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寬

月亮的秘密:不如獨立處理

三個女孩子,各自各於不同的空間同時愛上兩個男子。劇本企圖透過近來流行的 ICQ,把這三個女主角串連起來,順理成章地交代三段截然不同的三角 。可惜每一段故事縱使各有其可取之處,但相互的串連卻來得牽強及突兀,導演的剪接功力也未夠火候。既然如此,倒不如乾脆把三個故事獨立地處理,效果可能更佳。

作者: 
2000年

G4 特工:鏡頭和劇本毫無重心

搖晃不停的鏡頭、絮擾不休的配樂,未必便一定能夠製造氣勢逼人、緊張萬分的動感效果。杜可風的 hand held camera 作風固然已成為他的招牌貨,其他港產電影如《一個字頭的誕生》、《九四獨臂刀之情》(1994)等也曾有過頗大膽的搖晃鏡頭,而且效果奇佳,不過《G4 特工》卻是近期動作片中鏡頭運用得最差強人意的一部。攝影師很明顯沒有風格化的意圖,只不過以為把鏡頭搖來搖去,便能夠補償導演場面控制的不足。可惜結果弄巧成拙,觀眾壓根兒看不清楚誰在打誰,一切流於一片混亂之中。

作者: 
1997年

十萬火急:有血有肉真英雄

何謂真英雄?《龍出生天》(Daylight,1996)的英雄是個救世主式的獨行俠。有些人認為這部電影把主角升上「神」的地位是一個可取之處,但其實片中小教堂之類的象徵意義是心思有餘效果不足的點綴,並非甚麼荒漠甘泉,只不過是海市蜃樓而已。《十萬火急》同樣走災難片的格局,但對人物的刻劃卻下了一些工夫,嘗試帶出劇中英雄有血有肉的一面,意圖恰巧與《龍出生天》相反。可惜編劇的意圖雖然可嘉,但劇本卻寫得未如理想。

作者: 
1997年

熱血最強:單一 P.O.V. 敘事

從某主角的主觀角度去講故事是小說的一個很基本的模式。可惜很多比較弱的通俗小說,卻往往會因作者禁不了自己無所不知的創造者本色,而由原先一個P.O.V.(視點)演變為多個P.O.Vs,叫讀者無所適從。讀者也有時候分不清小說中的第一身與作者其實是兩個人。因為媒體的可塑性不同,在電影中,這些問題便變得更加嚴重。很多時,劇本會加插一些主角的旁白作為指引,但整部作品卻沒有一個明確的P.O.V.,一切從一個傳統omniscient的敘事者的角度拍攝。

作者: 
1997年

基佬40:愛之深,害之切

導演毫無疑問較拍《虎度門》時有進步,整體在技術上的造詣也明顯更勝一籌,起碼美指比較稱職,顔色配搭更具心思。論誠意這部電影也幾乎無懈可擊,處處洋溢著禁不住的真摯情懷,劇本對於處理同性戀主題也戮力傳遞正面的信息。話雖如此,其無比誠意始終被多不勝數的瑕疵蓋住了。編導滿瀉的摯誠反而成為絆腳石,過分刻意求功不自覺便釀成本可避免的失誤,委實叫人失望。

作者: 
1996年
Subscribe to 徐寬