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雄

《最強囍事》:二分法則的後九七賀歲片

每年都有三至四部賀歲片,用結構分析去追看這個香港傳統次類型,基本上變化不大,事關它們必然是保守書寫型態的承襲由群戲網結構(大社區/團體/家庭/公司的整體成長、業務承繼,到段落戲線結構,成員各自愛情承諾或自身開展);意識每每是指向社會環境,爭取觀眾認同感,但又迴避對應環境的時代閲讀,免於觸痛觀眾(這樣看來,用意識型態閲讀賀歲片也好不了多少)。無潛藏伏線,最多是攪角色誤會與假身份危機,講得明白,再用鏡頭營造輔助;不好意頭的元素全擋開,最「冧人」(亦可能是最肉麻)的對白找時機説出來。

刊物: 
作者: 
2011年
04月
#40

飛越中聯瘋人院

(―)懶人吿白

小學時已聽過中聯的「正氣」拍電影故事,於是蒲在電視機前,一旦發現有《家》(1953)、《春》(1953)、《秋》(1954)要播,自當擔凳仔眼定定,將名片收入眼簾。然而,卻發現更多敎我驚艷的「一字片」:《路》(1959)、《海》(1963)和《錢》(1959)等,不止看見光環,還覺得「有型」:我最喜歡的中聯導演不是李晨風、珠璣、李鐵,而是吳回。

刊物: 
作者: 
2011年
03月
#414

壞人主義者:韋家輝

先申報,很怕《流氓大亨》(1986)、《義不容情》(1989) ,《大時代》(1992)等的煽情戲;掟仔落街,力竭聲嘶,叫我掉頭走。但得要多謝韋家輝,他將戲劇性推至一個極端,讓我清楚認識到港式連續劇實在不是我杯茶;到現在英美日劇好戲連場,還要看球賽、DVD影片,我的小小電視箱再容不下馬德鐘拍陳样珊或林峰拍鍾嘉欣了。用最簡單的說法去說出我對港劇的輕蔑:那個世界裡的人,追求的是資本主義唯物功利的妥協人生,所謂的幸福,什麼商界才俊、CEO專業人士向上發奮破案創業,都好像欠缺靈魂似的,這些人物若誤闖至其他資本主義戲劇世界如美劇、荷李活,頓時現形變成配角或壞人。

刊物: 
作者: 
2011年
03月
#414

一路有你 ─ 許城亮是臥底

《一路有你》的情節帶有某一類言情故事的高等指標模式:天降錯失給這個男人,男人受良心譴責,一路補償補償補償,及後補償升華,變成愛慕;蒼天也在考驗女人,她深愛著亡夫,誕下小兒,守著小店,卻發現對自己好的香港貨櫃車司機就是撞死丈夫的人,原諒他很難,愛上他更難。通俗劇往往追求現實處境的情感難關,《一路有你》簡化為tagline的説法是:愛上一個不該愛上的人。甚至乾脆説出事實:有可能愛上害死妳老公的人嗎?這是編與導實際的創作目標,參考從前這類經典作(如成瀨巳喜男的《亂雲》),我發覺有兩個基本條件先要建立,其一:他們都是好人,好男人和好女人;其次:男人的經濟條件要比女人好。

刊物: 
作者: 
2011年
02月
#39

未來報告之一:英文歌啟事錄

「今天應該很高興」,偉業已不在澳洲,而在北京,還有鄺文偉、阮世生,我當年的同僚;還有彭浩翔、翁子光,年青的一輩,都在北京。不少本地電影人見此開工狀況卻擔心起來,諷言:不如導演會、編劇會春茗在北京搞,人齊一點嘛。有剛入行的女生打電話給我,說她推了一份北京電影長工,推了又有點後悔,我告訴她,最重要知道自己想點,認定要為細小的香港電影工業努力,日後去北極東京都有機會去,然而,首要是拋棄香港電影冇前途這個想法。

刊物: 
作者: 
2011年
02月
#413

影片放完之後,還留住「男人的正義感」

「說影生花-影評人之選」出街時,評論學會站在節目策展和推介的一方,自不然緊張起來,好一陣才覺得真的落實。我們要做的事情是沿途關顧,寫東西倒不成問題,不善詞令卻要頂硬上,一直在腎上腺高企的戰兢狀態中。然而,到了電影放映時刻,聽到不准攝影及錄音的廣播,布幕拉開,心自然沉著下來,腦袋放輕鬆著,身體細胞像向日葵般安靜地陸續轉向銀幕。對於策展的影評人可能還是放心不下,那麼,就要指望經典電影的力量了;做了這麼多,就是為了往下兩小時多雕刻時光的純粹漫遊,當然還怕見到字幕錯亂,錯了字還好,下一場放映還可以改,字幕錯了位投射員追得很尷尬,還有錯了本的可能……手指打十字。

刊物: 
作者: 
2011年
01月
1日
#13

復仇者之死 ─ 可尋的暴力

《復仇者之死》表面的復仇動機很清楚很簡單,麥浚龍喜歡的蒼井空在警署被劉永帶頭強暴,自己則被砌生豬肉狂毆坐牢,那含冤被屈的憤怒,一直難以纾解,最終他豁出去,不顧法紀以暴抑暴,執行自己心中的法律。這種暴力行為描寫對資深影迷是毫不陌生的,它曾經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冷戰對立氣氛下,某種以被壓迫者身份出發的集體、典型敍事,以簡單正邪戲劇二分法承載,由荷里活B級片,到亞洲不同地區的電影,均可找到這種血債血償的復仇者見證。

刊物: 
作者: 
2011年
01月
#38

約定的場所:開往村上電影

「我本盡可能公平地把握各種事情,不願意過份誇大或過份講究現實,但那需要時間。」
「多少時間?」
我搖一搖頭:「說不定,或許一年,也可能花上十年。」
《尋羊的冒險》

經常聽到村上春樹的小說很難拍成電影這個說法,又說目前出現的改編皆拍不出原著的神髓,我感覺到是一些死硬村上迷故作誇大、故意刁難而已,以下是我做的村上春樹電影初級功課,未必要改變一些成見,也不是向擁有村上小說拍攝版權者好心提出注意事項,而是,我發覺好幾部村上春樹電影都有意思,儼如跟小說有個約定的命運維繫。

拍吧!拍吧!拍吧!

刊物: 
作者: 
2011年
01月
#412

獨立,不是企埋一邊

多次被問及獨立電影的定義。準備了一個不耗力,簡單而工整的標準答案,我會說:在製作上,一部影片拍的時候還未與院商接觸,還不知有沒有公映機會,它已是獨立電影了。我將先拍好才算的飄零身世都接納著,展示獨立國籍的最寬容範圍。一早就表明這是個懶惰的說法,但對於急急找自己心目中獨立氣質的電影,卻跳過基本形式、形態考慮的觀眾,這是腳踏實地的第一步:先歸納,才去演繹,先包容,遲一點才來尖銳。

刊物: 
作者: 
2010年
12月
#411

十大香港電影 - 第五位:《胭脂扣》(1988)

導演:關錦鵬;編劇:威禾創作組、李碧華、邱戴安平;監製:成龍;攝影:黃仲標;剪接:張耀宗;
主演:梅艶芳、張國榮、萬梓良、朱寶意;出品:嘉禾電影製作有限公司、威禾電影製作有限公司

未知恨,焉知愛

刊物: 
作者: 
2010年
11月
#12

Pages

Subscribe to 張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