BREEZE.
DAWN IS BREAKING, BIRDS START TO SING,

刊物: 
作者: 
2012年
05月
#428

被影響的電影

1.
在麥克卡辛斯的電影欣賞哲學裡,我們根本毋須擔心創意耗盡的問題,甚麼電影已死的慨嘆,或電影精神在數碼時代銳變中的強調,甚至,他根本地認為互相影響就是一個常態,他將兩代兩齣《觸目驚心》(Psycho,1960/1998)並置,就是一次肯定藝術家知性溝通的態度和本質。不是說我們不需正視電影總有身份迷失、稀釋化、遠離知性思考的問題,由生理去看,它必然有細胞核與外圍的關係,必然分裂、增繁;由中心推展至外壁膜,正正是生命自我改造自我學習。關注繁殖的結果,其實是量化去看生命得演進,這不是卡辛斯關注所在。

刊物: 
作者: 
2012年
04月
30日
#18

紀錄片,還是紀錄片

「ifva+ 紀錄片系列」從二零一一年尾橫跨至二零一二年頭三個月份的放映及分享會皆有很不錯的上座,看上去真做到一點推動作用,題目設計時初衷只想做到回顧ifva歷年的一些成績,繼過去兩年回顧了青少年組和動畫作品之後,該輪到紀錄片了。鄺珮詩(ifva總監)也在最後一個分享會結語時,坦白承認有見及近年參加比賽的劇情/紀錄片之間數目差距的比例在擴大中,恐情況惡化,愈來愈少人拍紀錄片,遂帶危機感去處理「ifva+」。然而我們都同意將回顧ifva的目的性放輕,要加入面向時代發展的投射、憧憬,到底是不是一個「方興未艾」的本土紀錄片圖鑒仍未可知。

刊物: 
作者: 
2012年
04月

電影節出題:後佔領華爾街電影

電影節有固定的環節分類,相信你已經習慣了什麼是「真的假不了」,「我愛午夜長」,焦點了羅馬尼亞、台灣新人類後,輪到哪個國度?嗯,今年是特寫波蘭,你知道你要看的戲,應該在那個名目下找著,有一些你又從不停留注目。其實每一個影迷都可以由電影節的戲碼去編自己的主題電影節,人文的、學術的、偶像的、流行文化的,個人犯罪快感的也可以,只是通常你要在多看戲後才做得好,隨時是電影節結束那天。

刊物: 
作者: 
2012年
04月
#427

一個走一個追:香港警匪片的次類型生態

西方類型其實沒有警匪片這一種,不信?自己谷歌一下罷。他們有DETECTIVE FILM(偵探片)、GANGSTER FILM(匪幫片)、CRIME FILM(犯罪片),偏偏就沒有COPS AND ROBBERS FILM,而在維基打上POLICE AND THIEVES就會出你一首歌。

刊物: 
作者: 
2012年
03月
#426

專訪張家輝

在劉國昌的《我要成名》中,劉青雲飾演一個開工不多的演員潘家輝,鄭伊健說他坎坷,陳果話未聽過他,在不情願下去當藝人褓母,終於由他帶的內地女生紅了,他一輪內心掙扎,在市道不好下專心演出手頭許鞍華的動作片,終於被認同摘下金像獎的影帝桂冠。記得看完試片在電梯內聽到以下對話:「這個『家輝』真有其人嗎?」「我覺得沒有,電影圈幕前幕後太多『家輝』了,說笑而已。」「不是劉家輝罷,嗯,是影射梁家輝嗎?」「不,是張家輝。」

刊物: 
作者: 
2012年
03月
#426

戲弄人生:反省與投射

「土星嚥食了我們。我們一點一點地互相撕裂,企圖不先被對方吃掉。電影曾敎我們怎去生活,它卻又報復,收回—切。」
——高達在杜魯福去世四年後說了這段話

刊物: 
作者: 
2012年
02月
#425

桃姐與瑛雪:尋找有情都市

《桃姐》遲遲公映,坊間有一個講法,葉德嫻在競逐4月舉行的香港電影金像獎之前先要到處SHOPPING,遂出現《桃姐》在各大電影節的「掃貨」現象,去到那裡,影后獎攞到那裡,相信也還會帶動劉德華和許鞍華也有「血拼」的收穫。不是一戰功成萬骨枯的格局,《桃姐》的大命運儼如線匯聚了各個個體的掌紋,參與的電影工作者都有點蛻變狀況來到深水埗安老院這一刻:葉德嫻是半息影大引爆,與劉德華接通《法外情》,也自認《九龍皇后》不再兒戲。許鞍華一直一直地拍女人五六十,她用人甚準,秦海璐、許素瑩、宮雪花都帶著自己的形象和演出歷史於片中就位。而陳淑賢也碰上要寫—下紀實故事的時機了。

刊物: 
作者: 
2012年
01月
#424

誰敢少看意大利電影

重提舊事,在康城,2007年,塔倫天奴帶著《玩命飛車殺人狂》(DEATH PROOF)到來,雜誌記者知道他是電影字典,早看過新寫實電影,也看過安東尼奥尼、費里尼、帕索里尼,鍾愛SPAGHETTI WESTERNS和意式恐怖電影,問他對意大利片的看法,他不是另一個被意大利電影改變生命軌跡的英格烈褒曼,有點語氣不好的答道:「新意大利電影都是令我氣餒,近來看到都是一個模樣,關於男孩或女孩的成長、夫妻危機,或精神恍忽者走去放假。

刊物: 
作者: 
2012年
#432

THE NUDE VERA, THE CLOTHED VERA

西班牙的經濟好不了希臘幾多,但西班牙人的生活視野,卻總不失美麗國度,看CALATRAVA的建築永遠令我迷醉,還有巴塞隆那及國家隊流線演繹的足球王朝,電影方面,艾慕杜華則是另一個華麗國王;這次他的第十八部作品香港喚叫它做《我的華麗皮囊》不是個巧合,臭皮囊大改造變身大美人,我們委實很認識艾慕杜華的魔法啊。對於很多艾慕杜華迷,這是一次事先張揚過把癮的影迷聚會,安東尼奧班特拉斯闊別多年與艾慕杜華喜相逢,明明就是《綑著我困著我》 (TIE ME UP! TIE ME DOWN!)的2011 REMAKE,飾演VERA的伊蓮娜安娜雅代替VICTORIA ABRIL跟班特拉斯同方向側睡。

刊物: 
作者: 
2011年
12月
#423

Pages

Subscribe to 張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